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词语的意义

◎夏华



枕头

1
一个软体动物:雌雄同体,色情。
2
这个春天里,去南方的人都染上了忧郁症。
“木棉花开了,谢了,我没有记住医生的姓名。”
地铁的广州多么象一口恶心的痰 ,卡在这个
情人节里不确定的情人的喉咙。
3
十年前,我们学会使用自己的裸体。
4
妹妹被溺死的那个夜晚,村子里的
那只疯狗在分娩,用掉了七日七夜和
枯燥的河流中的半个月亮。

妹妹说:“天使抱着枕头从十楼往下跳。”
麻雀的翅膀上的红绳头直截了当地说
妹妹你这个小巫婆没有春天和飞翔的翅膀。
5
梦开始的地方太可疑了,也不可分析
弗洛伊德一定老眼昏花,也是没有了
喝酒的银两。

蛐蛐们演习着登陆,从一个玩偶的夏天的
左翼,假想的敌人在睡眠
象一堆迟暮的美人
6
一个寡妇的卧室爬满蟑螂、跳蚤和情欲
7
我是一只电子化的蜗牛,一直无从学会
忧郁和做爱。我知道妓女的笑柄
来自于一种爬行的姿势

在那个春雪的午夜,我怎能隔着内裤
射击,这个世界就在这个射程之内?
这沉沦的潮湿,这睾丸一样重的焦虑。
8
耳屎没有譬喻,也没有外衣,
耳屎的滑落,被凌晨三点的枕头接住。
9
把玫瑰花瓣铺至你的脚踝,你幸福着并
不怀疑?就象舌头与舌头的纠缠
准备好阿斯匹林和必需的适宜的伤感
那么,我能按纳你那赤裸的繁华?

是的。你的溶化会提示着我的存在。
你消失得太快,比笨拙的枕头更快,
也更多命定的残暴和抵毁……
2003·2·14·




鳗鱼

1
“玻璃的肉体不够色情到可以
使用牙齿,你的口臭里有太多京腔。”

2
鳗鱼有可能梦见过上海
还有比上海更远的海
鳗鱼会拒绝用鳃说话

雀巢咖啡抱着毒素的青春
蓄意堆积着骄矜的洁癖:
“你喝陈醋可以伤害到这个春天?”
3
如果你专注于鳗鱼在
油锅里嘶鸣,你也会体验到
一种快感来缘于可耻的绝望

加点辣子酱,还有近乎于
鬼点子的豆豉,再和上懒怠的藤椅情调
这是湖南人吃鳗鱼的方式
4
一条鳗鱼复活是多么地不可确定
水藻的家族开始了迁移
5
在这个城市里的生活里我们不可以
有过多的恍惚,更不可以重复

使用那不道德的身体
鳗鱼从未进入过贵族的圈子,也从未吸毒
6
鳗鱼是自己的主教
7
一条玻璃缸内的鳗鱼和大海里鳗鱼的区别
可以是引申为一个写诗的人与诗人的区别

一个写诗的人会把鳗鱼比喻为
抽雪茄烟的女人      

一个诗人会如是写到鳗鱼:
“当你还鲜活,并保持着脊椎的弧度”

2003·3·1·


旅馆

1
一条蛇的真相:隐慝的性器和
完美的睡眠。有多少春天的雨
能够抵消掉疲倦和冗杂的羞愧?

“我习惯于在橱窗里看见落日……”

2

一个痔疮的男人不可能有太持久的性事

3

蟑螂在练习法国的性用具。飞鸟在裤衩
被隐喻伤害。如果真的能够象俄菲丽娅一样
在地狱的渡口,不需要背诵和涂抹桔红色的口红

阴性的词汇:潮湿、月经、新肤螨灵霜
你过多地是练习自己是一个打破的陶瓷
可以敞开到没有国家的含糊的意义

4

威士忌在杯底里的冰里说:“在黑暗里可以
为所欲为,当然不是迷失……”

红桃K有不戴避孕套的理由。
因为红桃K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和曾经
象一个阉猪的人过活10年。

5

总无法坐在马桶上读韩东的诗。

腹部过余警醒,无从与上帝的传教士们
一样能够完美地使用括约肌。

那凌晨里马桶的哮喘怎么会是一首婉约词?
“你只能象乡下人一样蹲在马桶上……”

6

袜子底下的钱币:重复使用的1949年或者
别人的乳房与干涩的阴道。

你这按摩女或妓女的生活嫁接于鼹鼠的宫外孕?
城市是看不见的,也是不设防的,
城市总找不到剩余的出口。

7

你是无限的多数,但永远是单数

8
吸尘器在说电梯的黄色笑话,
北京不只是我们的北京。

北京在穿三角短裤时就是一个旅馆
抽象、迷离而布满陈年的蜘蛛网

就象我们总是需要适宜的怜悯
就象我们总是流失的无限的奇数。

2003·6·11—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