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听写

◎余笑忠






安慰(4)



一个气势汹汹的开始后
最终是软弱的结尾
这样的诉说让人羞愧

大风拍打着我们的窗户,整整一夜
那也许是屈原和海子
也许是你和我,心中不悦

一块石头命中了苍蝇成堆的地方
嗡的一声它们四散逃开
但并未触及事物的症结

并未带来片刻安宁
安静是不可能的,当那些死去的灵魂
转身向我们寻求安慰

1999,10,2




为肖斯塔科维奇第二钢琴三重奏而作



我们容易从充满错误的口音中
判断出一个人的籍贯
面对你我们顿觉茫然
你太正确,太标准,你一开口就代表词典
你偶尔的失误,像是对我们的挖苦

你早已融会贯通,你熟知种种方言
犹如我们的斑斑劣迹都记录在案
你的友善让我们共赴患难
你斟过来的酒我们不得不喝
你等着看我们呕吐,一夜之间
我们的体型堪称舞蹈演员

我们,我们跳舞,通宵达旦地跳舞
如果这还不够,那么,那么想想看
我们的手,会搂抱的手,会拉琴的手
会小偷小摸的手,会杀人越货的手
如果都只有了一只
那么你看,我们会玩得让你更开心
你的笑容会多么典范
好了,你的手,你的一只手
轻轻一挥,我们全都完蛋,无一幸免


2000,1,22




旧  梦
——祭胡风



三十多年了,他一直想写一首
关于春天的诗,他想回到故乡
金黄色的油菜花之间,躺下,躺下
他想和劈柴担水的、剃头割猪的称兄道弟

他不会刺绣。他也没有
别的祖传的手艺
三十多年了,他使故里蒙羞
半夜里,他试图关上年久失修的水龙头

油菜籽在烧红的锅里蹦来蹦去
伴随着爆裂的声音,会有几粒
飞出锅外,溅落在他的脸上
啊,自由,自由的迎头痛击

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再把它们铲出,用稻草和铁环
箍得严严实实,扯起铁索架住的大锤
撞击声中,固体变作液体,哗啦啦,滴,嘀

听着那余音,一个人有可能尿频
自宫者的嗓音越来越细
他们的合唱曲:对玻璃的迎头痛击
或者只需精确的共振

郊区密集的烟囱喷射出火舌
玻璃,玻璃将成为一滩泪水
多少年了,祖国已羞于听到一个人的名字
他有——太多的别名

2000,10,9



安慰(7)


寒冬降临,双腿如木
寒风吹下最后的板栗和核桃

越来越色情的世界
瓜分,叫卖孔雀的羽毛

失踪的蚂蚁朝隐秘的地方汇合
我猜想,我看到苦海

苦海无边,双腿如木
我动员部分的我严阵以待

一次又一次受到警告的小孩
总在找他的另一只小鞋子

一壶又一壶生硬的水
黑社会一样的炉火上摇身一变

神秘的女主人起身梦游
清晨的窗玻璃,汇集了我们的气息

她忍不住要在上面写
她写到谁,谁就泪流满面

2002/12/4—5




星期天早晨听巴赫




眼前是法国梧桐,它的半截身子
斜逸的枝条,弯曲的树干
终于走上正途的叶子
汽车从立交桥上驶过,露出
白色的、兰色的、灰色的或者红色的顶部
它们的轰鸣加强了低声部
汽笛声淌过了女高音的溪流
微风吹拂着星期天的早晨
吹拂着运钞车上全副武装的士兵
谁会在这个早晨如临大敌呢
从窗户看去,低矮的楼顶上
有工人们没有清走的建筑垃圾
有合唱之外的野草,高矮不一

2003/4/13





有鸟鸣春



有鸟鸣春
有三两个小人
坐于河畔
小脚丫小脚丫
拍打水花

有鸟鸣春
有垂垂老者
夜半惊梦
针眼针眼
挡住去路

有鸟鸣春
不知何鸟
有人起坐弹鸣琴
无所用心

2003/4/29






哑口无言



像一口废弃的池塘
她诲淫的怀抱,迎接泥土、石头
发出咕咕的叫声

春天来了,鸟儿们来了
手持弹弓的孩子们来了
他在酣睡中翻过身子

难以置信,杀了那么多的鱼
为什么没有一条
发出哀鸣

2001,4,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