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2003年4-5月)

◎伊沙




《枪手》


年轻时
人们见我
动作快

现如今
只见快
已经不见
动作

将来等我
真的老了
只见动作
不见快

而最终
不见动作
不见快




《面对黑哨》


我熟悉球员
面对黑哨的愤怒
因为我的青春
——不,我的一生
都在和他们打交道
时常和这种
恶劣的情绪
绞缠在一起
冲他们大喊
想把理讲清
但无济于事
人为刀俎
我为鱼肉
由着他们剁吧
how money?
how money!
昨晚,当中国的冠军
大连在西亚遭人暗算
我在一本书上看见
一个姓陈的大黑哨
住在石家庄的那个
早就在人心中下岗
这大侄子站在场外
朝我亮了张红牌




《笑问自己》


这多像是一个
严重的问题——

当你头上的白发
只能赢得
发廊妹的怜惜

你是否又开始了
新一轮的
顾影自怜



《苏州评弹》


吴侬软语
咿咿呀呀
我想我如果
能坚持看上
三分钟以上的话
就说明我真的老了
老得已经没戏了
结果我一直看完
还哼着小曲儿
从现场离开




《一个人的名字》


又逢樱花开败时
他说的是
用电影减去他
还是用他
减去电影
都会等于零
这个男人
给过我很多
用他的电影
用他的生平
现在我想到
他给我的意义
大不过他的名字
在初闻之时
给我的全部感觉
黑泽明
黑泽明
黑泽明




《想起萝卜》


艳光四射大美人
在奥斯卡的领奖台上
哭了——她手拿小金人说
这是一个幸福的时刻
又是一个难过的时刻
她说她今天在这里出现
只是因为坚信
艺术高于战争

那时我想到的是萝卜……

我是在中国
西北偏东的某地
一个小镇的饭馆里
通过电视
收看到这一幕
旁边正有一桌
丑陋的男子
涮着火锅
热烈地谈论
并赞美着美军的轰炸

那时我想到的是萝卜……

一种叫作心里美的萝卜
没准儿饭馆的厨房就有
在这一刻到来之前
我认为它只是萝卜
与人无关




《5》


一个人
从一条街上
走过
与别的人
肯定不同
因为
在他掌心里
有一个
圆珠笔
留下的
阿拉伯数字
5




《小说很精彩,自己为自己喝彩》


大片的文字在屏幕涌现
仿佛它们能够自己生殖
其间我曾多少次
把自己搞笑
(含大笑、微笑、会心一笑)
已经记不清楚啦
但为自己鼓掌
却还是头一遭
就发生在刚才
我用右手
拍响了自己左手
那是我
为我的男二号
为他革命年代的初恋
设计好了如下台词——
这个特种兵
正步走上舞台
对着刚刚跳完
《红色娘子军》的小美人
行了一个军礼,然后说: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你比毛主席还亲!”




《无所畏惧》


当我正式决定
大开小说一路时
你说希望我在
此路上的命运
像卡夫卡一样悲惨
(是否像他一样伟大
你可没有说)
你说你怕……
(究竟有什么好怕的
你却没有说)
好!既然你怕了
我就没什么
好怕了



《SARS》


人人都在写
都在疯抢这个题材
就像五十年代
集体深入到生活中去的作家
抢光了这个国家农民的衣裳
我还是躲躲吧
当病毒的题材
发展成题材的病毒





《田野里的十字架》


驱车在西宝高速公路上行进
行至周至县境的那一段
我脑子里的西方传教士
忽然高兴起来啦
开始手舞足蹈
公路两边的田野上
到处都立着十字架
但却只有一瞬间
当他从我口中了解
那不过是当地的农民
为种植弥猴桃而架设的
他们因此富得流油



《苦瓜》


平生最爱是苦瓜
在这道菜面前
别的菜浅薄了
在这道菜背后
我诗变了味道
需加提醒的是
必须和红辣椒
搁在一起炒




《不朽》


我每次和父亲
谈论毛泽东时
话题都会跑到
红烧肉





《白衣天使》


她们是天使
我知道她们
本来就是天使

并不是在我们
这样叫的时候
她们才是

纵然天使
也会像战士
一样死去

我还是反对
有人把她们
称作战士

以各种名义
杀人的战士
天使不杀人




《口罩》


平常日子
我看见口罩
总想知道
它罩住的一张脸
是美的?
是丑的?
这些日子
当瘟疫蔓延大地
我看见口罩
只想知道
它罩住的一张脸
是哭的?
是笑的?




