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1995-1998)

◎伊沙



纸老虎


中国当代最优秀的
古典诗人毛泽东
革命现实主义加
革命浪漫主义的
始作俑者
指点江山
激扬文字的大师
写下了无数
伟大的篇章
而他所用过的
最漂亮的意象
却不在其诗歌里
而在其散文中
他说:苏修美帝
和一切反动派
都是纸老虎
既是结构的
亦是解构的
我想:即使
把它译成
英语和俄语
或者其它什么鸟语
这个意象
也不会失其漂亮

(1995)




导言


“诸位身处一个伟大的时代
有很多机会把你们等待
尤其是在这座著名的旅游城市”

在日语系某班的课堂上
我的开场白只能这样

“假如你面对的是三七年或四二年
我们的城市会到处飘着太阳旗
会有更多的机会等着你们”

我瞧着下面迷惘的女生
和男生架着圆眼镜的小白脸

“生存还是毁灭
事情不那么简单
诸位离汉奸只有一步之远”

(1995)




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


一个女人满城找你
这是多么好的事
却令你恐慌
四处躲藏
表现极度反常
可怜的哥们儿
我终于理解了
你的拒绝
那是后来
当我在大街上
看到你被追逐
狼奔豕突
追你的女人
敞着怀要给你哺乳

(1995)




孤独的牧羊人


昨晚我偷偷
看了一盘带子
费了老鼻子劲
才从朋友那儿借来的
名叫《孤独的牧羊人》
是一部新西兰电影
拍得真好  真实在
把那孤独的牧羊人
表现得真叫孤独
他在太阳下
在绿草如茵的牧场上
操了三头母羊
这部片子
拍得很美  很感人
少儿不宜

(1995)




回答母亲


和母亲坐在一起
看电视  这种景象
已经很少见了

电视里正在演一位
英雄  在一场火灾中
脸被烧得不成样子

母亲告诫我
“遇到这样的事
你千万不要管……”

久久望着母亲
说不出话  这种景象
也已经很少见了

母亲早已忘记了  曾经
她是怎么教育我的
怎么把我教育成人的

“妈妈放心吧
甭说火灾啦
自个儿着了我也懒得去救”

这样的回答该让她
感到满意  看完这个节目
她就忙着给我炖排骨汤去了

(1995)



毛泽东时代的公共浴室


我是多么怀念
毛泽东时代的公共浴室
那种百人共浴的大池
人与人挨得很近
相互搓背
泡在那混沌而滚烫的水中
是多么舒服啊
不常洗澡的人才知
洗澡是一种快感
花钱洗澡的人才知道
洗澡是一种幸福
就这样泡着泡着
昏昏然地泡着
直泡得有人虚脱
那年头根本就不用担心
这样的洗法会染上梅毒之类的
啊!我是多么怀念
毛泽东时代的公共浴室
但仅限于怀念

(1995)




遥远的前世


也曾投胎帝王家
楚怀王是我
遥远的前世
对于国家政治而言
我的贡献在于
因了我的软弱
才有了中国的统一
我更大的贡献
还是在民族文化方面
我曾英明地
迫害过一个诗人
让他痛苦
牢骚满腹
写就中国最伟大的诗篇
别老盯着我
玩过的美人
用过的脏官
在那乱世
我是国王不容易
千年以后
当我转世
才是个真的坏人

(1995)




每天的菜市场


我悠然
出现在
菜市场的人丛中

这是每天的情景
生活的具体
内容

我已掌握
讨价还价的伎俩
和小摊贩周旋

那是和劳动人民
打成一片
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脸红脖子粗地
与人吵架
有时也当看客

渐渐地
便熟悉了市场
我发现卖菜的

最怕收税的
而收税的在与
卖菜的和卖肉的

打交道时
态度不尽相同
这是为什么

这是人性的
太人性的
卖肉的手里握刀

(1995)




