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碗的故事(散文)

◎紫衣侠



碗的故事

    碗,是人们吃饭和盛食品的器具。可在我的记忆里,它却不仅仅与食物有关。
    记得很小的时候,我好象经常要打掉碗。一只碗端在手上,不知怎么一来,就掉地上了,“叭!”碗分成了好几瓣,饭也洒在地上。于是抬头恐惧地看着父亲,他的话已“高八度”地回掷过来了:“不吃就不要吃!你今后就用碗片片吃!”于是噙住泪,悄悄回到小孩子的房间,真的不吃了。母亲悄悄地走过去,将碗片片收拾干净,将饭粒扫给鸡吃。那时院里养了好几只母鸡,都被圈在西院墙边。
    小时候总觉得是自己的错。长大了到了小儿也会捧饭碗的年龄,为了接受“前世”的教训,我给他买来了塑料碗,竹碗,木碗,还有一个不锈钢碗。他竟然也就从来没有打掉过一只碗。
    关于碗,最令我害怕的还是父亲的摔碗。父亲经常要摔碗,有时还摔热水瓶。他摔碗的时候,一般是我们三个孩子吵闹的时候--我们不知为什么事正喧闹着,忽然一只碗就飞过来砸进我们的人群:“叭!”重重的响声象炸弹爆炸一样,把我们三个吓得目瞪口呆,炸得哑口无言。
    父亲摔掉的碗比我打掉的碗要多得多,也碎得更厉害,能在地上形成一个白色的小磁堆。饭粒洒的范围也更加广。我去扫地的时候,总要先用硬物将磁堆铲动,才能将它们打扫干净。母亲说,父亲心脏不好,怕声音。你们今后不要吵闹了。长大了我才知道,除了他身体不好,可能还有一些工作和人生上的不快吧。
    可是正是玩的年纪,我们哪里会记得这个?几天之后又得意忘形了,直到下一次又被一声惊天动地的摔碗的炸响惊醒。
    在我小的时候碗是很贵的,要一毛多钱一只。那时一斤鸡蛋也就七八分钱。一般人家的碗破了,都要请碗匠来将它补起来,继续用。脸盆也是。经常有补锅、补碗匠在县城的巷子里挨家挨户吆喝,补一个洞或者缝,三、五分钱不等;补脸盆要稍贵一些。
    现在一只碗也不过就一元多钱吧,偶尔打掉一只根本不心疼了。有时看到家里的碗不知啥时候多出了一条缝或者一个小口子,就会把它扔掉——即使不马上扔,也会将其塞到碗柜下面的地下层去,打入冷宫,永世不再重用。
    平平常常的碗,对于许多人都是寻常的,对于我却并不寻常。

                                                                    2002,4,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