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燥》(长诗)

◎伊沙





                                      
五脏六腑的梦乐队
                                 有着重金属的灵魂


        开燥!为图穷匕首见的荆轲也为大殿之上尿湿了裤裆的秦舞阳
        开燥!为左脚天使右手魔鬼的1986年的马拉多纳
        开燥!为带着老婆和一大帮超生儿四处流浪的早衰男人
        开燥!为永恒的杜甫的长安秋天你若喜欢我就把它送给你
        开燥!为爱斯基摩人的孤独和他们在孤独中呵出的热气
        开燥!为庄子梦见蝴蝶而我们只能梦见庄子
        开燥!为像女人一般走路的男人那些易装癖和恋物癖他们也是渴望飞
        开燥!为在奥运跑道上黑色闪电般飞逝的八个黑人为了全体黑人
        开燥!为女中学生一样的白杨树和白杨树一样的女中学生
        开燥!为在工读学校实习的日子我曾虔诚地相信自己就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开燥!为十多年前风行于北京平民饭馆中的红星牌二锅头一根火柴就可以将之变为烈焰的酒
        开燥!为贝多芬的耳朵司马迁的睾丸
        开燥!为水手的新娘和一名像我一样的鼓手敲击着一万面太阳
        开燥!为坐在马路牙子上将那过往车辆终于数完的北大研究生
        开燥!为圆明园深处枝头上的吊死鬼
        开燥!为一个长相酷似格瓦拉的男人
        开燥!为一场从愚人节的天空馅饼一样掉下的爱情最终还是欺骗了你的事实
        开燥!为青年时代的希特勒曾梦想做一名画家
        开燥!为全世界的球迷主要是无法雄起的中国球迷
        开燥!为一株向日葵但不为一个具有向日葵品格的人
        开燥!为广场上大跳迪斯科的老太太像小妹妹一样笨拙可爱
        开燥!为一脚踏痛月球的宇航员美国人哈泼·威尔逊用自己的命来宣告月球属于人类
        开燥!为子宫里以跨栏的英姿拒绝出世的胎儿
        开燥!为你在显微镜前的认真劲儿你在研究一滴精液中究竟有多少活的东西
        开燥!为你对一个妓女手把手讲解阿赫玛托娃时的非凡耐心
        开燥!为一小瓶砒霜在中国历史的紧要关头所发挥的作用
        开燥!为我所没有的女儿是上帝不愿恩赐予我的天使
        开燥!为一个强奸犯登台表演的诗朗诵“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开燥!为你吞吐江河的时候作为背景存在的电线杆子上面贴着一张“包治阳痿”的海报
        开燥!为绿林好汉的光脑袋不为领受招安的念头从里边闪出来
        开燥!为南美丛林中的猛士光辉道路游击队的战士长眠于斯手中还攥着一本毛泽东语录
        开燥!为赤身裸体的他为自己画了一条短裤而警察愣没有看出来
        开燥!为写了一万行最终又被删去一万行的一首诗
        开燥!为那些为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同性恋
        开燥!为我亲爱的祖母当年跟在刘和珍身后枪声一响落荒而逃
        开燥!为我的灵魂导师鲁迅人之将死其言不善一个也不宽恕
        开燥!为中国百姓麻将桌上的万里长城轰然倒塌的日日夜夜
        开燥!为古老长城已沦为玩具积木的现实
        开燥!为下岗的工人们但不为频临倒闭的兵工厂
        开燥!为监狱囚室的墙上用粉笔涂抹出的一架展翅欲飞的单翼飞机
        开燥!为茫茫雪原上神秘消失的脚印
        开燥!为一个孩子的开裆裤被换成连裆裤而他死活不肯就范的日子
        开燥!为被武则天女皇采精后的童子们苍白的面色
        开燥!为梵高的杰作《靴子》为我嗅到了这双眦牙咧嘴的靴子所散发出的强烈异味
        开燥!为被我童年的一泡热尿冲得妻离子散的蟋蟀们
        开燥!为我少年初恋的臀部丰满的阿姨
        开燥!为幻视中用翠绿的橄榄枝叶遮挡私处并举手点燃奥运圣火的乞丐
        开燥!为用鼓手的热血击筑的中国古人高渐离
        开燥!为阮籍和嵇康也为艾伦·金斯伯格和查尔斯·布考斯基
        开燥!为项羽放在阿房宫的那把大火主要是为他的怒不可遏
