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2000)

◎伊沙




我更怀念上一次打架



我更怀念上一次打架
是在十二年前的大学校园
枯黄一片的足球场上
我在无球跑动的状态下
被一人飞铲倒地
爬起来冲上去
一个飞腿踹出去
将那小子当胸踹翻
那傻B是那个年代
那种土眉土眼的酷哥
轻骨头  在女人堆里
飘来飘去
自以为能够做鸭
我烦他已不是一天两天啦
最近的一次打架
我不想多谈
是在几天前
我打了一个可怜的网虫
感觉像踩了一只臭虫


(2000)






地球的额际



一堆胖女人笨拙而性感的舞蹈
一个孩子在祈祷  这里是环礁岛
而在千年岛  一只船载着火把
正驶离岸  在土著们的咒骂声中
一个黑人吹响了千年海螺
在巴勒尼群岛的海滩
天空中有阴云密布  景色苍茫
一只海鸟在飞
第一缕曙光照耀着基里巴斯
但阳光没有  被云层阻隔
新千年的第一缕阳光西移
照在新西兰查塔姆群岛的
奥喀罗湾  一个白发老头
领着孩子  高声赞颂
毛利人正用欲飞之姿
装扮成鸟
呼唤太阳升起
而太阳正在升起
新千年太阳的初吻
轻落在地球的额际


(2000)







郊外,一节废弃的火车车厢



郊外
一节废弃的
火车车厢
停在一截
废弃的铁轨上
在暮色中
被我看到
我看到
一个男人
溜了上去
紧跟着
一个女人
也溜了上去
一节废弃的
火车车厢
停在一截
废弃的铁轨上
也承载
火热的生活
像一个人
不甘废弃的晚年
和另一个人
废而不弃的命运
它同样遭废的汽笛
在我耳中拉响了


(2000)





空港中心



我在候机大厅的一角
一间清雅的咖啡屋里坐着
一杯咖啡一支烟
非常享受的时刻
我在享受心绪
渐渐平静下来的过程
有时候我会用手机
给某人打电话
即将抵达的某人
或即将离开的某人
但都非常简短
我更愿意闲待
什么都不干
甚至什么也不想
静静地享受
咖啡和烟
看窗外跑道上
飞机起起落落
空调太热的时候
我还会打一小盹
也还会准点醒来
其实我倒宁愿
有那么一次
我真的睡过去
误了当次班机
悠闲自在
像一个没事儿
跑到飞机场来
寻求休息的人


(2000)





血疑



有天晚上
他们聊到很晚
好像很冷
光夫给幸子
做了味精汤
我至今不知道
什么是味精汤
如何做的
只记得幸子
捧着木碗
喝得很香
患白血病的
清纯女孩
楚楚可怜
我至今不明白
他们为什么
不抓紧时间
做爱
至死没有
或者只是
没有这样的镜头
这就决定了
我中学时期的爱情
光知道爱
不知道做爱


(2000)





一个妇人的情欲



一个妇人的情欲
在电视里

一只袋鼠
和另一只袋鼠
在森林边上干

这是东澳大利亚
宁静的乡村
生活

她在家庭医生的
望远镜中
看到这一切

丝质的衬衫里
那挂着一对
长乳的胸脯
连绵起伏
久久难以平静

很显然
就是再急
人也不能就地解决
她的丈夫躺在家里

她问医生
“下次什么时候来?”

他已飞身上马
“等你丈夫
下次发病的时候”

“那就很快了”
这么说着
她的表情
既挑逗又含蓄


(2000)






我的英雄



堕落有堕落的身材
作为卡斯特罗的哥们儿
马拉多纳去古巴戒毒
他在游泳池边戏水的样子
比我还难看
像一头注水的猪
惨不忍睹
那是我的英雄已经迟暮


(2000)










风景



郊外
一节废弃的火车车头
停在那里
好像正喘着粗气
高速运行的样子


(2000)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
已没有多余的话

我会静静回忆
自己的一生

无法免俗
我不会想起很多事

我的一生
只写过几首诗

我会想起
它们发生的瞬间

不是最后的结果
是它们自天而降的时刻

我是个住在机场边上的老人
不管有多少飞机已经起飞

只数那落下的
回到大地来的

比自己所剩无几的牙
还要数得清楚啊


(2000)






