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禾 ⊙ 飘雪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山 行(组诗)

◎谷禾




山  行(组诗)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唐] 杜牧


山  行

黎明的水车洒下遍山的鸟鸣
光线是晕红的,不断晃动着
廓开前行的道路和路上集结的尘埃
歌声和笑声在舌尖打滑,交谈
也显得琐碎,零乱,不着边际
山是山,水也只是水,燃灯寺的钟声
到达我的耳膜只剩下缥缈的颤音
迎面拂来的风啊,分泌出野菊花、山茱萸
和青黑流泉的不同香气
一树枫叶是怎样熬红的,并在夜色里
耗尽了力气,眼前的石头
一万年前就已堆积在这里,它的等待
如此持久,任满身的青苔
成为天地人神,悬在目光所及的高处
你停下来,深深的呼吸
被漫山舒展的树枝轻轻托住……

对 应……

太多的馈赠是你所无法承受的,
在龙潭沟,那么多树参差向上,那么多石头
被水磨得光滑如镜,它照出人心的悲凉
和时光的脚步,你看山泉里的
鱼苗儿,游不到山下,就会变成
途中的石头。一只鸟扑棱棱从眼前
飞过,抖落的羽毛使天空矮下来
并和转暗的群山构成了隐密对应
那浮在天地之间的烟云
也顷刻间老了,骨髓里的风湿
被低徊的山风吹得呜呜作响,
龙潭沟,像一位涨红脸的老人,无所
适从地敞开了瘦骨嶙峋的胸襟……你
坐下来,低视角地凝望着他,
和头顶的天色,脚下的流水……

老界岭

触手可及的枯藤朽树,树枝间
悬垂的蛛网上,滚动的是坚韧的露水
还是大地更秘密的珠泪
它们总是躲避着风雨和游人,一年年
自生自灭。坐下来,想一想,
你面对群山的朗诵,到达它们也许
只剩下某种敌意,这一片江山
曾被多少英雄指点,却没有一痕指纹
留下来。那些红叶青苔也将被封山的寒雪
消融。你听啊,此刻,峰顶之上的啸叫
甚至没有惊颤最近的一片枯叶……

黄昏即景

黄昏的散步总是令人惬意的
不管你脚下是一座污浊的县城,还是
微凉的江山,灯火呼应着
闪烁的星辰,尘世和天堂
的界限已经模糊,一直走下去
你最后到达的一定不是黑暗
那些晾翅的蝙蝠,在燃灯寺的晚钟里
渐渐安静下来。你曾经哭过,
笑过,麻木不仁过,却仍然
和佛擦肩而过,你看见
一滴水从叶脉里渗出来,挂在
你走过的所有草尖上,它是你的
前生今世吗?或者,仅仅是我的
无语的群山啊,哪怕一叶遮蔽
也不会肉体微颤,或哀声叹息……


林中小憩

让所有的人上山,但我要留下来
小憩一会儿,如果倚傍的是一棵树
就让我变成另一棵树吧,浑身挂满青叶
或红果,让阳光的手抚摸我,风的唇
亲吻我,赶山的少女爱我一秒钟
如果坐靠的是一块石头,就让我
变成另一块石头吧,让鸣累的鸟儿
栖在我的肩头,青苔爬满我的眼睛
赶山的村妇遗我半片温润的唇
如果躺倒的身下是一脉流泉,
就让我变成另一脉流泉吧,让我和它
交融,让整座山都印在我清澈的心底,天空
留下它真实的影子,赶山的老妪
回眸我一抹皱纹纵横的笑……恍惚中,
纷扬的寒雪落下来,老界岭
幻化成了一面映照岁月的铜镜……

燃 灯 寺

没有人知道我的心情比殿前袅袅的
香火还要沉重,那米粒大的悲伤啊
已经压得我抬不起头来
寺山之巅,一锤一锤的钟音
此刻正撞在我红尘滚滚的心上
每登高一级台阶,我都要回头
张望后来者的身影,点燃的灯还在燃着
但谁看破了缕缕青烟的玄机?
求佛问签的人没有觉察
他深深跪拜的瞬间,打坐的笑佛
真地动了一下。是的
只要心是静的,落下的尘埃
必将被淙淙清流带走,当颂经的禅师
拂开眼前的雾霭,一块巨石砸下
我也会安静地迎上前去……