庸俗的诗


一对少女在谈论减肥
我在庸俗地偷听

她们
为这事困惑
她们困惑的根本
在于如何减掉
腹部的肥
而不是
胸部的

这个下午
我是在行进的
公共汽车上偷听到
前排中她们的谈话
感到生活
真实而美好

那一刻我是真诚的
想抡一首庸俗的诗

(1995)




观察


我看见
三个轮子的
汽车在跑
只有
三个轮子
在转
另一个轮子
是备用的
背在后面
不转
也许还有
一个轮子
在转
我看不见

(1995)




列车上的姐妹


她们是姐妹
在列车硬卧车箱中
都睡下铺
她们泡即时面
吃苹果  借助
列车穿过隧道时
车窗的反光梳头
这是早晨
我从中铺上醒来
无意观察她们
发现她们的一切活动
都是由妹妹支配的
此刻  她正从厕所归来
指点姐姐化装
妹妹漂亮
妹妹更像是姐姐
这很常见
站在观察者的立场上
我以为一切都是表象
这时如果歹徒出现
如果我是那歹徒
将会袭击妹妹
姐姐将会挺身而出
承担厄运
而那被我摁住的妹妹
已面呈死灰
没了主张

(1995)




警示录:一部黑白电影的分镜头叙述


特写:一张少女的脸庞
那灿烂的脸上
她的嘴在欢呼
喜极而泣
中景:十个或更多的
少女在欢呼
纤长的手臂举起
伸向某个方向
远景:更多更多的
少女构成一片
欢腾的海洋
海浪朝着一个人
激荡
特写:小胡子
左分头
阿道夫·希特勒
此刻的表情
像一名
正在发功的气功大师

(1995)




在精神病院等人


坐在精神病院
草坪前的一张长椅上
我等人

我是陪一个朋友来的
他进了那栋白楼
去探视他的朋友

我等他
周围是几个斑马似的病人
他们各自为政

在干着什么
我有点儿发虚
沉不住气

我也得干点什么啊
以向他们表明
我无意脱离群众不是一小撮

(1995)




《等待戈多》


实验剧团的
小剧场

正在上演
《等待戈多》

老掉牙的剧目
观众不多

左等右等
戈多不来

知道他不来
没人真在等

有人开始犯困
可正在这时

在《等待戈多》的尾声
有人冲上了台

出乎了“出乎意料”
实在令人振奋

此来者不善
乃剧场看门老头的傻公子

拦都拦不住
窜至舞台中央

喊着叔叔
哭着要糖

“戈多来了!”
全体起立热烈鼓掌

(1995)




聊天


坐在我对面
正跟我聊天的人
突然走神了

他一定是看到了
更有意思的东西
或仅是一闪念

坐在我对面
正跟我聊天的人
突然走神了

为我侃侃而谈的
一席话制造出空白
像诗中的分行

坐在我对面
正跟我聊天的人
突然走神了

促成我的飞跃
刚才我是在蒙古草原
现在正脚踩火星的表面

(1996)




不到端午


妹妹在帮我翻译一封信
一位美国诗人的来信
有不少溢美之词
听得我心花怒放

“瞧!这一段”妹妹说
“他的意思你就是
中国当代的屈原”

“我——操!”

“不对”妹妹说
“他的意思你已超越了
中国当代的屈原”

“我——操!”

最后是坐在对面
沙发上的母亲
“真是这样吗?
那我们今天就给你包粽子”

(1996)




春联


印度的苦行僧在吃屎
中国的诗人们在写诗

横批——东方欲晓

(1996)




京剧晚会


锣一敲
出来一个男人
咿咿呀呀学女人
拿着手绢
学女人哭的样子
我早有所闻
学的最像的那人
就是这行的大师

我睡着以前
见一些老家伙闭着眼
头朝后仰去
口中念念有词
我想他们也想学女人
我睡着的时候
听见一声“好”
吓了我一跳

又出来一个男人
学女人哭的样子
比前一个学得更像
我大喝一声“好”
可能喊得不是时候
他们全回头看我
叫我滚蛋
我也正欲滚蛋

(1996)




