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1999)

◎伊沙



爱人



你说你真想到
我回母校朗诵的那个晚上去
作为现场聆听的女生重新爱上我
你说不可能是别人了
也不可能有第二个
会爱一个疯子的激情
和一个小丑的美学
你说  我侧过脸去
很多年过去了
我并不悲哀地承认
你说的基本属实


(1999)





武松说明



我知道
我嫂潘金莲
婚外爱上西门庆
是合情的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
反之亦然
闭了眼
我也能想明白
我哥武大在夜里爬在
美人潘金莲身上的
景象是不美好的

但是
我还是做了
这对奸夫淫妇
因为武大是我哥
因为他们联手
做了我哥

因为
这一切的一切
所以我对西门庆
只是做了他
而没有骟他


(1999)









最后一件



现在掏掏看
一个中年男子的裤兜里
究竟有些什么

一串钥匙  打火机
带子断了的手表  一张
出租汽车发票  分币若干
一枚避孕套睡在透明的小袋里
日本进口原装
有着清晰可见的毛刺

一个中年男子的裤兜里
只有一件东西  最后一件
跟其身体有关


(1999)






童年的渴意



露天的水龙头
我探着身子
伸长脖子歪着头
去解决一点
童年的渴意
水哗啦啦淌下来
那一瞬间
我喝到了水
舒服了嘴
那一瞬间
我看到风景
看到人
看到
眼前的世界
不是倒的
当然
也不是正的
而是横的


(1999)





灵隐寺



春天出差下杭州
他说灵隐寺灵
我便跟了去

他说三年前的
某一天他去拜过
今天算是还愿

他求菩萨保佑
保佑他泡上某妞
现已据为已有

还愿之后还得许
他的愿总是
既快乐又简单

他求菩萨保佑
保佑他继续泡妞
多多益善

我佛慈悲
有三层楼高
这等小事也管

我的同事李小江
再游灵隐寺
烧了三柱香


(1999)






四川眉山彭祖祠



一个人
活得足够久
就可以不朽吗
一个人
精通了房中术
就可以不朽吗

在彭祖祠
所在的山中
我坐在石阶上
看漫山坡青草疯长
想着遥远的古代
想着这个老无聊

他打击了我
我对他有气
结果是下山时
我怅然若失
一直腿软
还马失前蹄一次


(1999)










男人的乳头



几乎被你忽略
我的乳头
小小的
小小的
男人的乳头
因为全然无用
而萎缩的
无房而居的乳头
几乎被你忽略

只有
熟悉我气味的女人
掌握:它是电钮


(1999)






母亲的临终遗言



让妹妹出嫁
善待父亲
帮老婆多干点活儿
把伦伦养大
妈妈,当您
对我交代了责任
在那个灰色三月的
最后下午
您并没有忘记我
非得把一切说破
记得您说
“你的思想不合时宜”


(1999)






一次性触球



很多年前
一位足球教练
(其实也就是
一位中学体育教师)
告诉我关于
一次性触球的理论
他说要让接球
与传球成为
同一动作
一个
最合理的动作
尽量省去
带球的过程
更不要粘球
后来的话
他是站起来讲的
他的声音
响彻了那所
中学的足球场
他说:你的目的
是要用最少的动作
即最短的时间
把球送到对方
最危险的地带去
后来
我没有像他
期待的那般
吃上足球这碗饭
但他的理论
肯定与我的写作
相关


(1999)





日记



在我生命中的某一天
(真的如此吗?)

上午写诗
下午写诗
到晚上
还是写诗

在我生命中的某一天
(还好!就一天)


(1999)







飞机上的仓央嘉措



我在飞机上
读一本新杂志
其中有篇文章
吸引了我
它介绍达赖六世
仓央嘉措的诗
我真是喜欢
喜欢一个高僧的情歌
他写情欲
写对女人的感觉
比我还彻底
高僧才说家常话
我是指他的语言
令人着迷
此次飞行
是去北京
在那里我见到了
无数的读书人
我都会问
有无仓央嘉措的诗集
一个没有
可惜


(1999)







