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布考斯基诗选》之四(与老G合译)

◎伊沙



在一切之下



我不能从地板上
拾起任何东西——
旧袜子
男短裤
衬衣
报纸

汤匙  瓶子  啤酒盖

拒绝整理床铺
拒绝卷好卫生纸
拒绝刷牙
拒绝梳头
拒绝穿衣服

我呆在床上
赤身裸体
在弄脏的
一半拖于
地板的床单上
床垫的钮扣
硌着我的


电话响时
有人敲我的门时
我都很来气

我像一只躲在岩石下面的虫子
恐惧至极

我呆在床上
注意到梳妆台上的镜子

这是一次胜利,消解了
我自己







默契



她用意很好
弹着钢琴
她说
这对你没好处
别写了

她正要去散步
在岛上
或是乘船漫游
我敢肯定她带着一本现代小说
还带着她读书时用的眼镜

我坐在窗前
玩她的电传打字机
欣赏着一个少女的臀部
臀部长在一个少女
的身上

最后的堕落

我已经出版了20本书
消费了6桶啤酒

游客们在水中上下潜游
游客们走啊说啊
拍照啊
喝软饮料

不写作
对我一点好处没有
现在她在一艘船上,一次
出游观光
她在海浪中思索
遥望
“现在是下午 2:30
他准在写作
不写作对他一点好处没有
今晚还有别的事要做
我希望他不要喝酒
喝太多的啤酒。他是一个比罗伯特
棒多了的情人
而大海那么美”







今夜我想死去



今夜我想死去
躺在床上冷汗直冒
我能听到蟋蟀在叫
外面打架的猫
我感觉我的灵魂正穿过床垫往下钻
就在它撞上地板之前我跳了起来
我太虚弱而无力行走
但我还是挪到四周打开所有的灯
然后又把它弄回到床上
我的灵魂再一次穿过床垫往下钻
我又跳起来
在它撞上地板之前
我又挪到四周打开所有的灯
然後回到床上
但是它又往下钻
我起来
把所有的灯都打开

我有一个 7 岁的女儿
我敢肯定她不想叫我死
否则灵魂在否
也无关紧要

但是整个夜晚
没有人打来电话
没有人带啤酒来
我的女朋友没有打来电话
我只能听到蟋蟀在叫
天太热了
我不停地为灵魂忙碌着
起来又躺下
直到第一缕阳光穿过矮树丛
破窗而入
然後我上床
最后
灵魂留在了体内
我睡着了
现在人们经过这里
拍打着门和窗户
电话响了
电话响了又响
我收到了大量的信件
憎恨的信和爱情的信
一切又重归正常






没有什么像失败一样让人印象深刻



你总是带着一个笔记本
无论你去哪儿,他说
不要喝得太多, 喝酒使人
感觉迟钝
阅读 ,记录下呼吸的停顿
当你阅读时
总是轻描淡写
一笔带过,大家思考时
都表现得比你聪明
当你写一些事的时候
又不能马上将之写出
把它放在抽屉里放上两星期
然后取出来看
修改,修改
一遍又一遍地修改
压缩诗句像拉紧一座 5 公里桥墩的距离
捧着笔记本靠在床上
你会在夜晚得到灵感
这些灵感将会忽然消失而被浪费
除非你记下它们
别喝酒,任何白痴都能
喝酒, 我们是
文人

对於一个什么也不写的家伙
他大约像他们中的其他人
一样: 把握十足地
谈论着








成功



我有一项最困难的工作
今天要在 100 度的高温里
发动我用了14 年的老车
我不得不来回跳着
取出汽化器
调整固定的螺丝钉
有 2 到 4 个堵住了油门踏板
使它踏不下去

我将它取出——在 45分钟之后——
我寄出 4封信
买了凉的东西
回来
进入我的领地
听艾文斯
做关于帝国的美梦
我很白的肚皮朝向
风扇






八间房



我的牙医是个酒鬼
我正在洁牙的时候,他冲进房间:
“嗨, 你这个老杂种! 你还在
写下流故事吗?”
“是的”
他看着护士:
“我和这个老家伙,过去都为终点站楼群那儿的邮局
工作!”
护士不回答
“看着我们!我们从那里逃了
出来,我们逃出了那个地方
不是吗?”
“是的,是的……”
他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他雇用漂亮姑娘
她们到处都是
她们一周工作4天,他开着一辆
黄色的开第车
除了候诊室外他还有
八间房, 设备齐全
护士用她的身体压着
我的身体,难以置信
她的胸部,她的大腿,她的身体
压着我,她检查我的牙齿
盯住我的眼睛:
“我弄疼你了吗?”
“不不, 继续吧!”