前卫的罪犯



前卫的罪犯
传统地杀人
只不过是因为
杀得多杀得狠

然后逃窜
大隐于市
藏身于动物园虎山下面
——饲养员的住所里

没有开水
啃方便面
整日盯着电视
直到从通缉令上看到自己

竟然想起了
中学时的女同桌
“当年她对老子带搭不理
今天叫她后悔也来不及”

前卫的罪犯
犯了一名前卫作家
常犯的毛病
以精英自居

充分低估了
人民群众的觉悟和庸俗
哪壶不开提哪壶
此时此刻在不远处

一间装饰奢华的寓所里
那个他怀念中的妇人
也正巧在看电视
口吐瓜子皮

忽然喊起来
冲着厨房里正在烧鱼的男人
“老公,快来看!
我早就看出这小子是个坏蛋!”


(2000)






儿子四岁烦恼



除了吃
除了喝
我烦恼于他开始
有了其它烦恼

他在幼儿园
打别的小朋友
而被老师骂
罚站墙角

不打吧
别人又会打他

站队站得不好
老师会骂
吃饭吃得太慢
老师也骂

厕所去得太多
老师还骂

总之无论怎样
老师长了嘴
就是要骂人

他说爸爸
我不想再见到老师了
你去把老师杀了


(2000)






故人张



那是很多年前
一个夜晚
我们在一家酒店
二楼的餐厅坐着
透过四面落地的玻璃
欣赏这家酒店的风格
是仿阿拉伯式的
月光下的草坪
一望无际
我们陷在舒适的软椅里
美好生活的享受中
谈着什么
或者什么也没谈
桌上有咖啡
指间有烟
穿过烟雾
你探头凑过来你的脸
认真地问我
这儿的环境
你能否适应
你是指我
为什么
要提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问的是我
我是伟大的格瓦拉么
或者你问得
更加浅薄
一个不常住酒店的人
一个乡巴佬
住得惯么
具体的意思
我已无从分辨
当时也未予回答
但我听出了一个人
内心的卑贱
后来我们因为
一次公开的事件玩完
分道扬镳
谁又知道
我们灵魂的硬件
早已分化
是的  我蔑视高贵
但也憎恶卑贱


(2000)





事件



牙床肿胀
牙齿疼痛
牙龈发炎
持续月余
不吃药
不打针
不治疗
我倒要看看
它能把我
怎么着
结果是
那肿始终未消
变成一块死肉
在我口腔之内
堆在牙齿边缘
像是一个遗址
纪念此次事件
总之牙不疼了
这是这个月里
发生在我身上的
头号事件
我不说
你也不会知道


(2000)






在比瞬间长久的时间中



驱车在高速公路上前行
沿途是田野、村庄
城镇和厂房
突然出现一座
尖顶的教堂时
你叫了起来
然后沉默
同车的人
没有一个相信你
这会儿进入的是
一片肃穆
而那肃穆带来的
是你需要静静
享受的快乐
快乐
在比瞬间
长久的时间中


(2000)






恐怖走廊



走廊里的孩子
像鬼一样
怔怔地望着我
已没了痛苦

带他来的家长
脸上的表情
如同受审的疑犯

我低下头
从他们身边走过
什么也不敢看

这是四月的事
父亲刚做完手术
我在夜里陪床

在唐都医院
烧伤科就在
泌尿科对面


(2000)






血液净化中心



一座单独的小楼
像一张嘴的形状

我知道命在这里
是可以用钱买到的

我的母亲拒绝了
这项交易

作为尿毒症患者
她拒绝透析

拒绝自己的血
在此得到净化

她的信念
朴素而又简单

她说早晚都是一死
她不希望在她死后

父亲变成一个
一贫如洗的穷老头

而我身为儿子的痛苦在于
就算我拼命挣钱

也喂不饱这张
能吐出命来的嘴


(2000)





