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紫衣侠:一点点淡紫色的美丽(杨通)

◎紫衣侠



紫衣侠:一点点淡紫色的美丽
■杨 通

鄙人学过绘画,在画布上也涂过几年鸦,除了永远的流行色红黑白之外,对紫色尤其偏爱,诸如紫罗兰、紫丁香、紫荆花、紫楝树、紫藤、紫草、紫衣……等。我认为,紫色有一种神秘而高贵的美。所以,当我近年来频频在各大诗歌报刊上读到“紫衣侠”这个名字时,眼睛总会为之一亮。中国的传文化中,关于侠客的故事最能吸引人,他们仗剑走天涯,而不食人间烟火,锦袍、绸袖、长发……在名山胜水间飘来飘去,一生离尘逸世而浪漫无羁。因而,我常常想,紫衣侠,肯定也是一个会飞翔的人……
结识紫衣侠之前,我一直抵触着网络诗歌,不是我不喜欢网络诗歌本身,主要是在现代科技方面我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盲人”,对电脑操作技术无知得更是哥笑可悲。所以,对于网络诗歌我是敬而远之的,对于“一介网女,与网共舞”的大侠紫衣侠的认知还比较表象。感谢《星星》诗刊2002年12月的“都江堰诗会”,终于让我有机会走到了我一贯仰而视之的紫衣侠身边。整个诗会上,不象我等好表现之辈,总是“窜上跳下”的,紫衣侠给我的印象是静而冷,矜持而内敛,甚至,似乎还一种过份的成熟,有拒人“五里”之外的感觉。如在二王庙宾馆的晚会上,我试着想请她跳一曲舞,却被她婉拒,我的情绪像被风吹弯的树梢,骤然低落。稍后,她过来对我说,对不起,过会儿同你唱首歌吧。至此,我终于发现了紫衣侠的内心,其实是丰富而细腻的,也是善良而博大的,是一间“被诗歌包围的小屋”,看似宁静,里面却有一只四季招摇着的诗意的小手,向身边危机四伏的世界小心翼翼地传递着她固守于生命深渊里的温馨的呓语,而感染着月季、美人蕉、茉莉、梅、蚱蜢、蜻蜓以及众多不知名的生物与我和我们(取意于紫衣侠诗作《我的小屋被诗歌包围》)。
更有幸者,是在上青城山的途中,不经意间为紫衣侠提了一回包,在随意中与紫衣侠照了多张合影。虽仍然极少交谈,却对紫衣侠愈加崇敬。比如,她在都江堰河滩上对被野水磨洗得发亮的石头的细心垂首,在诗会上忙上忙下地为诗友们拍照的亲切身影,后来写出的那一组关于都江堰的极具灵性的诗歌,以及在网上发布的一幅幅有关诗会现场的照片等等。为此,我写下了《在都江堰遭遇紫衣侠》:“走在都江堰 / 石头被风绊了一跤 / 我们谁也带不走静默的水声 // 2002年12月初日 / 一位紫衣女侠 / 将一柄长长的诗剑 / 温柔地 沉进了江底 / 使滔滔流动的江水 / 突然打了一个冷颤”,以此表达来自于我内心的震动。
因而,从诗会上回来后,上网之心也就蠢蠢欲动。更在马嘶、王志国等诗友的鼓动与指导下,终于学会了上网。去过“紫楝树下”后,紫衣侠居然先后给我弄了个“驻坛诗人”、“驻坛值班”、“功勋驻坛”。让我更为感念的是,紫衣侠在发表于《星星》诗刊2003年2月下半月刊的一篇《与网共舞》的文章里,再一次写进了我的名字。这对于一个写诗多年而成绩总是平平的人来说,此种被抬举,我视其为最大的荣誉。所以我说,我没有理由不感谢诗歌!是诗歌让我与那么多的诗界大侠为伍,是诗歌让我痴心妄想,总奢求自己也去做一个像紫衣侠等那样的会在诗意里飞翔的人,使人生像一道悠悠然然的紫色光芒,神秘而高贵,亮丽在别人的梦里,让天地永远也合不上因惊喜而疲惫的眼睑。
紫衣侠,一个追寻彩虹的人,她说:“在某一个纬度 / 有一个女子深夜写诗 / 阅读触发灵感 / 词语一个个从书上掉下来 / 搭成了上述 / 摇摇晃晃 / 梯子的形状”(《某夜》);紫衣侠,一直在寻找一把锁(或许房子)的人,她说:“我是一把钥匙 / 歪歪扭扭地 / 走在大街上……我找不到传说的宝藏 / 找不到微笑 / 找不到亲人 / 找不到故乡 / 我胡乱地插进一把锁 / ——里面关着我一世的忧伤”(《钥匙》)……那些摇摇晃晃的词语的梯子,那些被虚掩的房门关着的一世的忧伤,构成了紫衣侠一点点淡紫色的美丽,而她的光芒却又像丝绸一样绵韧,牵扯着每一个真诚阅读她的人。
江苏、常州、紫楝树下的紫衣侠,她“为什么那么狠毒 / 看上去却如此文静秀气”(《剑血封喉》)!
2003年5月17日于逸鹤楼

通讯:四川省巴中市江北新区龙泉街巴中广播电视报社636000

本贴由杨通于2003年5月17日12:08:13在乐趣园〖紫楝树下〗发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