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游牧家园(组诗

◎阳阳



游牧家园(组诗)
阳阳
“家乡不是在这里或那里,家乡在你心中,或者说,无处是家乡”—(瑞士)赫尔曼·黑塞

游牧
为了一种重逢我去游牧
一种生与死的极端的艺术
南方那边和平的空中岛屿上
上帝在和国土对话

将乡愁画在笔记本上
如目光画下古典式的建筑
屋顶 木骨架和山墙
出自家乡的热爱我与它告别

一种爱落在远远的山那边
风自那里向我吹来
高处许多阳光下的许诺
散发着南方的异香

分离无聊边界和语言
为了一种重逢我去游牧
一个流浪的原始的人
世纪未来的目标

高处
只生长石和苔藓 山口
勇士只有我
产业只有我
勇敢的小道上我种植游牧
风向意愿的山谷而吹
带着游牧的气味
有些房屋 一些语言与人群要来
与我重逢
游牧的话语间流水不断

站在高处我头戴游牧帽
一小堆残雪经过嘴唇
滴滴雪水沿北方和南方而下
大海在远方如潮湿的云团
将下雨的人们纳入海之村庄
钟声里村庄无比安祥
流浪者在家里走来走去

站在高处我头戴游牧帽
有陌生人隔雪山向我致意
我爱他们如旧日家乡
但飘动的眷念让我游牧
于是我只对他们微笑
用灵魂和全身的皮

村庄
天鸡在村庄里叫着
像旅途中马的声音到指甲树去
坐在户外喝酒
想起朋友们乡村气的交响曲
阳光如一次爱

永远在旅途
村庄是壮观的牧场
高悬着葡萄酒样的阳光
灌醉一个骑马的人

小号
那日子将军或中士吹响小号
凄凉的声音如招魂似的花
驱赶着成批的鹿奔跑
它们哭喊着杀入另一帮语言
伟大的时代使它们毁灭家园

又一个季节来临
我用游牧怀念那些善良的动物
怀念断桥下流水一样的墓碑
浪游的家乡如一条微弱的路
我用我的路怀念他们
那些停止思想的人们

我躺在天空的下面
萤火虫纷纷飞在葡萄山上
我爱这里的每一块石头和石上的思想
爱这里的瀑布的每一滴水
那是上帝卧室流动的河
我躺着,头枕在牧场的羊群中间
听杜鹃花在头发中生长
上雀的歌开在一朵樱草上
像远方岛的小号


树木
那些见不到诗歌的日子
如见不到树木一样孤单
无家的时候
晚风将心吹得沙沙作响
相识的晚鸟在屋檐出现
如原始的歌

我就与树木结成部落
倾听它讲述雨水中生命的故事
回家的鹿群来到篝火旁
成为一棵一棵的树
部落里我与它们交谈
日暮秋深
落叶的季节充满人性

教堂
为游牧民祈祷
生命的飞鸟
从南方农田上空孤独而过
羽毛的暗示穿越季节
于绿中开出大花

一万次
流浪牧场高山永无路途
分别是最大的叛伊
走出家去
一曲游牧的歌同天空交谈
永恒的旅途中的母亲 微笑如笛
礼拜 傍晚或清晨的寂静
游牧帽挂在马背
蝴蝶轻落在教堂上面

黄昏
黄昏时你还在途中
歌声传得比秋天更远
鸽子停在更远的秋天的树上
家园的夕照
如大片红色的羽毛

那个黄昏总会来临
而游牧变得更加寂静
你骑马经过树下
样子如一首歌

黄昏时你仍在途中
牧号唱晚
叶片缓缓地由树上飘落
山的北面
人们在沿着怀念上路


平淡到死(组诗)
阳阳

天狗吃月

城市已成了我的工作,直到死
一种危险像天狗吃月
而月亮已不全是代表我的心
我常常一个人几十分钟几十分钟地
站在一棵树下望天
感觉那危险会不会急剧掉下,像一枚天上的冰雷
除了震散那些半绿的树
还一把将我头顶的草帽炸破

于是我想到爱情
想起当年我是怎样爬上女人们肩头
去摘熟透的果子
那日子说不出温暖如远去的酒香
此时我渐渐地平息下来
怀念已唤回一些过去的血
用爱的方式注入我身体
一阵肉响过后
平淡的秋天又来了
2002、5、9
        滚吧┄┄你

滚吧┄┄你
我要扶起倒下的灯盏
将它挂在门楣
一条路正在经过
客人的马车
就是这日子的眼睛

滚吧┄┄你
我将找回风中流泪的红纱巾
披上女人日渐变粗的脖颈
荷塘一夜间重新振作
那些害羞的莲藕
像不像男人们的心愿

滚吧┄┄你
我要亲眼看着天空
怎样下起一连串美丽的汉字
它们像熟透了的栗子
沿散步者帽沿落下直至嘴唇
让他们一张口就吃

滚吧┄┄你
我要生起一堆篝火
将那些颓废燃臭
青烟环绕细心的稻田、农舍
和乡村一惯的的劳动
让树木继续着它们的白日梦
2002、5、10
树上掉下妹妹

这些日子是一棵大树
诗歌结满了枝桠
妹妹在每一片叶上望我
高兴时喊一声大哥就掉下来

我无暇端详妹妹的芳容
只在语言间看她们怎样有心地爬满信笺
并像一个吃素的哲人样怀抱着
她们那些关于年轮的心愿

树上掉下妹妹如同天空不断地下雨
使平凡人感觉春天总在人间徘徊
于是我只有接着种树
直到有一天将自己和屋子种入泥土
2002、5、10
袖子里的歌声

我用回忆过着些日子
想起歌声如何爬满土墙
让姐姐和我在饥饿里快乐
在寒冷中攀比童声的力量
在黄昏矮小的屋檐下
怀着草籽一样的心情
父亲的口哨是唯一的乐器
支撑着老歌和两只茧花里的蝴蝶
满屋子飞呀飞
在父亲眼里
我们肯定是他随时的歌词