记一家快餐店



心情恶劣时
特别能吃
在母亲等死的日子
在我陪母亲等死的日子
在我等母亲死的日子
劳顿之余
我总要光顾
医院隔壁的快餐店
用疯狂的速度
吃一种套餐
五元一份
免费的鸡蛋汤
我需要双份
和一大碗汤
那时总是无法睡觉的我
让自己什么都不想
只是在该吃的时候
像猪一样能吃
待到母亲离去
我竟然胖了
待到母亲离去
我还想回来吃一回
我想在另一种心境下
吃一回
价廉物美的快餐
我怀念它
这是当时的想法
等我真的回去
那家店已经没了
变成了正在施工的工地
一座新的大楼
正拔地而起
哦!这也不过是梦
事实是
我至今从未踏入过
那条伤心小街
上下班的路上
总是从它的街口
匆匆而过


(2000)





梦实录



公司后院起火

我在火海中出没
成为救火
英雄

当最后一簇火苗
被我的灭火器
滋灭

有人说:“谢谢!”

“为什么?”
天经地义的事儿
我大惑不解

那人固执着
再度说:
“谢谢!”

嗷!那人是
老板的秘密二奶
公司财务总管

当我从梦中醒来
这才想起来


(2000)










生活者



我现在终于拥有了
我过去想要的生活
朋友从不贪多
情人可有可无
敌人遍布天下


(2000)






告慰田间先生



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
从电子游戏机上传来
穿过客厅门廊抵达我的书房
伴随人声  那是我的妻儿
在相携作战
相互掩护着
面对他们共同的敌人
后来枪声减弱至一半
那是我的妻子起身去了厨房
因为到了做晚饭的时间
儿子留在客厅里
守在游戏机前
孤身作战
一人难对四敌
他在请求增援
他的呼唤
穿过客厅门廊抵达我的书房
像是动员:父亲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敌人用刺刀
杀死了我们
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
        “看,
         这是奴隶!”



(2000)





亲爱的女同事



有一天
与我同在一个
教研室的女同事
严厉地批评我说
“你知道不知道
买文为生是可耻的
是知识分子的
一种堕落行为”
她是嫌我不去
和她争抢课时的奖金
以及模范教师的荣誉了
我说
“我也想卖点别的
你要不要
你要我就把
我卖给你”
在场的同事都说我过了
眼见着她就快哭了
其实
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说的是真的


(2000)







我下台前的一些迹象



老板从我身旁
匆匆而过,说
“上面有人
问起你了”
就没有下文了

这天早晨的女同事
不再和我
打情骂俏
领口太低的衣服
也被她们提前换掉

老板再次从我身旁
匆匆而过,说
“昨天你在电视上
说什么了?”
就没有下文了

这天早晨的男同事
没有接受我
到休息室共同抽烟的邀请
他们说忙
他们说手头的活儿太紧了

老板第三次从我身旁
匆匆而过,说
“你刚苗条了几天
怎么又胖了?”
就没有下文了

这天早晨公司的钟
有点奇怪了
我明明正点打卡
它却多往前
跳了一格

老板第四次从我身旁
匆匆而过
什么也没说
下文呢
下文在明天会上宣读


(2000)






鸽子



在我平视的远景里
一只白色的鸽子
穿过冲天大火
继续在飞
飞成一只黑鸟
也许只是它的影子
它的灵魂
在飞  也许灰烬
也会保持鸽子的形状
依旧高飞


(2000)






原则



我身上携带着精神、信仰、灵魂
思想、欲望、怪癖、邪念、狐臭

它们寄生于我身体的家
我必须平等对待我的每一位客人


(2000)






关于我诗的一点发现



对不起
与诗人的家眷
有关  他们的
老婆和女儿
都不喜欢我
喜欢我的是
他们的情人和儿子


(2000)





大案即将爆发



从广州回西安
我在84次列车
两节车厢的连接处
抽烟——那也确实是
惟一的被允许
抽烟的地方

站着抽不能达到
百分百的享受
这是每位烟民
都具备的常识
于是我坐下了  
就地而坐

坐在一只简易的木箱上
很舒服的样子
我一连抽了两根
从车窗玻璃可以看见
我唇边漾着
浅浅的笑纹

我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
警察就要来了
一个大案即将爆发
一具完整的碎尸
正在我的屁股底下


