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形而上学

◎余笑忠







好色之徒



这些字感到陌生。
这些人似曾相识。

梦丢下他
转而追逐妙龄女郎。

早已弃而不用的外语中某个单词。
失事的船只上最后的呼唤。

空荡的大厅。
漏水的水管。

帝国主义的老牌香烟。
什么时代,什么人招摇过市?

不可能没有任何炎症。
旧空调,牢骚满腹。

我仍在拣易拉罐。
一只易拉罐里居然有三个套子。

2003/5/16



形而上学



多少野心,小聪明。
多少情欲,冒充的情种。

我宁愿相信卖烧饼的河南人
他的铁炉,黄泥,炭火,芝麻。

我宁愿相信失败的我。
但我总在失败。

做一个送奶工多好。
但不想当晨报的总编?

我为我的儿子洗脚
我要蹲下,弯腰。

我不记得是否为他大腹便便的母亲洗过脚
如果她再怀上我们的骨肉,我肯定会。

但这完全不可能。
所以是可以放心使用的废话。

但我吻过她的脚
啊,亲爱的朋友,如果我吻你的面颊你会介意吗?

2003/5/18



我听到我在哭



我在择菜
我把苋菜掐头去尾

我喝它的血
我吃它柔若无骨的半截身子

我吃过无数的青蛙
我吃过父亲抓回的蛇
我吃过好几头牛
我冒犯过一门宗教

我几乎没有
吃过飞鸟
但每天都有飞鸟被宰杀

凌迟是什么意思
我听到我在哭
凌晨时分
我听到鸟叫过三声
夜之女神将拱手相让
夜之女神柔若无骨

2003/5/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