睡 美 人

她独自躺在山坡睡去,醒来
发现自己成了一块嶙峋的石头,
再不会眼含秋水,也不能嘤咛一声
野菊花丛里翘首的白唇鹿
和松枝上舞蹈的红顶鹤
一千年后,变成石头的美人
藏在深山的闺房,你看
她脚下的潭水还像一千年前那么蓝
蓝得映出了两朵并蒂莲花的影子
头顶的星空啊,也沉入水底
做了她温暖的婚床。
而我的闯入是否莽撞了些?
远远地,我看见她突然坐起
想捂住咚咚的心跳,却慌乱地
撒落了怀抱的山茱萸果和猕猴桃…

交 谈

交谈从琐碎的事物开始,慢慢变得
尖锐、深入、具体,最后交谈的人也隐去了,
只剩下遍山尽染的树林。就像
一场骤至的暴雨,开始,树木
迟疑地摇了一下头,雨砸下来
雨轰隆隆砸下来,山坡上的石头也恐惧得
向山下跑去。第二天早晨
空气清新,花朵吐蕊,一切似乎都变了,
又和你离开时没有什么不同
作为风景的一部分,你随意停下来
目光投向细小事物的根部,譬如
那些菌芽,那些石头里游泳的鱼苗儿
还有沙砾里睡觉的金子。现在
我们可以继续了,用树枝,叶片
坚果;也可以用松鼠,麻鹬,野兔,或者蜜蜂……

流 水

流水带来秋霜,也带来龙潭沟的
宁静,一朵花“噗”地开了,野菊
或者连翘,惊动了戏月的蟾蜍
正在涧边洗脸的蛇麻草也不由
停下来,错过了等待一夜的薄雪
峭壁上,一只攀岩的蝴蝶
紧紧用触须抵着石缝,摇摇晃晃
飞向了最近的枝头。流水
继续向下,像一面柔软的镜子
让群山照见了斜簪在鬓边的菌芽
我惊讶于它的澄澈、浑然,仿佛
刚刚从叶脉间渗漏出来,还带着
露珠的圆润和清芬。我的手
浸到深处轻轻搅动,它彻骨的寒意里
埋藏着一夜星光的体温……

朗 诵
——兼致森子

面对群山朗诵的诗人已经离开
现在,群山也安静下来,
一颗露珠从你的左眼旋转进右眼
那些被砍断的树木流出的不再是血
而是湿漉漉的菌芽!明月误入
衰草,清泉被腐殖质的落叶蚕食
但为什么还有余音缭绕,洗白
漫山静听的石头?入冬的寒意
一层层袭来,它的利爪
已经不放开最细小的事物,允许
它们发出微弱的呼喊,或者隐入群山的褶皱
在秋天的秘密心脏里,只剩下
花朵的溃败和贫穷的风声在踏步
你听啊,这去而复来的军队
正在对漫山善良的草木挥动鞭子……

回  声

回声在山谷摇荡,并且把山谷
带向更远的地方,天空蓝得透明
脚下的石头比心灵更加沉重
一只鸟飞起来,一群鸟飞起来
落叶缤纷,惊醒水底的鱼虾
柿子的灯笼点亮了转暗的黄昏
头顶的银河愈加弯曲,像一条飘带
把山谷的秘密隐藏起来,石头下
蟋蟀正在露水里洗澡,机警的松鼠
把她的花裙抱到了回声经过的路上
回声继续在山谷摇荡,并且把山谷
带向更高的地方,喊山的人
已经老作水底的石头,回声却始终
不停下来,屏息静听啊
你胸腔里的喧哗是不是越来越响……

