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2001上)

◎伊沙



现实一种



女卫生间的上方
接近屋顶的地方
鼓风机呼呼鼓动着
两个妓女的灵魂


(2001)





太白山



我说的是
秦岭主峰太白山
就像北方大地上的
许多山峰一样
以雄伟著称
群峰并峙的景象
很像是一大组阳具
泛着白光
生动勃起的模样
但我却不是这样告诉你的
我知道如果这样告诉你
丝毫也不能博取
你的敬畏之心
我知道真正能让你
哆嗦起来的
是些什么
于是我说
这座山
李白当年登过七次
其中有三次
是和杜甫一起登的
果然
你眼中晦暗的光
开始放亮


(2001)






餐桌上的豹子



别跟我讲什么豹子
别用你所仰视的自然
来吓唬我这个城市孩子
我也不打算通过一首诗
来认识一头豹子
就算你是在走夜路时
听一个猎人大叫豹子
而被吓得尿了裤子的事
是真的  也无法唤起
我对一头豹子的兴趣
因为此刻
你我面对的是
同一桌海鲜
还都喜欢生鱼片
你愿意用说出豹子的口感佐餐
而我不愿


(2001)





旧社会



儿时的黄昏
每当天色
渐渐暗下来的时候
我总觉着旧社会就要来了
万恶的旧社会呵
北风那个吹
雪花那个飘
穆仁智要害死父亲
黄世仁要霸占妹妹
趁着天色尚未黑透
我赶紧带着妹妹回家
看灯亮了
灯下有没有
我的父亲


(2001)





命名的艰难



没办法
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我还在想着跟诗
有关的事情
我想为我
正在写作的长诗
取一个好名字
古往今来
一首首长诗的好名字
在我眼前浮现
还是古代的诗人
会起名呵
我以为
最好的一个是
《将进酒》
其次是《长恨歌》
不知别人是不是
这样的看法
反正
我将要完成的那首
肯定不会叫《将进酒》
或《长恨歌》了


(2001)





对生活的爱需要被唤醒



那是旧历新年的前夕
在超市里
我用推车推着儿子
和采买的各种物品
向前进
儿子嚼着巧克力
快要睡着了
躺在车里
跟个小佛爷似的
所有人都笑眯眯地
朝他看
有那么一个老者
干脆不走了
蹲在推车前看他
然后问我
“买一个儿子
要多少钱?”
他的语气
他的神情
在一瞬间
将春节的气氛
带给了我
我在这一刻决定
要好好过一个年


(2001)





秋天的首发式



晚上七点半
一部电影的首发式
在市委礼堂举行
那年秋天我还小
但该记住的
我都没有拉下
比如那个女主角
那个据说跟大胡子导演
睡过觉的女主角
有着迷人的嗓音
和马驹般
细小的脚踝
丝绸衬衫里的波波
不是很大但十分有形
符合我那时的审美
后来电影开演
那个男主角
是个失足青年
他总是孤独地
游来荡去
反反复复
吹响手中的口琴
那姿势像吃着
什么好吃的东西
那些场景
那口琴声
也符合我那时的审美
我还记得
男主角一吹口琴
坐在我身后的
一个小痞子就要骂
骂的原话已不记得
只记得他的
愤怒和粗俗
一个中学生的审美
在此遭遇了
有力的挑战
起码是质疑
直到有一天
我发现他是对的
而我是可笑的
所以更加记得
那年秋天我还小
但该记住的
我都没有拉下


(2001)










森林里的寓言与诗有关



猎人。游客。狮子

猎人在森林里
寻着蛛丝马迹
还有那股骚气
找到了狐狸

游客沿着
猎人的足迹
就是见不到
一只狐狸

狮子来了
大腹便便的懒家伙
什么也不找
狐狸在它肚子里

狐狸!狐狸!狐狸!


(2001)





亚东



有人说出一个地名
是我从未到达过的
陌生之地
我记住它
是因为那个人
在说出这个地名之后
转而说我:
就算你到了那个地方
也写不出关于它的诗


(2001)






