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在我说——回答“九十年代汉语诗研究论坛”》

◎伊沙



我在我说
                                                        ——回答“九十年代汉语诗研究论坛”

伊沙

一、 请大致描述一下您心目中的九十年代汉诗面貌。

        在我看来,九十年代汉诗是从“海子热”开始到“盘峰论争”结束。前后贯穿着一显一隐的两大分流。比如说在“海子热”热到尽头的时候,是于坚长诗《0档案》的发表和我诗集《饿死诗人》的出版。它说明在“海子热”把大部分人投入到麦地狂潮和乌托邦幻象中去的时候,80年代先锋诗潮的传统仍在少部分人那里暗中进行着并被推演到新的高度。与“知识分子写作”和“中年写作”的学术炒作热潮相对应的是日后被指称为“民间写作”那支力量在文本上新鲜、生动、有力的表现。从“海子热”到“知识分子写作”的“显”;从“后现代”到“民间写作”的“隐”,贯穿前后地构成了九十年代汉诗的主要风貌。前者是文化的、传统的、保守的,后者是艺术的、先锋的、激进的。他们最终在“盘峰论争”中的遭遇和碰撞是一种历史的必然,又是一场诗学革命的开始——我甚至认为汉诗的21世纪也正是由此开始的。

二、 在您接触范围内,请列举二十件您印象最深的诗歌文本(九十年代写作或发表的)。

        1《日记》(海子);2《中药房》(秦巴子);3《甲乙》(韩东);4《0档案》(于坚);5《那只公鸡》(侯马);6《更骄傲的心》(孟浪);7《网球》(阿坚);8《奥运会纪念》(唐欣);9《守夜人》(余怒);10《猪泪》(徐江);11《为上帝补写的墓志铭》(默默);12《与石光华谈李白》(何小竹);13《小戴》(朱文);14《老处女之歌》(贾薇);15《0的一生》(宋晓贤);16《酒和鬼相遇之后》(严力);17《夏时制》(杨克);18《恶作剧似的改写》(马非);19《老家伙》(沈浩波);20《安眠药》(盛兴)。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以接触早晚兼及印象深浅为序,特此说明。)

三、 请列举十部重要的个人诗集。

               严力诗集《这首诗可能还不错》
               韩东诗集《白色的石头》
               海子诗集《海子的诗》
               昌耀诗集《昌耀的诗》
               于坚诗集《一枚穿过天空的钉子》
               余怒诗集《守夜人》
               朱文诗集《他们不得不从河堤上走回去》
               侯马诗集《顺便吻一下》
               徐江诗集《我斜视》
               秦巴子诗集《立体交叉》
              ( 以上排列以出版先后为序,特此说明。)

四、 在九十年代汉语诗歌事件中,请列举十件您认为重要的。

         1中岛主编的《诗参考》创刊并延续十年,是九十年代汉语诗歌的标志性民刊。《诗参考》十年奖作为民刊创设的第一项大奖在京颁发。
         2北岛主编的《今天》在海外复刊,使散居海外的中国诗人有了集中发表自己作品的园地。同时在内容上也表征着这份刊物已放弃了当年的先锋立场并丧失了诗学上的革命意义。
         3周伦佑复刊《非非》,出版两期后中断。杨黎、何小竹编印《非非作品稿件集》,后创办《诗刊》。《打开肉体之门——非非主义:从理论到作品》正式出版。非非诗人在作品上深化了非非理论,是九十年代诗歌继续先锋的一道风景。
         4韩东复刊《他们》,后被迫中断。《他们》诗人进军小说,开始对整个文学界施加影响,后发起“断裂”行为。《他们十年诗选》正式出版。
        5严力主编在纽约出版的《一行》一直坚持,《一行作品选》在国内正式出版。这份“自由广场”式的精印诗刊对八九后真空时期中国大陆先锋诗歌的展示,对九十年代青年诗人的成长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6程光炜编选的《岁月的遗照》出版,引发猛烈抨击。“知识分子写作”欲以圈子取代诗坛,欲以流派取代九十年代诗歌之心昭然若揭,令诗坛人士对其近十年来学术炒作的目的有恍然大悟之感。此书也成为后来“盘峰论争”的一个导火索。
       7诗人之死成为社会和公众关注的现象。在1989年初海子之死到2000年初昌耀之死,中间又有戈麦、顾城、胡宽、路漫、麦可等多位中青年诗人相继辞世。
       8以青年性和前卫性著称的《诗歌报月刊》被迫停办,引起诗坛人士广泛的惋惜、同情和抗议。一份在中国先锋诗歌的许多历史关头发挥过重要作用的优秀诗刊未能迎接新世纪的到来。
       9诗坛兴起“年鉴热”和“排名热”。其中尤以杨克主编,于坚、沈奇、侯马、谢有顺等为编委的《中国新诗年鉴》和百晓生的网上排名《诗坛英雄排行榜》最为引人注目和最具广泛影响。
      10“世纪之交中国新诗创作态势与理论建设研讨会”于1999年4月在北京平谷县盘峰宾馆召开,在会上以王家新、唐晓渡、臧棣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写作”诗人和以于坚、伊沙、徐江为代表的“民间立场”诗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会后双方将争论移至媒体继续进行,这便是人们所说的“盘峰论争”。此次论争是中国新诗史上爆发于诗人内部的规模最大和最激烈的一次论争。它的意义正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它将对中国诗歌的现有格局和在未来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
      