疼痛体验



我在胆石症
满地打滚的绞痛中
理解了海明威
我敢断定
这个伟大的鸟人
他用猎枪
轰掉了自己的半拉脑袋
不是性无能
只是因为疼


(1999)






三少女



三少女ABC
大学同一宿舍的
三名女生

A与B有隙
而C与两人关系
都很亲密

上个星期
A与B险些动手
是她们反复冲突中最严重的一次

于是A有了一个计划
她给一位中学时的男同学
打电话

让他在下晚自习的
路上强奸她
代价是和他睡一次

B得知这个计划
没去找A而是去找A的男友D
亦是她的同学

然后才回头找A
她说:A
我强奸了你的D

A一声惨叫
差点疯掉
她们终于打作一团

给B通风报信的是C
她无意中在蚊帐里偷听了
A的电话

对我讲述
这个事件的也是C
我听完哈哈大笑像得了什么宝

C说:  你笑什么
我没有想到你会笑
你是不是觉得这事儿很好玩


(1999)






减肥的事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来对付自己
上帝啊
快让我从老板的身材
回到打工仔


(1999)






五十年代



黑白电影的老胶片
不停地下着雨

我的目光
在朴素的人群
和一幅幅国家的画卷中
寻寻觅觅
想找到一个美女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她穿军衣


(1999)





耿耿于怀



爷爷总是忘不了
临死还耿耿于怀
1968年  拎着皮带
把他打翻在地
再踏上一只脚
使其永世不得翻身的
不是军人不是警察
而是一个戴眼镜的人

爷爷总是忘不了
临死还耿耿于怀


(1999)





政变



又是政变
又是军队向首都集结
又是军人占领了电台
又是总统逃亡不知去向
又是陆军参谋长
这就是为什么
儿时玩打仗
我只想当陆军参谋长
别人也一样
总统都不想


(1999)








中国底层



辫子应约来到工棚
他说:“小保你有烟抽了?”

那盒烟也是偷来的
和棚顶上一把六四式手枪

小保在床上坐着
他的腿在干这件活儿逃跑时摔断了

小保想卖了那枪
然后去医院把自己的断腿接上

辫子坚决不让
“小保,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小保哭了
越哭越凶:“看我可怜的!”

他说:“我都两天没吃饭了
你忍心让我腿一直断着?”

辫子也哭了
他一抹眼泪:“看咱可怜的!”

辫子决定帮助小保卖枪
经他介绍把枪卖给了一个姓董的

以上所述是震惊全国的
西安12.1枪杀大案的开始

这样的夜晚别人都关心大案
我只关心辫子和小保

这些来自中国底层无望的孩子
让我这人民的诗人受不了


(1999)






诗歌带我回家



生在成都
两岁离开
从此再也没有回去
直到今年六月的那次
但如果我不写诗
就不会认识何小竹杨黎
他们也不会认识我
自然也不会邀请我
所以我说
“诗歌带我回家”
不是矫情和犯酸
是陈述事实


(1999)





身陷民间



当然
你知道“打的”
但是否知道“摩的”
是指出租摩托
是否知道“拐的”
是指残疾人驾驶的
机动三轮所改装的
一种出租
而在我的家乡四川
已经有人发明了
“打火的”的术语
没事儿租火车来坐
中国人的想象力
天生的诗人
他们无愧于
李白苏轼的后裔
关于语言
我能告诉你的
只有这些
足以让你了解
我的诗
我的创造
我身陷民间的乐趣


(1999)





朋友和性商店



一次我们走下天桥
从一家性商店门口经过
你朝里张望着
跟个小偷似的

一次我在场
你和别人
谈起那家店
和店里正在出售的玩意
口气极像制造商
你说:“逼真极了
装的是5号电池”

那么肯定还有一次
你一个人去了那里
还有一次
还有一次
都为我所不知

我了解你的生活
并能大致猜准你
贫瘠的性生活
我理解那是玩具
而一旦玩具变成了惟一
就是不好玩的啦


(1999)