明清茶楼的下午


老于、翟姐与韩二
围坐一桌叙旧
有关1986年
太原
青春诗会
很快
朱文从那里离开
然后是我

杨黎身边的空藤椅
被我占据
我和他
还有亚伟和马松
这两个老莽汉
一起望着高处的电视
中国的甲A
有全兴的比赛

在我们
一不注意的时候
朱文一闪身
消失在
通往按摩院的
走廊尽头

朱文一走
马明宇就进球了
我说:进球了
杨黎毫无反应
过了一会儿
他说:进球了
却是疑问语气

在我们
一不注意的时候
亚伟一扭头
消失在
朱文消失的方向
并在那里
遇见朱文

我只能和
另一位莽汉马松
谈论刚才
马儿的进球
杨黎依旧
毫无反应
小鼾起兮
所以重放慢镜中的
那个入球
他也没有看到

小竹在哪儿
那个下午
美丽的妻子
把他留在了家里
老石、王敏
都被留在家里
而吉木狼格
正坐在回西昌的火车上
眺望

现在
我和马松
还有本诗读者
可以尽情欣赏
杨黎的睡态了
杨黎
我们来了
你累坏了
此刻的你
睡态可掬

但也可能
完全是另一个问题
在中国
在成都
明清茶楼的
这个下午
一个真诗人
也可以是个伪球迷


(2001)





局部的韩东



在双流机场的一楼
我们说好分手
期待重逢
哪曾料想
重逢就在二楼
十分钟后
窗明几净的候机大厅
我注意到
一个民工
把火车站的姿势
移植到此
他侧卧的身下
是四把椅子
衣着洁净并且
一身名牌的民工
面目清秀并且
戴着眼镜的民工
安然熟睡并且
旁若无人的民工
让我乐了
我想这是一个
不同凡响并且
有点牛B的民工
一个怎样的民工
仔细一瞧
却见韩东
我更乐了
我拍他
他醒来
说南京大雾
起飞延误


(2001)






黑白胶片的下午



鲍勃·迪伦出现在
电影金球奖的颁奖典礼上

就是这么一件事
构成了我在这个下午的诗

所有的废话都不用说了
他是在哪儿出现也并不重要

关键是在这个黑白胶片的下午
我见到了一个彩色的鲍勃·迪伦


(2001)

            



廿字箴言



放弃王位
做一个幸福的男仆吧
我指的是在床上


(2001)

                          




      
大时代的风景



紧紧裤带
朝手心吐口唾沫
沿着童年的一棵老树
一直往上爬

枝繁叶茂
树干硕大
金属片闪亮
因为有阳光
那是一个高音喇叭
挂在秘密鸟巢的边缘

那一次
你见证了时代的腋窝
时代的肺
你想看到更好玩的
风景若干
比如三楼的某户人家
破鞋高悬
还得等到下一次


(2001)






妈咪爱



写一首关于母亲的史诗
像我的大师艾伦·金斯堡
所干的那样
这是我已经放弃的计划
让我彻底打消这一念头的是
五年前儿子的出生
他生下后吃的最多的一种药
冲剂——由发甜的颗粒组成
有着这样好听的名字
让我无话可说
让我无诗以对


(2001)






一个既无幽默感又无神秘感的人
所讲述的一个干巴巴的故事



一只马蜂
在追逐一辆
行进中的长途公交车

那车里
坐着一个
在某景点捅了马蜂窝的人

那是夏天
陕北高原
天高云淡景色壮观


(2001)











诞生的秘密



小时候我问父亲
“爸爸
我是怎么来的”
父亲回答说
“我吐了一口痰”
我记住了他的话
记住了这个有关
诞生的秘密

后来是儿子问我
“爸爸
我是怎么来的”
我也回答说
“我吐了一口痰”
我想起父亲的话
想起当年的他
不曾糊弄我

可是我的儿子
没有当年的我
那么朴实
听完我的解释
他立刻跳了起来
大着嗓门嚷嚷
“我们老师说了
不许随地吐痰!”


(2001)






中国少年



少年时我有一小间
和一张短短的单人床
父母在隔壁
夜里玩得很热闹
我不知他们在玩什么
什么样的游戏
总是让他们
玩得那么不严肃
我看不到他们
也无法听清他们的交谈
只是在瞎了一样的黑暗中
我仿佛看见
父亲变成了一本书——《呐喊》
母亲就是一部电影啊——《吟公主》


(2001)






贝尔戈米大叔



1982年
他18 岁
在西班牙
和队友一起捧起了
金光灿灿的世界杯
可作为一名年轻的替补
他未能出场一分钟
(那年我16岁
生活就是考试、考试、考试
我对这样的运气羡慕不已)

1990年
他26岁
在其祖国意大利
他带头反对主教练
要求球员在比赛期间
禁欲的动议
他说:你给我房事,我还你胜利
(那年我24岁
生活就是做爱、做爱、做爱
我对这样的反对满怀共鸣)

1998年
他34岁
在美国
最后一次冲击世界杯
用出色的表现证明
世界上最矮最老的盯人中卫
仍旧是最好的之一
他把所有年轻的锋将
都盯得喘不过气来
(那年我32岁
生活就是出名、出名、出名
我对这样的表现五体投地)