那些日子就藏在我的左袖
陪我上学,认识树上的文字
带我下地,倾听泥土的心跳
教我写诗并与一些动物交谈。你看
我已是做父亲的人啦
可身上还一直穿着那件陈旧的衣衫。你看
那河船上小姐们的笑声像不像华丽的母猴
可我却喜欢在回忆里生活
还时常抖一抖衣袖
让一些老歌蹦将出来
2002、5、11
鸽绿园

就把这叫鸽绿园吧
在七楼顶端
面对你开辟的一小片菜地
这最初的意象如微尘
就那么被夏日的微风吹出了黄昏

蓊菜、茄子、辣椒、丝瓜
这些植物都拥有花的心情
从早开到晚
鸽子们在里头散步,成双数
偶尔飞出又飞回

头顶除了天空就是绿
在一只青色的南瓜下我足足站了十分钟
直到小狗一声温柔的呼唤
我才回过神,并对着面前的城市
发出了那声拥挤的叹息

鸽绿园,鸽绿园
你是为这请我喝酒的
我来了,穿过一层厚厚的热气
和木桌一道坐进黄昏
诗歌开始在平行的菜叶上漂流
像条船,搭乘着我们的心愿
2002、6、10
朋友

朋友活在往事之中
在需要握手与相望的日子
我将回忆不断地掷向空中
那些在飞翔中存活的脸庞
自然的来到眼前
比岁月里老掉牙的长篇大论
更为生动

我独居一隅  和书
守着已经到来的爱情
女儿日渐长大的笑声
像风雨中舞蹈的竹花的飞吻
不时地越过窗户摔到额上
让我体味到生命的迅疾
与偶尔的永恒

想念朋友时就与回忆作伴
过一些温情平静的日子
翻翻书,给她们念几个新句子
或者出门怀着思想
端详一片淡绿的树叶
看它怎样从鸟叫开始
到秋天结束
2002、6、12

流水人家

时常闪进流水的身影
从窗户、天花板和绿色的门缝
五楼的家没有小桥
透过湿润的眼光
我注意到那些雨水纤弱细腰
喜欢在蛙声里对镜梳妆
并朗诵元曲
还轻声地告诉我们
春天不会远走他乡

这个家就是一座高高的篷船
载一些树木、书、壁画和日用家具
三口人听水响的心情
像是一段关于田园的文字
如果在那插上一棵柳
便会长出成荫的故事

流水人家。三人行
船泊在五楼的岛屿
我们读书、听歌、生火做饭
过一些平常的日子
从不担心疾病和死亡,因为流水
总像活着的亲人围拢在身边

你来吧
来听听五楼岛上流水的声音
诗歌像一条条小鱼拍打沿岸
我们荷锄种地
那样子定会让你无比吃惊
不亚于你十面埋伏的心情
来吧
来看看这个流水人家
怎样过着平淡的日子
并将它们一道道放入船舱
2002、5、12
作者简历:阳阳,名余向阳,男,1968年12月生于江西临川一乡村,90年毕业于南昌大学法律系,现为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国家一级法官。系江西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于《人民日报》《散文百家》等刊表散文100多篇,于《中国作家》《十月》《星星诗刊》《诗歌报》《诗选刊》〈诗歌月刊〉〈中国诗人〉〈扬子江诗刊〉〈诗神〉〈青春诗歌〉〈飞天〉〈长江文艺〉〈湖南文学〉〈西藏文学〉〈雨花〉等刊发表诗歌300多首,16次获国内诗赛奖,出版有诗集〈南方·游牧家园〉〈永远的南方〉,前者为1998年中国鲁迅文学奖候选作品集。
诗观:诗是诗人对全人类作为其本身的照射,它是一种本然的反光,是现代人类文明向前发展的指向,或者可以说,诗将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它不是国土的,不是一个民族的,亦不属于历史,尽管它的产生离不开包含文字世界的文化和历史,文化使诗人在历史中诞生,文字使诗在形式上得于出现。就如一个人,肉体和服饰是其外壳,只有心灵才是其本身。所以诗是而且最终是一种音响。任何民族,任何时代纯粹的诗人,他的诗中所表达的思想的终极,都将在源远的自然中重合。因为人的存在决定诗,同时诗又反映了存在者对存在的追求。而诗的内涵是远远不确定的,靠不同时代读者的想象去完成,具有一种自然灵光的缥缈与虚欢性,这种缥缈与虚幻是对整个世界文明的启示。对于属于全人类的诗,我试图以我的南方游牧去实现,一种完全的虚空、灵静或者古朴。这种游牧是出自土地的真实,出于对人类烦躁的一种大自然的解放,痛苦后升华的平静,是寻求人类在大自然中的重逢,它不是实体的,它只是面对心灵的一个过程,是一种纯粹的艺术,是现代游牧民的歌:没有目的,只有脚步,每一步都引你离开母亲和家乡,但:“每一步、每一日都引你重新向母亲走去。家乡不是在这里或那里,家乡在你心中,或者说,无处是家乡。”(赫尔曼·黑塞)我追求沉静、淡泊、光滑、灵光四射的语言形式,所以我的诗只是一种启示、一种禅音、一种羽毛一样漂浮的美,这种美是不确定的存在,它的整体,是关于一幅天籁的画。
作者单位:江西省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
邮编:337055 电话:0799-6832596  01390799295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