司机的道理


在一辆出租汽车上
司机跟我讲起
他与交通警察的关系
就是鱼和水的那种

“鱼儿离不开水哟”
他还唱了那么
一句

这番道理
我不是头回听说
但此次感受颇为不同
此次是由鱼儿
自己说出

坐在后排
我看不见司机的脸
只在后视镜里
看见一条鱼
鼓着腮
一串接一串的水泡
冒了出来

(1996)




玩火者


玩火者坐在我对面
不停地玩着打火机
一下两下
我看见火苗
在我眼前跳跃
那是我的
我感到可惜
已经不多的火石
委婉地劝其停止
他却变本加厉
说这么破的玩意儿
早该扔了
十下十一
由他去吧
我想起一句
阴毒的俚语
心中感到平衡
他终于停止了
当火苗舔在
手指上的时候
他触电般
缩回了手
冲我嘿嘿一乐

(1996)




酷吏列传


对疼痛麻木
的人
能否抗拒
痒的刺激

把他捆绑
在立柱上
放出蚂蚁
爬满全身

痒被我创造
成一种酷刑
用来对付
铁打的人

让他哭
让他笑
让他喊
让他招

我是酷吏
精通业务
恪尽职守
仕途通达

谁知我苦
一生饱受
官服内部
牛皮癣之痒

(1996)




大唐的余光


在长安  粉巷
二层的木楼上
从一个妓女的眼中
望出去  一个日本来的
和尚叫人感到不可思议
他目不斜视地穿过闹市
不嫖  不赌  不闻丝竹
住在一间租来的木屋里
深居简出  玩命抄写
那没完没了的经卷
偶尔与人交谈
也像是在打探
从一个妓女的眼中
望出去  此人的气质
不像和尚像个武士

(1996)





参观记


我以标准的迈步
参观某人的故居
步履沉重、缓慢
流连忘返

故居的主人
自然是个伟人
他住过的窝
因而是伟大的

我在书桌前站了一分钟
装作若有所思的样子
发现伟人使过的毛笔
不是旧物而是新的

在一只破旧的沙发上
我坐了两分钟
那种感觉不错
我尽量摆出伟人的谱
惹得导游小姐不悦

最后
在伟人的床前
我浪费了过多的时间
十分钟或者还要多
这是一张宽阔的双人床
令我浮想联翩
想到了不该想的景象

(1996)





动物园


我有十八年未到过动物园了
再次光临此处
是在我有了孩子之后
我要带他去看看
这个世界不光有人
在虎山    我看到的
已不是十八年前的那一只
那一只是这一只的老娘
死于十年前的夏天
这没什么
我的儿子只需知道
它是老虎就可以了
后来它“呜”的一声
我儿子“哇”的一声
我只好抱着他逃窜
去看梅花鹿
因为我手中
一把青草的逗弄
鹿把其嘴脸
凑到铁栏边
这一次
无畏的儿子抱住了鹿头
并把他的小手指头
恶狠狠地抠进了鹿的双眸

(1996)




俗人在世


那些早晨
随着汹涌的车流
我骑在上班的途中
每一次经过电视塔时
我都埋头猛蹬
而不敢滞留、仰望
那高高的瘦塔
悬挂着我的秘密
曾经在一个梦中
我被钉在塔顶
呈现着耶稣受难的
全部姿态和表情
太高了
没人看得清楚
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实在是一种痛苦
我是个不敢成为上帝的俗人
仅仅梦见

(1996)




泰山


缆车在行进
泰山的风景
渐次打开
没有什么特别
这里刚下过雪
泰山老先生
鬓发已白
有人说
山还是得爬
才有乐趣
话音未落
缆车骤然一停
在空中打晃
魂飞魄散
面成死灰的
有六个人
邻座的姑娘
尖叫着
紧抓我的手
搞得生疼
操!我们的
灵魂已经出窍
这就是泰山
不用爬
也能体会到
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