鳄鱼和老水手



在六月的四川
眉山宾馆的饭局上
正在和谁嘻嘻哈哈的朱文
像个孩子似的
经常会变脸的朱文
突然发现
这是重大发现
韩东和于坚都穿海魂衫
如今已不多见
像老水手
而我和他的T恤
尽管颜色不同
但都是鳄鱼牌
这是鳄鱼和老水手
同在一桌的晚餐


(1999)





上菜语言



上次我们去饭店吃饭
要了一盘爆炒肝尖
服务员小姐前来上菜
说:“您的肝”
噢!我一下
捂住了肝部
上菜 继续上菜
最后一道
清炖牛鞭
大功基本告成
小姐笑容灿烂
说:“您的牛鞭”
噢!我一下……

(1999)






非非当年



杨黎矮胖
何小竹清秀
吉木狼格高瘦
那时还有
摇扇子的周伦佑
和大胡子蓝马
女诗人刘涛和小安
尚仲敏也在其间
那时他们
是走在1986年
诗的烽火连天
走在天府四川
中国的非非主义
诗人 朝前走着
那时他们
朝前走着
一个女人
跟着他们
又说:“谁能看出
他们是一群
伟大的天才”


(1999)






畅通无阻的秘诀



你怎样穿过
拥挤不堪的人群
一声大喝:“硫酸!”


(1999)






通缉犯



12.1枪案的主犯
正坐在我对面
我们是偶然
坐在了一张桌上的
在南郊一家
卖糊辣汤的小饭馆
他看了我一眼
闷头吃饭
我看了他一眼
并认出了他
因为电线杆上
有他的照片
我想他真是大胆
到处都在抓他
而他在这里
享用早餐
大隐于市
不知道
像我这样的良民
还有多少
认出了他
观赏着他
但从未想过报警


(1999)






灵魂的样子



你是否见过我灵魂的样子
和我长得并不完全一样
你见过它  有点像猪
更像个四不像
你是否触摸过它
感受过它的肌体
我的灵魂是长了汗毛的
毛孔粗大  并不光滑
你继续摸下去
惊叫着发现它还长着
一具粗壮的生殖器


(1999)






珍珠泉纪事



珍珠泉是一个公共澡堂的名字
我小时候常去那里洗澡
印象中它的样子
是日本电影《望乡》中
妓院的样子
想起它
我还能想起一些旧事
印象最深的一件是
两个男人光着身子
在休息间里打架
那个场面
令当时只有十二岁
毛未长全的我
也感到难堪
该扭曲的扭曲了
该晃荡的晃荡着
动作多多
却收不到效果
场面实在难看
我目睹此景
曾暗自发誓
就算受了天大的侮辱
我也不能在澡堂里
和人打架
一定要打
那就穿好衣服再打


(1999)





我相信这是真的



有时候我相信
一个人可以比一个国家
更有力量  比世界上
最强大的一个国家
那是对另一个人来说
那是当你从美国回来
告诉我说如果当年
你是嫁给了我
你就不会离开中国
很像是一种表白
但我相信这是真的
我可以代表祖国
把你留住
像今天
另一个女人的幸福
甚至从未想过离开
这座古墓的废都


(1999)





MTV



他在虚无的音乐中跳
然后走出

走向大街
走向街边加油站
拎起一只满溢的汽油桶
继续朝前走

走过无垠的草坪
绕过一幢孤独的白房子
走向树林
树杈间有太阳

继续在走
我们的歌手
帅呆未必
但绝对酷毙

继续在走
补一个镜头
手中拎着的汽油桶
一直在漏

草坪上露珠般的油
街面上水滴般的油
镜头闪回
我明白了导演的要求

果不其然
在路的尽头
当油漏完那最后一滴落下
他打开了火机

就这样
火连着他一路烧回去


(1999)





情人与你谈你老婆



“你在家不干活
都是你老婆干是吧?”

“是”

“你老婆特能干
里里外外一把手是吧?”

“是”

“你什么都靠你老婆
袜子脏了也靠老婆洗是吧?”

“是”

“你总是忽略她的存在
就像左手对右手那样毫无感觉是吧?”

“是”

“那你肯定会比你老婆先死
就算她死在你前头
你也会很快就死
我是说——
我们不但没有缘份
也不会有任何时间”

“是”


(199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