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禾 ⊙ 飘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经过的地方

◎谷禾



我经过的地方

“非典“之爱

1
一只鸟掏空了自身的重量
它飞起来,在黑夜
或者白昼
越过这个城市的头顶
它不知道,冥冥之中
那个命定的,黑洞洞的枪口
藏在哪里

2
让树成为黑暗的木炭吧
让灰烬在燃烧的火焰里
看见自己
把我的目光攫紧吧
别让我目睹死亡的狰狞
我只是一个无知的孩子
为了守护心底的净土
我已经抛弃了大海,空气,最简单的课桌
书本,铅笔,带糖果味的橡皮……

3
我已经目睹了那么多
不该目睹的
我的视野里飘满了
死亡弯曲的身影

没有人站出来,指给我
具体的病毒在哪里,
含泪的吻,救护车的狂奔,口罩遮掩的泪水
必将把瘟疫埋葬
当硝烟散尽,
请记住,那野葡萄大的欢乐
那肉体的白烟
并不都是荒唐的白日梦


我经过的地方


我经过的地方
长满了苜蓿草和野棘花
庄稼一年年衰老
但没有人收割
鸟儿飞来又飞去
远山怂恿着平原
一条平缓的河流带走了村庄
也带走了我的亲人

我经过的地方
青草遗失了羊群
一辆马车废弃在井边
却没有最浅的辙印留下来
天空的镜子里
白花花的火焰在飘

我经过的地方
在你的身后,也在
身前
一片枯叶落下,一粒尘埃飘起
——都和灵魂相关

街  头
——和“非典”无关

就从熙攘的人群说起吧
现在,它已经寥若晨星
几个勇敢者,也用口罩
遮严了脸,留下
一双空旷的眼睛,警惕地
打量着四周。奔跑
或者停下来,都不会因为
爱上了一个人,一叶青草
还有那高大的车辆
即使没有一个乘客,它也会
沿着记忆的路线
周而复始
纷扬的柳絮粘着阳光
像谁的眼泪。谁的眼泪呢?
鸟儿离开枝头,整整一个春天
不再回来
地铁站口的老乞丐,他破碎的脸
贴紧了招贴女郎
湿润的红唇

高  处

高处有风花雪月,
星星的低语
有神灵在唱歌,花儿打着节拍
比蓝更蓝的天,比白更白的云
一颗露珠里
九个太阳在挥手
在月亮的背后,爱情天使
穿着世俗的脏衣服
还有一颗尘埃,无数颗尘埃
更大,更多
一群惊惶的孩子
被你的眼睛所遗弃
那斑斑的血迹啊……
在你的头顶
或者脚下,离地面不到半寸
但你却不觉察……

果  园

花儿凋落的地方
盛大的果园裸露出来
一只果子吸纳了早晨的光和露水
像一个青皮小孩儿,站在枝头
把大地的秘密
唱给了鸟儿和风——
童年。爱。飞翔。梦。手指。马车。雪。牙齿
你看或者听到的
还有什么

铁道儿童

两条铁轨延伸向远方
白色的、柔软的铁轨,如果
我不告诉你
谁会想到它刚刚带走一朵花儿
一滴透明的、圆润的露珠
两条铁轨延伸向远方
白色的、柔软的铁轨,如果
把眼睛贴在上边
你还能看到雨中的萤火虫
提着一盏灯
走来,拨开青草,但有什么用
天亮了,雨越下越大……

雪飘下来是白的

雪飘下来是白的,才过去两天
就变成了黑的,作为风景
再无人问津,它在慢慢烂掉
照片里的我,笑得空洞
眼泪和帽子被风吹歪……
这是北京的街头,我头顶的天空
比雪前要高,“几年不遇的大雪!”
我拿着报纸,四顾茫然,只在角落
找到一只脏兮兮的红鞋……

下雪天

下雪天,我会比平时更迟回家
我在雪中默默走着,不说话
雪在我的眼前飘啊飘,那些和我一样
赶路的人也生动起来
他们呵着寒气,微笑着,互相靠紧,
公共汽车的前灯,照亮了他们的脏鞋子
道路越来越窄,又有车抛锚了。
更庞大的队伍。
雪还在飘,星光低垂,
在他们中间,我紧紧衣服,继续赶路……

唉……

不知谁先“唉”了一声,接着
一车的人都叹息起来
刚上车的人下意识地看自己
也跟着“唉”,迟疑的车轮
也停下来,不再滚动
两旁高楼的窗户关得紧紧,太阳也像
断了电,越来越暗
塔吊上的民工被迫滞留半空
列车像脱缰的马,飞机不停地空翻
太平洋的浪头摧折了珠峰上的雪松……
这是我中午看到的奇境,它只持续了
一秒钟……

秋末,或者初冬

为了安静,树抖落了身上的叶子
它用一只手掩着耳朵
另一只手,摁住了蟋蟀的心跳

风穿过地沟,拐个弯儿
在一片坟头上喘口气,它眼中的炊烟
比夏天直了很多,一片雪花
从草尖上跳下来,被阳光托在掌心
母鸡背着公鸡,摇摇晃晃,把一颗石子
“咚”地踩下了河堤。那棵树皱皱眉
继续呆望着远去的汽车

空荡荡的街上,两个玩耍的孩子
像两团跳动的火苗,又把村庄
向春天拉近了半寸

“啊……”

这一声尖叫从隔壁传过来
从一个孩子的假声
它和死亡藏猫猫儿
我只看到一个恶作剧的鬼脸

这一声尖叫从急刹的轮下传过来
从一个拾垃圾人的喉咙
它和死亡打个照面,蹭破一层皮
揉揉眼继续在巷子里转悠

这一声尖叫从拐弯的钢轨上传过来
从一个少女起伏的前胸
它和死亡拉个勾,滚向草丛
我只看到一片挂烂的裙摆

这一声尖叫从上升的塔吊上传过来
从一个民工恐高的晕眩
它像一只鸟,展翅云端之外
我只看见一地飘散的羽毛

这一声尖叫从远近的城市传过来
从我空荡荡的心脏
它像一缕烟,弥漫我的视野
我只看见另一个我正在狂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