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语 ⊙ 隐秘的蝴蝶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北京

◎吴语







啊,暖气片使我干燥
一点火星就点燃。这么冷的夜
马甸七省办的路面满是冰茬
迟到的人已经到了三环
他缩紧脖子,之前,我猜测
他朝南面的天空看过一眼
并假装找着一颗还在发亮的星

但我还在上午八点,行色匆匆的长安大街
已经到了下一秒。街旁的便衣们轮流
盯着我毛衣里的背脊,它单薄,普通
没敢多长一根骨刺,我听见报话机不时
吃吃地倒吸冷气,象广场上空的风筝
它的一头操纵在那老头手里
另一端伸手可及却什么也没抓住

就这样,我要在地下通道邂逅一些人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
他们不一定带着京腔
但一定都带着谣言
跟地铁站的广告牌没啥两样
气色差了些,可那是水土的缘故

在冰封的护城河,一些消息
在底下流动,我试图靠近一些
马上就被荷枪的保安制止
光溜溜的树杈笔直向上
它们不能超过城楼的高度
在凌乱的分叉处纠缠着空空的鸟巢

下一秒,再下一秒我就到了
一条没有出口的胡同
一个丢失神色的少女
一面重新油漆的牌匾

我惊惶地问路,他们似乎没有听见
各自专心地走神,走过人头簇动的中南海
向西,上二环,三环,孤零零的德胜门
赶上那个迟到的伤心人
呵这么冷的夜,我一不小心
就想起了地安门

2002/1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