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瘦狗岭诗歌笔记之十四:致紫衣侠》(朱子庆)

◎紫衣侠



《瘦狗岭诗歌笔记之十四:致紫衣侠》

“真,它是有一定深度的”
——致紫衣侠
  朱子庆

收到你寄来的报纸和诗册,自是很开心。如此集中地在纸面上读到你的诗,有一重很享受的感觉。我不太喜欢在电脑上读诗,我觉得那种感觉不对路,那种逆光看文字的方式是不宜于细细品玩的。特别是去年我在电脑上狂写了半年东西,把眼睛搞坏了,我对上网读诗就更是敬而远之了——我较少上网也和这有关系。
我挺喜欢你的诗,它真诚、自然,犹如读一吐为快的私人日记,确实是天然爽净的清水芙蓉。你说“我把身外之物都脱光 / 走在路上 / 多么轻松坦荡”,这是一种人生态度,也可视为你的美学趣味,你的诗体现了你的这种美学趣味。时下风行的“口语诗”按说基本上也是这种趣味的产物,那么你与别人的不同在哪里呢?是有真性情真体验吧。这所谓“真”是语言表现上的真,它是有一定深度的,不同于一般的泛感觉中的真。或者说它是“真切”的,真而且切。“切”讲的是切中,切中特定的感情、特定的场景。《握》我很喜欢,是这个原因;《那一幕》和《飞机从你的城市上空飞过》写得好,也是这个原因。这几首都是有事件内景的,“抓拍”的可谓匠心独运。许多“口语诗”没什么意思,是因为作者缺少深情。这年头深情是有些老土的,谈论深情更是落伍得可以。但“事有必至,理有固然”,写诗是“抒情地干活”(语出“八路地干活”),不是特地一种深于情的人,所见所思所写必然泛泛如一般常人。常人之写一如常人,是没有什么意思的。如果常人有意思,人们就不必花钱去逛动物园了。你的《金币》写得脱俗,有点石成金之妙,原因就在这里,——“我是安于清贫的女人,但我没有钱去看你”,出人意外又在情理之中,这是“深情”所特有的固执和包容使然。你的诗常有不流俗常的收结。
《黑岩》和《山草》也是我喜欢的。这一类诗还有《逆光下的芦苇花》、《雾》等,大抵是出之于静观,是写景的小品。这类作品在我看来是颇不易写的,难度在于写得既生气灌注又富于意味,不因过多的主观投射局限表现对象。其中《黑岩》一诗,在艺术表达的完美上,我以为是诸诗之冠。它有着钻石般的质地。它在语言运用上的精炼、优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说到精炼,这册诗里还有不少诗是可以再斟酌的。就拿《逆光下芦苇花》来说,我觉得“像轻轻腾跃的一团棉花 / 又像是柳絮1000倍的放大”二句是可以放弃的,不就是说芦苇花像棉花像柳絮嘛,没什么新意和表现力。去掉人为的形容,干干净净,就直接呈现,不是很好吗?——
逆光下的芦苇花
轻盈而透明
总是朝风吹往的方向
微微倾斜
像《美人蕉》,第二节也属蛇足,却掉之后,反而使读者更能专注于你给出的意象——
那么多夸张的手
托举着年轻艳丽的脸
《握》这首诗,如果说还有可挑剔的地方,有三点,一是“对方的用力 / 也刚刚超出握手的范畴”,“刚刚”二字是有味道的,但用力多少为宜是“礼节”问题,握手无所谓“范畴”。如果我说的道理成立,那么这两句就和前两句重复了。而且“范畴”这一哲学用语入诗,也给人生硬的感觉。其二是第二节第一句中的“要”字,似以“该”字为更恰当。理智关心的是应该如此的事情。我疑心这里“要”字的用法是你受方言的影响使然,“要”即应该。其三是最后一句中的“拽”字,十分费解,如果是校漏的错字,我猜原来那个字应该是“握”字吧。也许你是想用“拽”这个字呼应“两块磁铁”那个比喻,那么它表现的是相吸带来的“互拽”?如此,则过于曲折了些吧。这封信就此打住。
未及深想,不当之处,望谅!
2003-4-24于广州

本贴由朱子庆于2003年4月26日18:35:11在〖诗家园论坛〗发表

-------------------------------

附:

紫衣侠对朱子庆先生公开的简单回复:

子庆:
你好!
谢谢你如此真诚,写了这么多这么好的意见。有时我在论坛上也很希望听到这样的意见,但很多人碍于一些什么东西--心里觉得不好,也不敢说。所以我听到的好话相当较多。要么就什么都听不到。
谢谢你对我诗的评价。你相对看好的几首也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你说,“说到精炼,这册诗里还有不少诗是可以再斟酌的”。我表示完全同意。
关于“芦苇花”一首,前面两句本想作个铺垫的,只是两个喻体太寻常了些,确实缺乏“新意和表现力”,但我眼下尚无能力找出更好的,就暂且那样了,等灵感来了再说。
关于《握》中的那个“要”字,虽然意思也能够读明白,但语意终究没有“该”字明确,直指内核。所以虚心接受你的意见,就此改过。
关于那个“拽”字,我原来取其“抓住”,“握紧”之意,又恐其与题目和诗中多次出现的“握”字重复,故而未用。昨夜躺在床上,随意地翻阅“新诗年鉴”等书,脑中还想着你的意见,不知怎的,就忽地又冒出一个“攥”字来了--它不正是抓住和握紧的意思吗?而“拽”字,却更侧重于“拉”和“牵”的意思,是有些别扭了。我为这一发现和觉悟欣喜不已,于是当即决定改成“攥”。如果你认为尚可,或者比原来的要好些,那么你就是我的一字师(或者两字师)了。
谢谢你。今后望常指教。


一切好!
紫衣侠 2003,4

本贴由紫衣侠于2003年4月28日18:12:33在〖诗家园论坛〗发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