(2001)





《最近以来的第二个梦》



仿佛是在开往
西伯利亚的火车上

我身为保尔·柯察金
羞于和丽达同床

“柯察金同志
丢掉你小资产阶级的酸臭吧”

女人说了
我还能宁死不屈吗

拥着丽达睡去
把她拥成冬妮娅

小资产阶级的女人
有着天堂一样的发香

我贪婪地嗅着
革命的意志哪里去啦

“冬妮娅我爱你
为了你的幸福我要去做一名电工”

她泪流满面
转过脸来

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
怎么是个中国的姑娘

陌生的姑娘
梦之外没见过她

“伊沙啊伊沙
你这个老流氓”


(2001)





《白色布告》



布告贴于一家老泡馍馆
斑驳陆离的门板

布告里触目惊心的事
发生在一列日行货车上

一对扒乘火车的陌生男女
在此相遇

无非是男的性起
而女的不从

搏斗中男人一口咬掉了
身下女人的鼻子

然后办事
完事后将昏迷中的女人

抛下车去
然后逃之夭夭

现在这个坏透了的家伙
已被逮捕将被枪毙

我站在那里
读懂了白色布告上

那记红勾的含义
吓得腿软

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
在我眼前挥舞

一个可能的坏蛋
在他十六岁那年

危险的年纪
暗藏杀机

我站在这里
体会到做个坏蛋的艰难

老师、家长、叔叔、阿姨
你们统统放心吧

我发现自己没有
如此过硬的心理

当一个满脸是血
没有鼻子的女人

在我眼前浮现
我早就吓破了胆


(2001)








《红码头》



红码头
是一家火锅店的名字
我听闻之后食欲全无
那是一个很好的名字
问题在我
没把自个儿当成
坐在岸边的动物
愣把自个儿当成
游在水里的动物了


(2001)










《和一个老妇人的关系》



和一件华贵的睡袍做爱
有时候
是一件睡袍和另一件

你说你爱她
深藏在皱纹间的文化
雪线以上的灵魂

你说拥抱木乃伊
是因为爱着
古埃及


(2001)






《有一年我在杨家村夜市的烤肉摊上
看见一个闲人在批评教育他的女人》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啪一耳光
你要是看上他了你就跟我说啪一耳光
你要是看上他了你就跟他走啪一耳光
哭啥呢哭啥呢我好好跟你说话呢啪一耳光
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跟我说啪一耳光
是不是占了咱便宜现在又不要咱了啪一耳光
那你去把他叫来我只要他一块肉烤了下酒啪一耳光
不是不是那你哭啥呢跟他好好过日子去呗啪一耳光
啥你说啥对不起我你没啥对不起我啪一耳光
你跟个穷学生要是没钱了回我这儿拿啪一耳光
你跟他走过不惯再回来咱们接着过啪一耳光
反正你走到哪儿都是我的人儿啪一耳光
哭啥呢哭啥呢你是我的人儿我才打你啪一耳光
滚吧滚吧今儿晚上你就跟他睡去吧啪一耳光
他那老二咋样你明儿一早来跟我汇报一下我还就是不信这帮小白脸了啪一耳光
啥不让我找别的女人你管得着吗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今儿晚上我就找仨啪一耳光
嗨吃烤肉的胖子你看啥呢我教育我女人你看啥呢啪一耳光


(2001)










《过场》



我想
我再也难以忘记
眼前这个人了

在生活的过场中

就在刚才
我递给他一支烟
他伸手帮我点燃

在生活的过场中

火苗一跳
照亮了他的打火机
嗷!一个迷你灭火器


(2001)







《父亲一生的真情告白》



起初我并没有爱上你的母亲
她对所有人都好
一只善良的羔羊
周围全是虎狼
我怕她被他们吃掉
预感到我不出马
她在这世上的日子
就不会很多
我开始夜夜操心此事
直至挺身而出
那是广播里播送着
暴风雪的消息
一个疯子在河岸上裸奔
“运动来了!运动来了!”
他嘴里这样喊着
提醒我立即行动
着手解决
赶在风暴来临之前
把你的妈娶回咱家


(2001)







《回头是岸》



现在我才明白
后半生剃发为僧的路对我来说并不是堵死的
因为要想不负他人已无可能
我本有个及时行乐的青春
我本有个游戏人生的打算
这人间要都是我的敌人就好了
我要是生来软那么一点就好了
就不会有苦海难渡的事
就不会有丧魂落魄之时
因为要想不负他人已无可能
后半生剃发为僧的路对我来说并不是堵死的
现在我才明白


(20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