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启蒙教育

◎余笑忠



启蒙教育


1.

我饱受恫吓,为他们常常提起的
孤魂野鬼――而且
鬼魂越来越近

那人烂醉如泥,倒在水田里
活活呛死。他被抬到门板上
那是我们第一次

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尸体
他的一生,像一本
破烂不堪的禁书,终于被我们读到

他的亲人没有为他备下棺材
只好砍了几棵树
把他草草埋掉――就像

经常逃课的孩子
在措手不及的考试时
两眼望着屋顶,最后胡乱涂抹几笔


2.

蚂蚁小得看不见自己的影子
小得我们踩都踩不死
于是他端来一杯开水
像浇花一样浇着蚂蚁

总有剩下来的
蚂蚁啃完了我祖父的骨头
又在我的腿上爬,又在我的碗里爬

我祈求我们相安无事
我给了它鱼刺,给了它西瓜皮

它们忙忙碌碌,忙于搬运,忙于储藏
忙于公决最高统帅
忙于集结,行军
那些孤零零的,一定在寻找圣迹


3.

妹妹,在你昨天的梦里我死了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死而复生


4.

母亲一手擎着煤油灯
另一只手,手掌弯曲,为护住
摇曳的灯苗
不知道她突然出门要寻找什么
她在高低不平的路上走
脚底下漆黑一片

我正摸黑从外面回来
看到母亲护着灯苗的手
被灯光照亮
像透明的红萝卜
莫言算是说出了一半,还有另外一半
我不知道有谁能够说出,小声说出


5.

屠夫之死,如你所知
必不同于素食者之死

从棉桃中摘取棉花
棉花的末日就是白的更白,黑的更黑

欢乐近似于魔术,近似于肥皂泡
它充满了空气,又如此不见容于空气


6.

在一年中最后的日子里
鞭炮声声
碎纸屑落满一地,以及
引信烧了半截,但没有炸响的鞭炮

漫天大雪
大雪像要抱成一团似的降临
大雪,落在了所有的人,和所有的
死者头上

我不知道,是在哪一年的除夕之夜
我涨红着脸,看了父亲一眼
几乎是赌气地说
我要尝一口:酒

2001,10,11―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