不到15 分钟牙医回来了:
“嗨,不要太久了!
有什么情况吗?”
“大夫,这人的牙齿
有5年没清洁了,太脏了!”
“好的, 到此为止!给他
约下一次!”
他跑出去
“你想另约一个时间吗?”
她盯着我的眼睛
“是的”,我告诉她
她俯身压住我
最后摩擦几下
整个过程只花了我四十美元
包括X光片

但是她一直没有告诉我她的
名字







非洲,巴黎,希腊



有这样两个女人
我知道她们
十分相象

几乎一样
芳龄几许
博览群书
热爱文学

我曾经和她们两个
都睡过觉
但是都
过去了

我们是朋友

她们曾经到过非洲
巴黎
希腊

这儿和那儿

操过一些著名的男人

一个现在正和一位
距这里
几公里远的百万富翁
同居
和他共进早餐和
晚餐
给他的狗和猫
喂鱼
当她喝醉时就打电话
给我

另一个正生活得
很艰难
孤独地住在威尼斯 (加州)
一栋小公寓里
听着阵阵
鼓声

著名的男人似乎都想要
年轻女人

一个年轻女人也很容易
脱身而去:
她们有更多
的地方
可去

摆脱
曾经美丽的女人

困难的

她们会变得更
聪明(如果她们想
控制她们的男人)
就在床上床下做
更多的事

我认识的这两个女人
她们床上床下
都很棒

而且她们聪明
足够聪明
他们来看我
滞留
不超过
一两个小时
这点她们也十分
一样

我不知道
他们看到这首诗
会不会读懂

幸好她们
了解
兰波或里尔克

或济慈

同时我又遇上一个
来自美丽传真区的
金发少女

当她看我墙上的
画时
我摩挲着她的
脚底







毒品


和三个吸毒者坐在一间黑暗的卧室里
女性
装满垃圾的牛皮纸袋子
散落各处
这是午后一点半钟
她们谈论疯人院
医院
她们面临困境
她们没有工作
而毒品则是救济品、食物券和
卡路里

面对困境
男人是可以利用的对象

这是午后一点半钟
外边矮小的植物正在生长
她们的孩子还在学校里
女人抽着烟
倦怠地喝着啤酒和
龙舌兰酒
我买的

我和她们坐在一起
我也身处困境:
我是一个写诗的吸毒者

她们拉着以斯拉走过街道
在一个木制的笼子里
布莱克信上帝
维庸是一个肖像摄影家
洛尔迦在吮阳
T.S.艾略特建了个讲叙者的营地

大多数的诗人是天鹅
白鹭
我却和三个吸毒者坐在一起
在午后一点半钟

烟含大麻朝上撒尿

我等着

死亡是一个虚无的庞然大物

其中一个女人说她喜欢
我的黄衬衫

我相信简单的暴力

这也是
毒品的一部分







流氓团伙



诗像持枪歹徒
无所事事
在我的窗上射出洞孔
咬嚼我的卫生纸
读到比赛结果
从挂钩上
拔掉电话

诗像持枪歹徒
问我
我的游戏究竟是什么
还有
我愿不愿意和它
拼个你死我活?

泰然处之吧,我说
比赛不会
那么快

诗就坐在那张
长椅的南端
平局
比方说
子弹为下一个
射出!

泰然处之吧,伙计,我
有一个计划
是关于你的

计划,哼!?什么
计划?

《纽约客》
伙计

他放下他的
手枪

诗就坐在
靠近门的椅子上
伸着懒腰
看着我:
你知道,小胖子,你
近来
相当懒惰

滚开
我说
谁在玩这个
游戏?

我们正在玩这个
游戏
对所有拔出枪的
歹徒
说:
不要
落伍!

就这样

你:

这首诗


在冰箱
上面
弹着
啤酒瓶盖

现在
我已经有了
让他下来的办法

其他所有的
正无所事事地用他们的武器
指着我
说:

我是下一个, 我是下一个, 我是
下一个!

我想当
我死时
剩余的
将会逃离那些
贫穷的
婊子的儿子








红色保时捷



感觉很好
坐在一辆
红色保时捷里
由一个
比我博学的女人开着
感觉很好
坐在一辆
红色保时捷里
由一个
能够向我讲解
古典音乐
的女人
开着

感觉很好
坐在一辆
红色保时捷里
一个女人开着
去为我的冰箱
和我的厨房
采购:
樱桃、李子、生菜、芹菜
绿色洋葱、褐色洋葱
鸡蛋、松饼、长长的
红辣椒、红糖
意大利调味品、牛至
白酒醋、庞贝橄榄油

红萝卜

我喜欢坐
红色保时捷时
抽着烟
温软而怠惰的感觉

我是幸运的,总是
幸运的:
即使我快饿死的时候
乐团也正在为我
演奏
红色的保时捷非常漂亮……
而且她也
很漂亮
就在那时我学会了享乐
我感觉快乐

坐一辆
红色保时捷兜风
比自己开车
感觉更好
傻瓜的运气是神圣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