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TSAW ⊙ 两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首

◎nettsaw



2358

一些土跳出来
要求画出卷土机和一只吐口水的仙鹤
半边脸遮住屠刀
半边身体蹦跳着踩碎泥巴
在穷山恶水之间
富人修筑秦琼和尉迟恭把守的门
盲目的女人抬起漆黑的脸
头巾顺着烈风一直吹到菜地里挂着枯黄的桃树等价钱慢慢掉下来
一匹匹母马尖叫
远方的喝彩声顺风而来
象过节时点挂炮
象女人离不开军人
象朵花
她的美只不过是她这个年龄应该的
眼泪顺着晒黑的脸一直流到滇池
恶心的夸张的姿势一直坚持到能够坚持多久
肠子紧张的翻动怕是再也不能烧烤了
在嵩明
我握着我的手幸亏不要舞弊
要死的油菜花请给我炒一盘素菜吧
狗发疯 猫叫春
等每月3号被抬出去烧成灰
等枯萎后装进棺材敲锣打鼓乡亲们都看在眼里
等你的曲线再突出



绽开的癌跳过防盗门和猫眼与隐藏的贵族对八字
已经不是几年前那种含蓄害羞的想法了
想念你的病的甲状腺低下来衬托湿的花
灰尘猖狂而指甲修长
飞机孤独奔跑
死跟着爱人的一颗心把地板砸碎
飞机冲过禁区
一些流口水的人麻木看着
提着别人的手电筒寻找我爱的人或爱我的人
寻找上世纪就死绝而我还在缅怀的温柔种子
上世纪的梦留到这个世纪那么这个世纪还能不能重新做人
还有没有干净的少女可以孤独的做爱
我的剑掉进河里而吃醋的鲤鱼精随流水流向我梦寐以求的宫殿
清点旧的伤加新伤重新上前线吧 哦
再吻我吧
哦哦
再吻我吧

非常搞笑的跑

捂紧的头和打碎的小麦
刚起床就闻到下面老鼠在喊
无辜少年的一夜杂交
慢慢学会柔情
慢慢沉下水跟鲨鱼搏斗
只存在衣服和皮肤之间的贞洁
睫毛挡不住汽车的尖叫
在电视里我幻想是她的情人或杀死她的情人
英雄爱他
我爱超现实的一场贵的电子游戏
我们表面谦虚的聊天
内心的机枪把对方打死一万遍都够了
可我还要非常搞笑的跑
象个劣质的游医满街的散发传单
切下的皮和先前扔掉的神经粘在一堆怎么都理不清哪是我的哪是我情人的
克隆我的情人使我的情人越来越不像我的情人
一只飞翔的企鹅要去肥沃的土壤建国成家
以为自己的喊声代表天下最正义的喊声
以为老天会表扬一个优秀的人而让另一个同等优秀的人干巴巴的老死
总有一天我会再回到你身边牵你温柔有气质的手再去河边谈那晚我们没讲明的
抚摸脆弱的婴儿或贪嘴的鳄鱼
岸上羡慕水里的
水里羡慕烧成灰的
我羡慕你
你羡慕我
围着一个天大的笑话反复证明这种活法有多了不起或纯粹
感情复杂的思念你划伤你破碎你蒸发你检验你搞笑你
沿着你的分泌物看见朋友都成了仇人
要是我非常搞笑的跑
你会不会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