(1996)




感恩的酒鬼


一个酒鬼
在呕吐  在城市
傍晚的霞光中呕吐
在护城河的一座桥上
大吐不止  那模样
像是在放声歌唱
他吐出了他吃下的
还吐出了他的胆汁
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驻足  目击了这一幕
忽然非常感动
我想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特的
对生活的感恩方式

(1996)




空白


在一座大厦的墙上
有不小的一片空白

那是在西安城的北郊
面朝机场的方向

以前我从未意识到
这是一片空白

我意识到了
是在它被涂满之后

被一幅红色广告
“西安,您的可口可乐来了!”

为什么不是一幅画儿呢
占领这城市的一面墙

商人比艺术家
更早地想到这一点

并填补了这片空白的事实
叫我无地自容

从此再也不以下流的口吻
来谈论可能是肮脏的商业

(1997)




自杀的小孩


那孩子
手持水枪
不知从哪儿
冲杀出来
显然
他喜欢那水枪
用它射我射你
直到我们故做慌乱
尖叫着跑开
小子哈哈大笑
显得十分豪爽

后来
我们又见到他
在当天的黄昏
他独对夕阳
坐在草坪上
把水枪对准自己
含在嘴里
神情专注
再也不理我们了

这孩子不凡
你说  你的
意思我懂
可真实的情况是
他是我邻居
每次离家时
他的母亲都要在其枪中
灌满牛奶

最终
我还是对你
隐瞒了实情
怕你扫兴

(1997)




去年冬天在曲阜


采气的人
怀抱一棵树

熊一样抱住
那棵老树

那是孔子
亲手所栽之树

采气的人
满面红光  采到了气

收了手
与先前大不一样了

可偏偏有人
要将真相点破

点破的人
是操山东腔的女导游

她说:错了
不是这一棵是那一棵

而那一棵
几乎不存在

不过是树墩
围在围栏中

被千年的雷
劈成了这副鸟样

采气的人在一瞬间
脸儿变得煞白

这很没意思
更没意思的是

那个哈哈大笑
幸灾乐祸的我

(1997)




浴室中的向日葵


躺在浴缸中
浸泡热水中
其状如河马
感觉却像神仙

一点儿小动静
引起了我的注意
和警觉:头顶之上
的葵花喷头
正在吱吱转动
朝着浴室里
惟一的光源
那一盏太阳灯的
方向

目击的瞬间
我已浑身冰凉
受惊的河马
跃出水面
一个赤身裸体
奔出浴室的男人
没人能够听懂
他所遭遇的恐惧
究竟来自哪里

(1997)




性爱教育


那是我们不多的
出门旅行中的一次
九年前  在青岛
那是属于爱情的夏天
海滩上的砂器和字迹
小饭馆里的鲜贝
非常便宜  记得
我们是住在一所
学校里  在夏季
它临时改成了旅店
那是我们共同的
爱看电影的夏天
一个晚上  我们
在录像厅里
坐到了天亮
一部介绍鱼类的片子
吸引了我们
使我们感到
震惊无比
那种鱼叫三文鱼
一种以一次
酣畅淋漓的交媾
为生命终结的
美艳之鱼
九年了
我们没有记住
它的美丽
只是难以忘记
这种残酷的结局

(1997)




农民的长寿原理


话题不知从何而起
我们在谈论
一个农民的一生
相较于知识分子的
长寿

空气清新
自然环境中的
体力劳动者
我说

这是极端片面的表象
足以被医疗条件的
恶劣相抵
你说
这是心态问题
知足者常乐

自以为聪明的
那个我说
偷偷摸一把
邻家小寡妇的
屁股
足以让一个农民
乐上一天

农民出身的
你说不,不
村里谁家倒霉了
本来与己无关
但足以让一个农民
乐上一生

他能不长寿吗
他能不长寿吗
——就这样
两个委琐的知识分子
在恶毒地诋毁农民

(1997)




性与诗


女人
你不能这样要求我
在达到高潮之后
再挑剔过程中的我
如何不懂温柔

女人或读者
我是另一种
窗外走过一群
女权主义者
她们喊出的口号
颇对我的胃口

“我要性高潮!
不要性骚扰!”