(2000)






下午的主场



起初是窃窃私语
出自俗人过敏的发现

一个妓女
坐在球迷中间

当我掌握如上的事实
表现出大喜过望的样子

以为自己找到了诗
这十分可耻

一个妓女
为什么不能坐在球迷中间

这是她客居的城市
也是她工作的城市

这是她自得其乐的主场
也是她心驰神往的主队

一个妓女
坐在球迷中间

什么都不意味
什么都不等于

那不过是一个女球迷
坐在一群男球迷之间

单纯的视觉印象是
一朵鲜花插在一堆牛粪上


(2000)










侃爷侃热
在市民乘凉的小树林里
那个坐在水泥棋盘上的侃爷
眉飞色舞地
讲到年轻时在钢厂的风流事
一个满身力气的炉前工
勾上了他的团委书记
有一次他们在高温炉前做爱
钢花飞溅  大汗淋漓
他们站着做爱
还穿着工作服
湿透的工作服
像铠甲一样裹在身上
那是在火海中做爱
他感到只有进入
她身体的部位是凉爽的
这时有人倒下了
不是当年的他俩
而是今天在场
一位听得入迷的老头
他越听越热
眉心发紧
呼吸变得急促
热到中暑
因为侃倒了一个老头
他被公推为
这个夏天的
神侃之王


(2000)








美术馆中盗画贼



“真正的艺术
就是要激怒中产阶级”

这是一位盗画贼说的
说完他就拔出枪来

向他认为不好的画开枪
留下他认为好的几张

然后命令观众们站成一排
把身上的钱和首饰都交出来

“真正的艺术
就是要激怒中产阶级”

他又说了一遍
像是在对他们讲演

然后便裹了钱裹了画
在警铃声中逃之夭夭了


(2000)




祖母的存在



听母亲讲
我是祖母最宠爱的人
我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是看母亲
爱她孙子的样子
我相信
世界上也曾有过
一个这么爱我的人
一种特殊的老女人的爱
祖母的存在
对我来说
只是母亲对某事有着
某种不祥的预感时
她就把我
拉到祖母像前
让我对祖母说话
我便应付差事地
扯起难听的公鸭嗓子
大声说:奶奶
保佑全家平安
每回都很灵验
母亲总结说:奶奶
总是很听你的话
总是在天上
保佑我们全家


(2000)




1993年8月16日



父亲将我赶出家门的那天
我的诗在《诗刊》上发表了
我是在骑车途径小寨邮局的
报刊亭时偶然发现了这一奇迹
他们在事前并没有通知我
我不是第一次在《诗刊》发诗
但这是比较难发的两首
一首是《饿死诗人》
一首是《梅花:一首失败的抒情诗》
后来我坐在外语学院后门外
一家简陋的面馆里
手捧当期《诗刊》
有一种登堂入室的感觉
有一种忽然在衙门里
觅到一份差事的感觉
有一种将自己豢养的两条恶犬
放到一群绵羊中去的感觉
我知道这哥俩
将战功赫赫地归来
我手里的蒜已剥好
我要的面已上来
狼吞虎咽
被赶出家门算得了什么
等这碗面一下肚
老子就出名了


(2000)






有一个青年是中国的青年



当众进行的
未必都是表演
他先给老婆打电话
再给小蜜打一个
神态竟差不多
像是一个电话
然后做出
一切安排停当的样子
搓搓手
拍拍腿
抹抹嘴
然后把注意力放在
面前的一桌客家菜上
啃着一只三黄鸡腿
说客家菜好
然后大讲客家人
形成的历史
说真不容易啊
然后开始啃烧鹅
间或也没忘了
跟上菜的小姐调调情
后来提到买车的事
后来提到装修房子的事
后来提到晋升职称的事
后来提到小仕途上的得失
那也是后来
在酒足饭饱的时候
他忽然发怒
破口大骂
全然不顾风度
那是在有人剔牙
从牙缝里剔出格瓦拉
这名字的时候


(2000)