        开燥!为行乞的孙文他伏首在一张空旷的桌前无言地乞讨银元和金币叮当坠落
        开燥!为海明威的脚指头灵活地扣动扳机
        开燥!为第一个把国旗披在身上的少女她美丽的曲线让坚硬的国家变得性感
        开燥!为我将手淫当作一种生命仪式并开始知道对身体感恩的那一天
        开燥!为我长了一张狗脸说翻就翻为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为我们伟大的汉语
        开燥!为年少时写下的幼稚诗句“黄河,母亲的经血”
        开燥!为女同胞的乳房那状若祖坟的形状
        开燥!为清晨拉开窗帘时正扒在你屁股上的太阳我的姑娘
        开燥!为天下施虐狂和受虐狂终成眷属的美好愿望
        开燥!为我送检尿样中的浓球不论怎样那是我的浓球
        开燥!为我赞美你阴唇的欲望却转而赞美你嘴唇的诗行
        开燥!为那花好月圆之夜因一次长吻而窒息的姑娘
        开燥!为尼姑头上的一抹青光令长发飘飘的我不好意思了
        开燥!为一杯中产阶级的鸡尾酒你为之取名“一点红”
        开燥!为对哀乐异常敏感的中国百姓
        开燥!为打虎的武松却不敢打死一头大熊猫的现实
        开燥!为跟踪巨人进了公厕一定要见识一下他鸡巴大小的那个小孩
        开燥!为我儿时的保姆民国时的妓女曾经引以为耻的我现在引以为荣
        开燥!为伦敦蜡像馆中尖下颏的列宁被点烟者的火苗照亮
        开燥!为我至今未去的敦煌永不到达的敦煌
        开燥!为十六岁的夜晚一个挥之不去的强奸意念
        开燥!为藏族女孩央金玛一年一度的沐浴也洗不掉的干净
        开燥!为安装在我家某个角落的窃听器至今我也不知它装在哪里
        开燥!为针头深深扎入我臀部时飞上护士长两颊的红霞
        开燥!为你隶属这样的国家一到战时便四处洋溢着形迹可疑的人
        开燥!为下等妓女的脏奶哺育出的平民艺术家
        开燥!为传教士飞走的机场上知识的尘土飞扬
        开燥!为身着长衫戴圆眼镜的青年像一个完全写错的汉字
        开燥!为人类肩上的瘤子够份长草空洞装满屎还顶着一个可笑的帽子
        开燥!为我从未亲历过的北方大地上那被情欲点燃的麦秸垛
        开燥!为中药铺老板的胸中轰隆着一腔浓痰也不忘记呼吸手上的水烟而突
然闯入的我是一个吃错药的人
        开燥!为无数球儿朝我滚来我迎球而上的少年时代夕光中教练画在墙上的假门
        开燥!为一个母亲说好宝宝吃饱了不闹我却一下子想到了人民
        开燥!为我绕了好多路才找到的那座监狱其实就在我家的隔壁
        开燥!为地铁深处的居民将大地上的我们视为飞禽走兽
        开燥!为屈原跃向汨罗江的姿势跟优美没有多大关系
        开燥!为我曾经有过的解放人妖的理想
        开燥!为从小表妹的眼里飞向天际的白色乌鸦
        开燥!为一个孤儿的胸中那没有方向的仇恨
        开燥!为我面红耳赤地跟每一个傻B争论过的真理
        开燥!为雨水变成了泪水飞回到每一双流泪的眼里
        开燥!为夏夜里我玩命扑打的壁虎将我打断的尾巴自行接上了
        开燥!为医院的走廊上那个领着儿子来做包皮手术的普通母亲
        开燥!为饭馆里吹自己杀了人的家伙被临桌报案的生活喜剧
        开燥!为城市的街头那画了一半的广告一直没有画完
        开燥!为1971年的夏天我在防空洞中偷西瓜时撞着的一对男女
        开燥!为手术进行中麻药阴毒地失效让我发出了真正的嚎叫
        开燥!为你拉着一位三轮车夫满城狂蹬的夏日风景
        开燥!为蹲在太白山巅一边拉屎一边和杜甫对奕的李白
        开燥!为我没有完成的小说《唱歌的,伤害我吧,我早就准备好了》
        开燥!为我隔壁夜夜叫床的女人白天里有着组织部长的严肃
        开燥!为昏黄的街灯下站在一个台球桌边的脏孩光着身子猫着腰抹把鼻涕一杆入洞
        开燥!为你说过的我已经没救了
        开燥!为她解开真丝围巾时我的重大发现被成全了她有喉结在动
        开燥!为一个婴孩对老虎的向往他啊呜一声朝前快速爬去
        开燥!为聂耳的好音乐《义勇军进行曲》也为心爱的女人在高潮到来时哇哇大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