——对诗的
正当要求
亦当如是

(1997)




在朋友家的厕所里


在朋友家的厕所里
我看到一本
自己的诗集
已经翻旧
在水箱的顶端
和手纸摆放在一起
没有什么比这
更叫我幸福的了
他书架上的书
都落满了灰
而我的诗
在他下面的快感
得到满足的同时
给了他上面的快感
在厕所里
是我给了
我的朋友
一个必要的平衡

(1997)




厄运尽头


这辈子
他总栽跟头
一个跟头
栽于1957
栽得真很
从此
他就不再是男人
跟头与之有缘
也不是所有跟头
摔出的都是厄运
1976他被释放
自新疆返回故乡
7.28凌晨
风尘仆仆
一步跨出火车站
又栽了个大跟头
妈妈的
他骂骂咧咧
爬将起来
可就是无法站稳
他愉快地
发现此次
栽了跟头的
不只是他
也不只是人
蓝光闪过
地动楼毁
他明白了
故乡唐山
发生了地震

(1997)




八月的梦游者


蝉声像一场暴雨般
笼罩着那个夏天
童年的夏天

我从午睡的床板上
一跃而起
朝着门外走去

母亲问:
你这是上哪儿去?

我迷迷糊糊地回答:
找队伍去!

(1997)




抵达矿区


我们在暮色中抵达矿区
谈论着我们想象中
煤矿工人的非人生活
不知道这里的生活
也是火热的  在我们看见
电线杆上那些包治
性病的海报之前

(1997)




歌者


喜听他的老歌
并不意味着我已经老了
歌者是大时代的音乐人
他后来的歌
未得天助

(1997)




情敌与爱情


两个情敌在谈判
因为相隔太远
我听不清楚
他们说些什么

两个情敌在谈判
谈了很长时间
我只知道后来
他们握手言和
成为朋友
还坐在一块喝酒

我只知道
他们最终
达成了一项协议
谁也别碰
那惟一的女人
将其送上山
送到尼姑庵

(1997)




一年记住一张脸


那人用獐头鼠目
来形容最为恰当
也最为简便
可这多少显得有点
不负责任
说了等于白说
因为你仍不晓得
他究竟长得如何
无论如何
过去的一年
在所有陌生人中
我只记住了这张脸
带着菜色  一张普通的
殡葬厂炉前工的脸
那一天  我推着
母亲的遗体向前
他挡住我的去路说
“给我,没你事儿了”
我把事先备好的一盒
三五塞给他
他毫无反应地收下
掉头推车而去
那个送走母亲的人

(1998)



1998年春,北京的酒吧朗诵


诗歌的声音
修改了夜晚的
酒吧  取代了
摇滚歌手的
嘶喊以及
大扎啤酒的
碰撞
可听起来
怎么像是
从教堂
搬来的声音
神甫在布道
有人
两股战战
几欲先走
我想说的
是想说给
诗人听的
诗歌修改了
今晚的酒吧
酒吧是否也
应该修改一下
明晚的诗歌呢
如果有人想听的话

(1998)




在发廊里


他把手
伸向洗头妹身后
那手熟练地摸向
洗头妹的屁股
我全看见了
邻座的我
可以接受
这人性的小动作
但我无法容忍
他在镜中
那副作鬼的表情

(1998)



陕西韩城司马祠


春天我在司马祠
上了一回厕所
紧急出恭的形式
却与大小方便无关
那是出于一种
心理的需要啊
我面壁而立
解了裤子
仔细端祥
我那老二
自摸一把
完美无缺
冷汗从背后冒了出来

