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有人想做“诗老虎”》

◎伊沙



有人想做“诗老虎”

伊沙

     一本编成于清朝乾隆年间的书后来已是家喻户晓,那就是《唐诗三百首》。
    在中国,距今最近的一个诗歌时段通称为“新诗”。如果有人——我是指那些编选家和出版家突发灵感(这个灵感显然是有出处的),想编和出一本《新诗三百首》并把它变作了现实,会不会有人跳出来指责那是剽窃了蘅塘退士孙洙的创意和选题呢?法律上的麻烦是自然是不会有的,道义上的谴责呢?我们再作设想:如果不止一个人共同(我是指在同一时间)得到了这个灵感又分头去做并将之变成现实,他们会不会在事后跳起来相互指责——你偷了我的!不,是你偷了我的!——指责对方剽窃了自己的创意和选题呢?
    这个时代真是太生动了,我终于看到了这样的事实。
    与“新诗”与“三百”有关的书,到目前为止我已看到了三个版本:最早是台湾九歌出版社的《新诗三百首》,接着是北京出版社的《中国新诗三百首》,然后是中国青年出版社的《新诗三百首》。事情出在最后出版的中青社《三百首》上,它的副主编唐晓渡跳出来指责北京社的《三百首》是偷了他们的创意和选题,矛头指向该书的编选者谭五昌。据说,中青版《三百首》最早的发起者就有谭五昌,开始也在编委的名单中,但后来莫名其妙地没有了,原因是他与那个唐晓渡出现了一些分歧,然后他自己另起炉灶,编了北京版的《三百首》。据说,谭五昌是“学生剽窃老师的选题”,什么叫“学生剽窃老师的选题”?因为中青版《三百首》的主编是谢冕,谭是谢的学生。但很快,谢冕和牛汉又都不承认他们是该书主编。但又很快的,他们二老又改口了,说他们确实是该书的主编,而且并非是挂名的性质,做了实际工作只不过不是很多,也就是写写序,出席一下首发式,保持密切联系,看过编委名单。然后他们同声谴责:谭五昌有缺点,改正就好了。
    不了解诗界的人看了如上情况可能会有云里雾里的感觉,但熟知诗坛的人都会一眼看出其中的名堂。在此事件发生的核心有那么一个不三不四的人物——那就是诗坛小霸王唐晓渡。此人以为他可以左右一些事情就可以左右一切,只须州官放火不须百姓点灯被他在如此之小的领域内玩至疯狂的境界,这便是他仅有的才能。他认为编书评诗是要有资格的,一个写诗四流评诗三流编诗二流的人却有着一流的霸道,这是一个徒有领袖欲而毫无领袖气质和魅力的人,既无眼光又无胆识还不讲公道。第三代诗人念及其早年对诗运的贡献长期以来听之任之,姑息养奸;第三代后的诗人目睹其今日的表演早已心生厌倦,众口唾弃。谢冕、牛汉二老面对记者前后两次极不一致的发言,给人以出尔反尔的印象,起到的是助纣为虐的作用。有意无意,主动被动,让人深感遗憾与痛惜。我想提醒我一直非常尊重的二老,当心你们的一世英明被那些别有用心者利用。被人当枪使,朝年轻人(甚至是自己的弟子)开枪,这是悲剧。
    唐晓渡在中青版《三百首》的后记中说:“这真是一次诗歌民主大行动!”我要说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在内部搞“民主大行动”,对外他不让其他人活,谭五昌编本《三百首》就是“抄袭”。如果你不懂什么叫“强盗逻辑”,就请在此学习。本来,如果一定要有人生事的话,应该是早几年就已出版的台湾九歌的那本要告内地出版的两本,尤其是唐晓渡的那本,因为名字也完全一样,但如今反而颠倒了,唐晓渡下一步是不是还要说九歌“抄袭”?本来,如果硬要说到“抄袭”的话,应该说两岸的诗歌同仁都“抄”了我们共同的祖先,就是《唐诗三百首》的创意也显然得自“诗三百”。没有人在乎这一点,这个创意或者说是智慧属于“全民所有”,如果有出版条件的话,人人都可以编,至于谁能成为未来的《诗经》《唐诗三百首》取决于编选者的能力和水平。唐晓渡你不是以权威自居吗?你要真的自信你就闭嘴,哪本好让读者说,而不是不让人家活。但你这回是又一次“掉底”,白桦《阳光,谁也不能垄断》、林子《给他》、雷抒雁《小草在歌唱》、骆耕野《不满》这样的诗选进去,属于典型的内行人的外行选法。这绝不是尊重历史的表现,真正属于诗歌的历史也没有这些诗的任何位置。一个平庸的主事者耽误了一个好的出版人对诗的激情,这便是我眼中的中青版《新诗三百首》。书的包装盖过了诗的编选,如果“一本三册”的想法出自丁晓禾自己,他就自认倒霉吧;如果出自那个败絮其外的“编委会”,丁就该反省自己对这些人的信任和选择,这纯属商业上的馊主意。
有人还不算老却一下变得什么事都做不好的原因是因为心态太坏,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丧心病狂地想做一名“诗老虎”。一位远方的读者朋友写信来告诫我说:“诗乃千秋大业”,我心信哉!难道还真有人傻到以为他自己能垄断这“千秋大业”不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