夜谒乔典运墓

花二十块钱雇一辆车来到这里,却最终
在夜色里迷失,没有人告诉我长眠的老乔
和遍地的衰草有什么联系。我来看他
我只是想来听一听他婴儿的呼吸
一个人的寂寞不仅是生前的事情
他的命运从开始就已经开始,
野菊花走过再多的路,仍将回到出发的根
所有的黄土也仍将归于黄土
我摸索着走过一个个墓碑,
一个个墓碑,都仿佛他粗布汗衫的伙计
他混在他们中间偷偷对我笑呢。没有灯
我以手指作灯,用体温来叩门
冈上的石头,苦藤,衰草,还有风中
飒飒的干玉米叶子,它们只是一些
与农民有关的事物?和陌生的造访者
相遇在夜的漆黑里,并对我的怅然略表抚慰。
低垂的夜空啊!远山、近树、旷野、
石头,草根,是风景,又哪样
不是一日千里的人心?
-----------------------
※乔典运,被誉为“画出了中国老年农民灵魂”的
已故西峡籍农民作家。代表作《满票》、《问天》等。

山  坡

傍晚,天空染上了沉沉睡意
树枝间的雀巢晃了晃,
星星的微光像钻出石头的笋尖,熏风吹开
湖水的波纹,萤火虫提着灯笼
小松鼠的眼睛蓄满苹果的香气
山峦是黑褐色的,树叶在呼吸
(……一种疲惫操劳后的缓释)
山茱萸相望着膝下的蛇麻草
仿佛初潮的女孩在揣摩心事
浑圆的月儿撒下乳白的光,
安静的石头被濯洗、滋润、抚慰
……啊!青萍之梦起于
纸上的波纹,我看见一粒尘埃
穿过田野,抵达月光下的木屋,
它滚鞍下马。轻轻唤了一声:“亲人——”

石门湖

要走多远的路才能来到这里,如果今生
不够,我愿意把来世也搭上。
这一泓静水潜伏着鸟的翅羽
说不定还有静静怀孕的恐龙蛋化石
它们拉扯着湖岸边梳头的灌木,
在伏牛的背上,把澄碧的蓝天
也拥进了波澜不兴的心底,袅袅的
水雾接通天地之气,从春到秋,
从早晨到黄昏,只有一朵野菊花
独自追忆着岁月的幽远,
一树山茱萸,因为思念而红果压身
我想,石门开启之后,湖水也将消失
这是湖水对山石的反哺
你看对面走来的小白唇鹿,她不说话
眼睛里却流溢着母性的光辉……

云华蝙蝠洞

渐渐消隐的夕光里,蝙蝠的黑翅膀
惊醒了遍地落叶下藏匿的木耳
那些远山近树有了
模糊的间距。你离开的山上
有秋风在散步,群树在走动
野菊花的香气护佑着那些惊悚的生灵
低飞或高翔,用独有的超声波
倾诉一些陈年旧事
(那时满地黄花总被
怀疑成她怨嗔的黄衣)。洞中一日
人间又一个千年轮回,
我总是怀疑它们是你的使者
信守一个诺言,一千年前就等在这里。
抬起头,那些湿漉漉的菌芽和木耳
也淌下了满脸芬芳的泪水……

天  池

天空的蓝一点一点接近透明,水
从某个未知的地方流下来,在你的眼前
凉了,你却不能涉足。船上的花朵
被围困在干旱中央,一如爱情
在掌心迷失。你不喜欢树,它却一万年活下来
堆积的叶子,染红了远近的山坡
你留下照片,却不能留下风景
静的石头,静的阳光,静的鸟鸣
在静中等待着与你相遇,然后死亡
它的泪水化成了街头烘干的木耳和香菇
浸在水底的还有一个婴儿的尸骨
一股风的奔跑,一个诗人的怅失
“任何启蒙都是有限度的……”就像现在
你的来临其实对龙潭沟,天,池,
对逶迤下山的阳光,不构成任何意义……