(1998)




1998:世界杯足球赛侧记


假如没有世界杯
今夜的我就要仰望星空
想一些有关人类的大问题了
在黑暗的房间中
在宽大而柔软的
席梦思床上打坐
口中念念有词
直到东方破晓
朝霞满天
可是——
假如没有世界杯
我压根儿就不会醒来

(1998)




老婆的褒奖


你说你很高兴
这么多年
艰难时世
我终于没有去做
对我来说
最容易做的一种人

我放下手中的活计
抬起头来
认真地问你
“什么人?”

“邪教教主”
你一脸平静地作答
然后去了厨房
“早点休息
今天晚饭吃鱼”

(1998)



生活的常识


在夏季
热浪滔天的路上

一个少女
单腿跳着手捂耳朵

这个动作有点奇怪
在她身上是一种美

奇怪和所谓美
人们得到了

他们所要的感受
但并不关心

这一动作的
产生与由来

而我知道
我掌握那样的常识

在我童年
从游泳池回家的路上

同样一个动作
帮我清出了存留在

耳朵眼里的残水
热热地流出来

我又听到周围的世界了
就象眼前这位少女

此刻她的心情
一定非常不错

单腿跳着手捂耳朵
在夏季热浪滔天的路上

如此生活的常识
让我进入了本质的诗

(1998)




张常氏,你的保姆


我在一所外语学院任教
这你是知道的
我在我工作的地方
从不向教授们低头
这你也是知道的
我曾向一位老保姆致敬
闻名全校的张常氏
在我眼里
是一名真正的教授
系陕西省蓝田县下归乡农民
我一位同事的母亲
她的成就是
把一名美国专家的孩子
带了四年
并命名为狗蛋
那个金发碧眼
一把鼻涕的崽子
随其母离开中国时
满口地道秦腔
满脸中国农民式的
朴实与狡黠
真是可爱极了

(1998)




也许是他生命中的


火车在凌晨四点抵达某站
停车三分  是一小站
他在软卧车箱中爬起
穿衣  他感到自己
必须下去   这是
旅程中不能缺少的
三分钟  其实也就是
在站台上走走
伸胳膊伸腿活动活动
站台上空无一人
空气中充满了陌生
他走了两截车厢
那么远的路
逐渐加快脚步
铃响了  他准时上车
朝女乘务员——一个
烫发的娘们儿露出
标准的微笑
这是旅程中不能
缺少的三分钟
也许是他
生命中的

(1998)




某日经过广场


一股臭咸鱼的味道袭来
说明我已开始进入广场
全市最大的水产市场
在它的南端
所以它经年
都被这种不良气味笼罩
东侧是科技馆
我从未进去过
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而西侧是少年宫
初三那年我一个人
偷偷溜进去
去看人体奥秘的展览
我在一副女性生殖系统的
模具前站了很久
最终还是没有看透
现在我已到了广场的北端
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正面
我在双层巴士的窗口
把一切看得都很清楚
北面的省府大楼
还算雄伟庄严
我老婆曾在上面混过
嫌钱少得可怜
广场——草坪和水泥方砖
相间的广场上正在降旗
旗子降至一半
像下半旗
二十二年前的九月
我们曾在这里追悼过
刚刚辞世的前领袖
年少的脸和红领巾
被冰凉的秋雨打湿
白发苍苍的老校长
站在凄风苦雨中嚎哭
“中国向何处去?”
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现在我看到围观的人群
在夕阳的光照下
像一堆桔子
我还看到有两个人
已经脱队
是两名成年男子
手牵着手
向广场的东侧跑去
车子向西开远
我没有看清
他们究竟是去了哪里

(1998)



细节的力量


她记住了那个吻

不是因为
此番唇舌间的运动
有什么特殊感觉
只是作为另一个
当事者的他
在完事之后
用手背
抹了抹嘴唇

像是餐后

(199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