惠州行



车过东江时我想
这是苏轼当年渡过的江

不远处有山我想
这是苏轼当年望过的山

饮茶小西湖我想
这是苏轼当年饮过的茶

在客家人的餐馆吃鸡时我想
这是苏轼当年吃过的鸡

饭后果盘里有鲜荔枝
我不禁随口吟哦: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

此行我到惠州来
是TCL请我来的

当有关人员把他们生产手机的
最新一款(女式的)摆在我面前
我想:这是苏轼当年用过的手机

在岭南令人打蔫儿的炎热里
他无事就给皇帝老儿打电话
可就是没有一次接通


(2000)





塔曼果



在蔚蓝的大海上
有一条船
一条贩奴船
船上有位白人船长
而在他的船舱里
有一位美丽的女黑奴
名叫塔曼果
后来发生了
黑奴的起义
所有的黑奴
都被炸死在甲板下
塔曼果背叛了
自己的主人
坚定地站在
黑奴的一边
也被炸没了
我感兴趣的
不是这些
而是她的肉体
被干时的呼吸
那时我开始懂得
喜欢黑女人了
并对性虐待的
一些细节
开始发生兴趣
那是初中一年级
我看了三遍不止的
法国电影《塔曼果》


(2000)






地下党之梦



在一个关于地下党的梦境里
与我联络的革命同志小李
被敌人抓去了
他面对严刑拷打
和英雄难过的美人计
也没有供出我
还咬断了自个的舌头
那些日子
我闲坐家中
等待被捕
当这一连串的消息从狱中传来
我吓坏了
不是别的
是小李对我的忠诚
让我感到恐惧


(2000)








乌鸡



一生中
我有一次
仔细地观察过它
也就一次
某年冬
当我从菜市场穿过
因它而驻足
我想它是
鸡里的黑人吧
肯定是
我因这个想法
而放弃了它
决定不以此
传统补品
来为产后卧床的老婆
催奶


(2000)




一个小公务员的情感变化



省府大院的门口每日都有
赶了老远的路
前来上访的人
我刚到那里上班时
每日从大门口经过
我总是很关心
他们的状子
递进去了没有
而如今
也就是一个月后
我已学会了欣赏他们
在下午下班的时刻
我通过仔细的观察发现
每一位前来上访的人
都是来自民间的演讲大师
带着无穷无尽的表达欲
平日庸常无聊的生活
把他们憋坏了呵


(2000)





共谋



他向我乞讨
是看我身旁
站着一位
靓丽的女士

我对他施舍
是我身旁那位
靓丽的女士
正看着我


(2000)




寻隐者



在去太白山的路上
有一处隐者的旧居

那是三年前的夏天
我寻到了这里

唐朝的隐者
他的诗名已达长安

隐居的木屋
为何建在这里

不在山顶
也不在村庄边缘

长路漫漫
他在路的中间

留一半通天
另一半留给

如我这般
寻隐者的方便


(2000)




小镇物语



小旅馆门前
蹲着的男人
抽到第三根烟
第三根烟里
有一缕小小的不安
他想上楼去看看
楼上房间里的老婆
又觉实在不妥
小旅馆门前
蹲着的男人
辛辛苦苦
为自己的老婆
拉皮条的男人
恐怕是世上
最酷的
一个男人

小街  小镇
一列火车
在停靠一分钟后
放了俩屁
呜呜呜——
跟哭似的
开走了


(2000)





灵山岛



有座灵山
在岛中间
上下是海天一色的蓝
太多的蓝
我们站在山顶
然后环岛而行
用句俗话说
那叫步入仙境
那时少年轻狂的我
满嘴的学生腔
我对你说:如果
我设想的人生
最终失败了
我就上这儿来
度过余生
你笑了
什么也没说
唉!那年夏天
二十二岁的我
无法设想
十年后的我
已做了十年的失败者
安心地做
也没想过去哪儿
也是在十年后的这一年
他已做出决定
做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关于那次旅行
关于美丽的灵山岛
他现在回想起来
只是有些遗憾
为什么不做爱呢
在仙境里
和你做
更多的爱


(200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