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TSAW ⊙ 两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八首

◎nettsaw





故事的结局和开头都很漂亮
女人抱着崽小心的哼生怕吵了喜欢发呆的人
跳起驱鬼舞击退流行歌腐蚀的少年
阿嫂带着孩子围成一堆啃光新鲜猪肉
屠夫的经验操纵了鸡 猪 感情 的生死
蛔虫爬过老天赐福的女孩而我忙着化妆打扮
有没有多余的神愿意安慰我
拿通红的铁钳拨开乳房
拨开梦寐已久的冷血类哺乳动物的矜持
擦干净新鲜猪肉
月亮照着镜子跑了过去
撞伤手了

2133

假设没有发明耳环
人还嫩嫩的闲逛碰到了就野莽的搞
千年难见的妖精就这样慢慢耗光了
也不管是不是过时
等恋人回忆
贱人哪有什么民主
靠当权的阴萌
靠反革命的血
拣起嫁人的衣赶快上车
当年没完成的遗愿化成现世的暴躁的款爷
急了就回到光的身体敲敲吧
没完没了的停顿和撤退
傻傻的坐在公交车上看路边高贵妇女打手机

2135

开膛破肚
迎接丰收
洗干净肠子淘出火机烧亮前程
可以不为轮回里恶狗的罗嗦担心
不会死恋干燥的子宫用积木重搭宫殿
说唱的不是同一个人
用不同的溶液浸泡我
浮肿的尸体飘向看不清色彩的旗飘过去飘回来飘过来飘回去
烧光不现实的抚摸
我是现实的女儿
一朵绽放莲花的莲花

2139

尖叫声无聊死了孩子我生长中提供下水道的伟人编程员死要面子
真多我们踩死蚂蚁创造美人用大量钢铁打造航母她的乳房已经竣
工她的笑声埋在心上拿砖头砸破我的头我的血比任意一种飞机更
贵比任意一个媚笑更感人她有一半是人一半是传说中的智慧让她
忘掉我吧别的男人有更强壮的香烟白皮鞋娼物在夜色里游荡我没
有什么好说可我打开了电灯照见被窝里翻滚的枕头炼铁有困难搅
拌机有一副丧死鬼的短裤我们研究她的结构何以坚韧何以麻木许
多年都过去了我爱你可这爱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2230

点燃旧房子的天线图像清晰
清白的手抽打窗户
操练的低年级女生自觉的踩响磁铁
闭眼的玻璃等广播震碎6点半的梦
你高挑身材的走过校门口的张贴栏
布满沟痕的手伸出去搞得对方欣喜
你用伤感的声调引诱我吞下蛇的舌
自己摸自己的曲线镜子感到很高兴
假设自己没感情的看完电视
抖了抖被子上床睡觉
梦里会重复几年前某个认识但不重要的人
罗嗦的解释着直到再不能勃起

945

思想的颜色类似电流的颜色
超过频率
就要脸红的抽出生殖器
一边讲一边让得宠的笑容僵死
头发皱了
心的位置只是假设的一张床上捆着一个憔悴的美人
这是背后的硬伤
至死方休的护身符

NO.1

老式火车跨过人流
鲜艳的红领巾排好队听敌人指导
大人们说不要人带路我们也可以找到斧头和女人
纯粹是图一时之快
等待枯萎
表达迟缓
儿子穿着新衣扯破墙脚的蛛网
她的火车跟公众的火车背道而驰
散发恋爱的烟雾
和一只软体动物在水下兑换国籍
请个妓女去圆通影院烧烤
钱无限繁殖
老的心怎么变硬

1053

第一次听男的这么细声说
笑得我勇气都没了
街上的姑娘和医生都在看你
以为你会突然中毒被清洁工拖上电视台的发射台
一切假设都过去了你也就老了
根本没必要另建王朝自己来操劳臣民的生死
该盛开就要及时盛开
该颓废就适当颓废
管理员抽打不乖的客人
有个隐形的好处可以后悔看着你不必内疚一点时髦气氛直扑把打碎的筷子和鲤血当成卖狗皮膏药的钉死的会计
回来
踏上床回来直扑黑面的清香与一只讨嫌的跳舞人共度春夜
群众认识群众
会计做假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