龙潭沟

流水的速度有多深,一直走下去,
能否到达山茱萸果里的小村?
在龙潭沟,青黑的流水
比石头缓慢,寂静的阳光
绕过鱼群,消失于
更隐秘的岩隙,新藤缠着枯藤,
飘飞的野菊花,恍惚你多年前
遗落的花格头巾。每次你踏霜归来
总带着满脸禅意。是否溪流的秘密
已被季节带走?夜幕垂落下来
微皱的溪水,星星,月亮和风声
被野树林掩藏,自然的天籁啊,
不许你对她妩媚的胴体有一点非分……

野山茱萸

前边的石头挡住了脚步
爬上路旁的野山坡,就相遇了
一大片野山茱萸,枝头的叶子已经落尽
一树树红果在风里摇曳着
仿佛山下村女慌乱的眼眉——
不好意思仰起来,也不愿意
躲回石缝。但她愿意跟你
合影,用笑容映亮你的笑容
用带露的阳光把你挽留。她是寂寞的
寂寞地养在深山,开花,结果,
红得彻骨入髓,但摘一颗
放进嘴里,却没有甘甜渗出
你的脚步有些沉滞,这不是她的羁绊
而是脚下的落叶太多,涧水的反光
晃得你一阵阵眩晕……

连 翘 花

从来没有见过的天地玄黄
在山风中摇曳着,像伊人远去
落下的一块块粘泪的黄丝帕
却让更多的人死于心碎
我从山外来,两手空空
却不能带你回家 。连翘花,
连翘花,香气弥漫了山谷
和我猝不及防的眼睛
我看见涨满山谷的潮水落下去,堆积
在石头胸口的青苔成了
天空中云朵的呼应。万物的变迁
总是不动声色,却又不可逆转
连翘花,连翘花
你隐秘的爱映上秋光的画屏
被紧紧捧在老界岭的掌心……

在 异 乡
——兼致少咏、蓝蓝

“家是出发的地方……”我喃喃低语着
迷惘的脸被随意扫来的目光照亮
高处的树,更高的天空
疾飞的鸟翅刚刚掠过,还有行人、车辆
脚下的红尘已硌得我泪眼模糊
一厘米的窗帘也是万水千山
但孤单的房子却不会因为孤单而飞起来
指尖触碰到的另一个人,陌生的
生者,或死者——
正在向深渊滑落
酒杯里的火焰已经斟满,它带走窗外的天空
封锁了我们内心的栈道,那只
叫红唇的鸽子啊,从瓷盘中
飞向远方以远。啊,在异乡——
一个叫西峡的地方,
我黎明的出发,是否会惊醒
你裸出梦呓的微凉手臂?

山中岁月

山中的岁月是缓慢的,太阳的金马车
从东向西驶过,喜悦却没有漫过
青草的双肩,它眼中的世界
只有最近的一颗露珠。四季的书本
被过往的风翻得凌乱不堪
但涧底的石头,面对阳光
和月光的侵扰,流水的调戏
始终没有动一下身子——
啊,它已修炼到坐怀不乱。
逆光劳作的山民,披着风雨
望见了七色彩虹。在山中
聆听万物的密语,用泉水濯洗六根
时间的斧头已经锈迹斑斑
山脚下的那树枫叶,从春到秋
一直红在那里。像血,像熊熊燃烧的寂寞……

更远的海

有雷声隐隐传来,更远的海
和老界岭只相隔一条路
它就在石头的骨髓里潮起潮落,汹涌
澎湃,在花蕊里,松针尖,草根下,
在山茱萸圆润的果实里,萤火虫
翅膀的微光里,在最小的尘埃
更远的海啊,和石门湖
只相隔一道石门,湖水收藏蓝天白云
漫坡的野菊花起伏在秋风中
呦呦鹿鸣缭绕林间,一片落叶
在细浪微波上划桨。更远的海啊
就在你心中,落日打开了老虎的
斑纹,幽蓝的火焰在上升,星辰的照耀
使山谷之夜更加寂静
更远的海,有雷声隐隐传来……

2002、11、9——11、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