《世界》


每天早晨
我在卫生间里
挤牙膏的时候
世界开始了
我活到三十七岁
才算明白
世界就是牙膏桶
挤的动作
构成了
我与之的关系




《非典新闻》


大疫当前
病毒弥漫
让人揪心的是
每天都有人死
我的国家电视台
昨天播报的
一条新闻说
因防范及时
措施得当
动物园里的
动物都很
安全
安然无恙
活得挺好
不是没听见
但我很平和
主要是会算
这样一笔账
这些畜生的小命
确实比人的值钱




《食人秀》


丫在吃西瓜
丫说:你们
来呀来呀
来骂我呀
我正在吃人呐
看你们
能把我怎么着
血正从他嘴角







《SARS处子》


第一例患者回来了
听说他是深圳
一家野味餐馆的厨子
家住河源
他的家族已被
村上的人孤立起来
现在他回来了
在无法找到工作之后
无精打采地跑回来
回到医院献了血
可是他忘了
告诉我们
一个秘密
这可恶的病毒
是如何找上他的
对那些小畜生
他都干过什么




《非典型生活》


空气中可能存活的病毒
使所有人的生活方式
都不同程度地向我靠拢
我该为此而无地自容
坐家、坐家、坐家
由是推知:我是先于大家
早就发现地球的空气有毒




《生日不过了》


在这个红五月里
只有护士的生日
才可以过得心安理得
非典时期请朋友
成了让人作难的事
好!这样好
今年的生日
正好可以不过
甚至希望
从今往后
年年如此
少做让人高兴
累自个儿的事
以我之脾气
少时不爱过生日
是怕穿新衣服
成爷之后
不想惦记岁数
活到哪算哪
活到老算老
就这么着吧




《我和我的领导》


一只鸟
一只从窗口飞入的相思鸟
在屋内飞了一圈之后
一头栽死在我的桌前
让我预感到老母亲的不测
她的死……

小吴,你信吗?
讲完上述段子我的领导问我
我说我信——特信

一只墨水瓶
一只放置在书架顶端的红墨水瓶
自己跳了下来碎了一地的血
让我的祖母预感到姑妈的不测
她的死……

我也讲了个段子
领导听得入迷总算在这件事上
我和他达成了一致




《最后的解释》


不做人是因我原本是人抑或非人
不交友是因我本有朋友抑或没有
人群多么蒙昧——以上就算是
我对世界做出的最后解释
解释是很累的事
以后不会有了
妈了个B的
我所肩负的启蒙教育
已经把我拽得很低了




《祭奠》


生逢伟大时代的哥哥
都患着严重的贫血症
并不拥有
对于伟大的认知
和那个时代的记忆
这让他们看起来
只是看起来
像是一些天才
白痴一样的天才
越白痴就越天才
我据此认定
所谓伟大时代
伟大的也只是风
它会把大地上
所有的行尸走肉
都连带着卷走
抛向天空
成为流星
一闪即逝

生逢伟大时代的哥哥
如今走在我们中间
脑门上光环被烙成烧饼
一个个白痴得十分可爱




《蛆虫》


儿子学会了
使用这个词
但是从未见过活物
我答应带他去看
夏天已经到了
正是好时候
现在我要做的
只是找一个
有点历史的公厕




《感谢》


感谢登山者告诉我说:
所以要登山只是因为——
山,它在那儿!

感谢登山者接着又说:
群山怎能不唤起我的欲望
她,那么漂亮!

感谢登山者让我
看见山巅
感谢山巅

白云在下蓝天在上
看见白云感谢白云
看见蓝天感谢蓝天

最后看见雪
来不及感谢
我感谢泪流满面的我

感谢我在登山者面前
在一场平常的观看中
没有丝毫观众感的我




《隔壁的工厂》


我家隔壁的工厂
噪声不大的工厂
为什么还不倒闭
烟囱还在冒烟
锅炉还没爆炸
三三两两
从厂房前面的
空地上走过的
女工不算难看
为什么还不去做
三陪小姐
我站在我家的阳台上
想着这些自设的问题
想得津津有味
以手托腮
思想者的形象
全他妈出来了
为什么
我会这样想
拥有这套狗吊思维
我就能够搭上
时代的餐车吃香喝辣
可拥有这套思维的我
恨不能把自个儿宰了




《纯真》


一个小女生对另一个
大呼小叫地说
“昨晚我梦见你了!”
之后两人热烈相拥
巨乳触及小波
那是在清晨的校园
我匆忙赶去上课的小路
周围有很多的绿色
我想到了纯真一词
但又立刻想明
不是所有美好的事物
都可以简单效仿
比方说我也克隆
这令我心动的一出
无论对谁——
一个同性男士
他一定会被我吓死



《根的颜色》


一个相信身体
多过文化的人
怎可成为一个
种族主义者
闭了眼
我也知道
色素在我
身体的大地
沉淀最多的所在
有我的根啊
阴囊犹似黑蛙之皮
包着两个奥秘的球体
上面的家伙
时如最绝望忧伤
演奏爵士的
披发歌手
时如最亢奋迷狂
NBA赛场上的
灌篮之王




《朋友的电话》


面壁写作的下午
老于坚打来电话
张口就说诗事
“我终于理解了
你十年前的愤怒
连我都看得出来
人们对你太不好了”
指的是那些奖项
对此我毫无感觉
但也十分感戴
兄长的关心
朋友的理解
是的,正像您说的
永生的愤怒
最终会成全
我对伟大的追寻
令人费解的遭际
也被我在无意之中
一语道破实质
“SARS基因排列的图案
有一种无人能解的美”
还有一句
被我咽了回去
“对惊恐万状的人群来说
是的!我就是那SARS”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