五、 请列举十位可能对未来汉诗写作发生较大影响的当代汉语诗人。

杨黎、于坚、韩东、严力、多多、余怒、默默、侯马、徐江、盛兴。
(可以列自己吗?如果可以,我就把自己列在第十一位。)

六、 九十年代出现过有建设性意义的汉诗写作倾向吗?若有,请列举并简述其诗学意义。

         当然有。否则什么都别谈了。在我眼里产生于九十年代并有所谓“建设性意义”的汉诗写作倾向有如下两支:
         一、“后口语”和“泛口语”写作。我认为“后口语”是我独力承担的写作(对不起),是口语写作中的急先锋,它以回到身体、回到现场说话的企图来超越一般性的口语写作,超越作为写作的口语,它的文化背景是后现代的,它的文化姿态是激进、自由和异端的。“泛口语”写作是八十年代口语诗歌的继承、延续、丰富和成熟,以其代表人物之一侯马的话说就是要写得“高级”,在平易、朴素、明朗、亲切并适当地引入修辞(我的“后口语”强调反修辞)手段的口语中注入浓厚的人文精神和终极关怀,富于悲天悯人的气质,代表者有侯马、朱文、徐江、杨键、宋晓贤等。在我看来这是一种非常文人化的口语,一种写得比较文气的口语追求。“后口语”与“泛口语”兼而有之抑或呈现得不够明确的优秀诗人有唐欣、贾薇、阿坚等。九十年代最富才情的青年诗人大多集中在这一倾向的写作中,使之成为诗坛最生动有力和最富成果的一支。
        二、“深度意象诗”写作。由《今天》诗人开启的中国意象诗写作到九十年代向前发展的余地已非常之小,这就是为什么“知识分子写作”一流集体由原先的意象诗转入无趣无味的非口语叙事诗的内在原因。意象诗在九十年代的“深度”表现全仗诗人的个人才情和对意象诗在中国发展的正确体认,余怒和秦巴子因此而脱颖而出。诡异的余怒是个奇才,他在语言上的变形能力和在超现实氛围中伸缩自如的表现力几乎是天生的,他的短诗表现出了足够的智慧。与余怒相比,秦巴子是个防守型的诗人,他是在对意象诗的正确认识中“守”住了一切,从北岛到孟浪是个很有意味的指向,本该是中国意象诗发展的纯正指向,它被秦巴子捕捉到了,去除浪漫主义抒情的“热”,恢复现代主义呈现的“冷”,是对中国意象诗赖以存在的文化背景的一大纠错,这非常必要的一步没有人做,没有人意识到,运该由秦巴子完成。

七、 您认为存在尚未被人们重视的九十年代汉语诗歌文本和优秀诗人吗?若有,请您隆重推荐。

         肯定存在。
         文本方面我想推荐邵春光的东西。这位“第三代”的老诗人在1986“两报大展”时以一首《太空笔》一夜成名。九十年代以后,他以“邵椰”(少爷?)为名继续发表少量的作品(在《一行》上)。但实际上他的创作量很大,作品相当好而且越写越好。我觉得邵春光的文本是被严重忽略了,首先是发出来的就很少。在此我向严肃民刊的当家人提供一条线索:要想找到邵春光的作品请找柯平。
         诗人方面我将隆重推荐以下名字:盛兴(1978)、马非(1971)、沈浩波(1976)、南人(1971)、朱剑(1975)、李红旗(1973)、朵渔(1973)、宋烈毅(1973)。他们是70后出生诗人群中的“八大金刚”
。同时我还要隆重推荐作为一名优秀批评家和这一代理论发言人的沈浩波。这些现在看来平常的名字将随中国新诗在二十一世纪最初十年的演进而放亮和爆响,毫无疑问。

