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TSAW ⊙ 两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六首

◎nettsaw



1935

发福的肉惹火了女孩
刚出生的裸体破裂成千百个自私的霸王
睁眼感谢身体拥护炭化的森林永不凋谢
我们相互吸引吗
靠恋爱摸平皱纹
摸着老人的手越说越激动
吐丝的猴子联上了新网络
交叉的婚姻叫奴才分不清哪个是孽种哪个才是真的主人
手持红缨枪沿马路游行 喊喊口号  奋勇为国杀敌
电脑淹没的新娘重新化妆出门
到底有多少人来不及发挥理想就发骚死了
我连忙道歉还踩响了暗恋的雏妓
水泥的理想淹没我
弱智儿子残忍的杀死蝌蚪
求求你快点醒别让他们摸脏你



烈士牺牲
女人哭
哪个变态到我家乱翻脸盆
冲到厨房摸出电饭煲和冰箱
他们捅破街头固体标签
喊出的话和飞扬的青春把群众震动了十多个小时
笑脸上解放的蛆流了很多回泪
这还是第一次自发的游行
青春的分泌物溅在墙上和姑娘挥动的袖子里
听到喊声有人从窗户跑出来参进队伍
象条拜寿的龙
你我的血是今天最灿烂的晚间新闻
慢慢我你都累了觉得再支持下去还不如回去睡

安排

安排或偶然
傲气使她故意老沉
也不是一定要留下来
手里的鱼和沉默的你
不止我一个人深情款款
但这些深情太累人
总不好意思要观众也跟着流泪
想象这场轻喜剧中自已是财色双收的主角
我们的年代有我们的色情和理由
谁残缺的最艺术
把我的怜悯和你的怜悯包上保鲜膜塞进微波炉
也不管有没有人真的同情
真的理解了
都已经过了这么久
就当他是真的太年轻不知道忧郁可以大量囤积等着涨价
安排好一切只等老天开眼啊

结婚

少数人的事业
变清醒直待黄种人跨上床单别冷了古代的重托
三千年一次的婚宴
把梦咬破涂成蓝紫而晕的处女
分配使穷人再受刑
小鬼推出新款钻石戒
烂漫影子下恋人对杀
别无聊
妖精的话倒进每天的洗脸水中
她们会自动累加
直到太阳被烤焦了
打开生锈的身体刮下层层粘液
边数钱边打听下次的相逢
刚放出来的美人随消费品的涨价而变化衣服
直到上了岁数
才想到健康爱情的温暖

直流

由阳台到飞机留下的尾烟
一路上你关心问过
一直把别人的项链当成自己的圈套仿佛昨天你还在我身边
强奸观世音
她对我的诗不评论也不爱惜
山顶传递古代英雄的哭
刀插进肚子后化成一朵独开的傲菊
一张张迟钝的脸流行起来
把她的心灵关在灿烂的新千年喂那些边学习文化边流口水的大牙门蝗虫
新时代的歹徒不可能放下刀来拥护她细嫩的器官
她高歌
几幢违章破楼争吵着谁可以永恒
开玩笑时把爱党和爱国混淆了
一只咸鱼反复摸我的尾巴
可我爱你尊重你
就算被淹死了
就算被你侮辱也要捍卫你
后生们立志改良祖宗笨重且低效的繁殖姿势
一万年只是一个人匆匆而过留下的锈
在常规的历史中我克隆你,你克隆我
我们的肉体可以出口吗
我们的心灵可以出口吗
我们的贫血的胃要拿什么才能填饱
一万年只是一个人匆匆而过留下的锈
在常规的历史中我们有必要永恒吗
我们天真的童年可以出口吗
我们的冲劲十足的生殖器可以出口吗
一万年无非是一个人匆匆而过留下的锈

2011

占领新的土地冲刚买了贵的西装的名牌大学生乱喊
踩伤我的鞋子我的蝎子暗恋血红的心肝
播放我们的闭幕词
再播放我们的闭幕词
荒唐的报应破坏了我的爱的美梦
你的黑发飘过去脸色透红
可新书塞不进虔诚的行李箱
外衣的线条打动了阴谋家摇晃的乳房
三次方程绕过酒吧从性感的身体中得到启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