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TSAW ⊙ 两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篇

◎nettsaw



香烟城市(再见,昆明)


挥手洒满啤酒
整个城市的香味都为你
有一直关心的害羞
千万分之一的美人而你居然笑他
旁边滴下美味
心里喝光青春
单薄身体腐蚀我的脸红
异军突起的云南
花朵败落
水清整根血管都矛盾着缩小你的眼
泡沫成为爱情革命中最传统的墨水
踏上床把友谊贮成笑同情人喝干它
伸出好奇
生出无知的黄色和相爱的死在夜
站直的腰死绝的壮丽
天赐的回忆
闹中求静
动由静生


三篇

有等的就有贱卖的
割草机的响声吓跑了交配的恋人
一次无意的泄漏使双方更为暴力的捍卫尊严
哪个地方来的尊严
她们只不过替对方涂过一次口红,描了下眉毛
指望云彩砸破我的思维我突然学会了残忍
跟暴力无关的自然美
越来越卑鄙的穿着西装骑着音箱打击庸人的心
也可以说我和我之间的一次火拼
一次简单的虐待让瞎子复明而正常人堕入结婚的遐想中
说自己累死了
把歌手的喉咙献给保佑我不被虐待的神
一只乳房沿着门房跳跃
长成动画片里可以发射超声波的修罗王
他越想越觉得无辜
只有刻上自家的祖先撒一点香油给勇于仇的人
豁达的人死去没有人唱歌
卑鄙的人死去没有人唱歌
一段香肠落到冷江的下游
压抑和失落竟被这样解决了

在压形车间

二十三号8点半五千KN的液压机压下去
象被挤扁的一堆牛屎
油光发亮的五根大腿足够她发育成形了
每进一步敌人就退一步
保压三十分钟她开始冷却  发硬
直到你咬不动
我弯着脊椎用米尺量她缩小的肚子
加热管象根填满粮食的大肠慢慢预热
热的白烟和聚合物的芳香呛死人
她们被排泄出来 装进模板 开油阀
抬起你的五根大腿
把刚刚由一堆牛屎变成一根项链的你抬起来
农民兄弟下班洗完澡又变回了原形
电动机的声音盖过我的声音
闻着香味不思考也忘了今生的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