八、 在九十年代汉诗批评和诗学建设中,请您列举十篇您认为有较高学术价值的文论。

        于坚《棕皮手记》(专著)
        韩东《论民间》
        燎原《中国当代诗潮流变十二书》(系列)
        徐敬亚《隐匿者之光——中国非主流诗歌二十年》
        王一川《中国形象诗学》(专著)
        吴思敬《90年代中国新诗走向     谈》
        沈奇《拒绝与再造》(专著)
        陈仲义《诗的哗变》(专著)
        李震《神话写作与反神话写作》
        沈浩波《对于中国诗歌新的增长点的确立》

九、 您接触过民间诗刊(报)吗?若接触过,请列举十种您认为办得最好的。

        这还用问吗?当然接触过。民刊始终是我作品发布的第一现场,是我作为一名诗人赖以存在的“根据地”。我认为在九十年代办得最好的十种民刊是:《诗参考》《葵》《一行》《非非》《他们》《锋刃》《现代汉诗》《北回归线》《诗刊》(成都出的民刊)《朋友们》。

十、 您认为九十年代汉诗能形成一个有效的诗学传统吗?在九十年代汉诗写作中,您认为其样态又接受了怎样的有效诗学影响?

        我认为九十年代汉诗能够并已经形成了一个有效的诗学传统。我在回答第六个问题时所指出的两个流向正在或已经在对今后十年的汉诗发展发生正面的积极的影响。在九十年代汉诗写作中——我指的是它富有创新性成果的部分,其样态接受了纯正的现代主义(不是与浪漫主义、古典主义相杂交的中国式“现代主义”)和广义的后现代主义(不是80年代的理论热而是美国五、六十年代反文化运动以来的全球性思潮)的诗学影响。

十一、 您认为九十年代汉诗最缺乏的是什么?

        最缺乏的是继续以先锋为旗的共识。总体说来九十年代汉诗中的先锋因子不够。这与时代的文化的大气候有关。我真是羡慕第三代,那时候谁不追求先锋是可耻的,现如今谁不想当大师是可耻的,中国的诗歌真是老了。中年的气味弥漫诗坛。我为诗为人的所作所为就是偏不信这个邪!

十二、 在九十年代汉诗批评中,对诗人独特声音的挖掘和发现您认为足够吗?请发表您在这方面的看法。

        也许我在这个问题的回答上应该表现得有良心一些,因为我在同代诗人中,甚至和朦胧诗、第三代的很多老将比,我受到的评论都可能是最多的,有批评有表扬,被提名率显得颇高。但我仍要说九十年代的汉诗批评在对诗人独特声音的挖掘和发现是非常不够的,这主要是批评界能力的问题。我举个例子,九十年代的青年诗人充分表现的十年过去了,他们作为当代诗坛的一支生力军竟未能在理论上获得一个独立的命名。我在《文友》做《世纪诗典》,在评点的话中谈到这代人时为了方便起见我用了“第三代后”,后来越用越觉别扭别扭,我就改成“新世代”。本来这不该由我来操心的,那些批评家们干吗去了?批评与创作相比是严重滞后了,九十年代在这一点还不如八十年代。我刚收到一本最新一期的《诗探索》(是2000年第1-2辑),其中有篇文章叫《生命的舞蹈——“新生代”诗歌语言批评》,打开一看,里面评到的是谁呢?韩东、牛波、封新成、李瑶、胡冬、鹤坪、于坚、杨黎、马凤举、沈奇。这位作者可真牛B!这篇论文让她拿到副教授了吧?目前,诗人对批评家的不信任是普遍的,亦是完全有理由的。

十三、 九十年代汉诗与更大的文化、生存语境有对话能力吗?若有,请您描述一下九十年代汉诗独特的文化意义。

         应该有。只不过因为时代的原因没能彰显出来。对比文化过热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是一个更正常的年代,更正常也更复杂更丰富。王家新以为他写一首《帕斯捷尔纳克》就说出了这个时代,就好像替谁代了言,他想错了。我在“盘峰诗会”上说:你可能上午刚刚接到一个恐怖电话,晚上就在歌舞厅中醉生梦死,这个时代真是太丰富了!有人老提北岛,好像那真是无法逾越的高度,其实在我看来,我们真是比北岛他们幸运多了,他们用近乎完美的诗艺只能说出一个简单的中国,而我们呢?我们可以直接说出许多复杂的意思。九十年代的汉诗对应的是一个走向开放但又问题多多的中国,更重要的是它对应的是一代心灵更加自由的中国青年。

十四、 请您列举十位批评家或学者,十位诗人来对九十年代汉诗进行建设性发言(列举名录)。

        我眼中的十位批评家或学者是:谢冕、孙绍振、吴思敬、徐敬亚、王一川、陈仲义、沈奇、燎原、李震、谢有顺。
        我眼中的十位诗人是:于坚、韩东、周伦佑、严力、任洪渊、徐江、秦巴子、唐欣、沈浩波、余怒。(我列举的诗人只在有理论发言能力者中间产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