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西北纪行

◎余笑忠



驶向黄帝陵



麦子,快走到尽头的麦子
这样矮小,匍匐在贫瘠的山梁上
似乎再高一点
一阵风就会把它吹跑

我看到这无声无息的麦子
为什么又遇到高原上的
狂风暴雨!雨滴溅落的地方
宛如轻烟的白雾,飘起来了

我不知道这是谁的游魂
这样轻,这样转瞬即逝

2000,6,14



陕         北


应该在途中任何一处停下来
应该停下来,安步当车
受苦人曾向这里汇集
夹杂着投机份子,小布尔乔亚

庄稼地之外,匍匐着多刺的野枣树
匍匐着窑洞,墓碑,运水的驴
年迈的乳娘,你看看那半山腰上的羊群
那些小乳羊,通过母亲的乳房看到了天顶

地理学对任何一方都不偏爱
那是来自高处的语言。而事实是
革命对此几乎无能为力
应该在途中的任何一处停下来
停下来,又该怎样

由南向北,向北,向北,沿着盘山公路
一小时的行程就将无数人的一生
远远抛在身后。在叫不出名字的
某个地方,自群山的波浪之间
浮现出教堂的尖顶

这地方,也许近似于耶路撒冷。

2000,6,15



夜过盐池


夜色笼罩下长驱直入
车辆缩小为车灯的大小
我在寻找:月亮

可以让车窗敞开了
月亮,月亮高挂天上
像母亲用过的
背面油漆斑驳的镜子

我愚蠢地指望,从那里
映现出一个远胜于我的人

事到如今——
我对那些看似疾驰的不以为然
对面的车辆终于驶过来了
尖叫着扑向我们经过的地方

2000,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