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天花乱坠》(长诗)

◎伊沙



天花乱坠


           1

我爱这城市
这是我的兄弟们操人的城市
也是我的女人们挨操的城市
我爱这公平合理的城市
这一天
当我在地下通道里为你弹唱
我的头上
是一万架轰炸机
飞过的隆隆巨响

   2

在我每天过往的路上
街角有座教堂
我从未进出过的教堂
所以无法说出它的模样
只是街角有座教堂——
这个顽强的意念
那么强大的力量
把我变成了一个
骑单车的教徒
在路上的教徒

     3

城市的夜晚
在一座酒吧的玻璃墙下
我看到过一个男人
在给自己打电话
在酒后他只记得
自己的号码
他跟自己说了很多话
实话说吧——
那男的是我
那件事是前年夏天
发生在成都的事
那座酒吧叫白夜酒吧

     4

春天的杭州    
暖风拂面    我听人说
这里是国家的后花园
我还听到
来自朋友的热烈忠告
带着令人舒服的粗暴
“滚回去吧
带着你的诗
滚回粗野的北方
在干渴的废都中愤怒到死!”

   5

华灯初上的时候
孤独地坐在马路牙子上
分明有种感觉
和十年前已大不一样
迎面走来的姑娘
她越纯洁越善良
我就越没勇气
上前搭腔

  6

我想赞美爱情
当一个小伙骑着摩托
带着一个女孩穿过城市
那是一个英俊的小伙
骑着本田摩托
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
穿过夏日的黄昏
夕阳西下的城市。
她紧搂他的腰
微闭双目万分陶醉的样子
让我只想赞美爱情
可她在目的地
一五一十给他点钱的情景
却使我转而歌唱这座城市

  7

这就是我的田园诗吗
驱车行于乡野    
反反复复
那村头什么都没有
那桥边什么都没有
我咧着嘴淌着口水
反反复复
梦见与某村姑的诸多细节

8

在陕北大地游历
像一名遥远年代的鼓书艺人
在它苍茫深处的白云观
算命的瞎子
从他俩掌纹的线路看出
这对如胶似漆的男女
没有肉体与肉体的
真实联系
太不合当代逻辑
我掉头而去
对苍凉爱情缄默不语

9

我曾回到过自己的母校
用去了十年的
一寸光阴一寸金
在回母校之路的尽头
站着一位身材魁梧的盲诗人
他站在高高的讲台上将我痛斥
“你这个可耻的毒贩子!”

10

也是在这一天
我在登台朗诵的嚎叫中
听到什么东西破裂了
像在滴血——
但肯定不是心灵
我听到一声声惊呼和惨叫
那些漂亮或不漂亮的女生
成了无辜的最后的处女

11

妈妈
心惊胆战的老妈妈
我的脑袋会像贪恋
高处的气球般粉碎吗

12

我曾目睹春天的大限
那是母亲到了她的时间
她撒手而去的样子
显得那么决绝    视死如归
我从她不再起伏的心电图上
抬起双眼    望向窗外
古城楼上晴空蔚蓝
风筝像蜻蜓的灵魂
在大气中浮沉

13

保险套是红的
鲜红的雨衣
让我在相关行为
和具体场景中
壮怀激烈
顿生刺客的感觉

14

一只鼓
能从它的内部
把自己敲响么
奶奶的
这是夏天里
最后的一个月
我因支气管的炎症
狂咳不止

15

我曾当面聆听过
一位来自法国的时装大师
用他的薄嘴唇谈论着
中国妇女的传统旗袍
上身严谨得一丝不苟
一丝不露——下身呢
那么大的开叉
那么开放的大腿毕露
他那夸张的怪怪的表情
让我心虚    像是自己
出了什么问题

16

在抽屉里
翻出一张旧借条
那是多年以前
一个朋友留下的
他借走了什么
也没有写明
他还了没有
已不记得了
只是此刻那旧借条
发出一道光    照亮我
使我整个晚上非常愉快
在这冬天的夜里
一张旧借条
使我忘记了我的火炉
早已熄灭

17

有一年
我来到草原问蒙古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白云下面马儿跑
——骑手呢?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白云下面鹰在笑
——骑手呢?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白云下面火在烧
——歌手呢?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白云下面我在跑
——成吉思汗呢?

18

这不是一场真正的拳击
在你我之间没有裁判
中间隔着那惟一的女人
仅仅是你躲闪术高明一点
我才无法把你击中
其实我心里知道
一旦你被击倒
那女人的手
就会伸向你
把你扶起

19

一棵树    一棵大树
好端端地立在那里
很多年了
比我爷爷还老呵
我却从未感觉到
它的存在
当它被伐掉
我才看见更圆的天

20

我终于抓住了自己的尾巴
我手上一只饱蘸绿漆的刷子
以及尾椎骨末梢痒痒的感觉
让我确信
我抓住的是
自己的尾巴

21

你说妓女挣的是血汗钱
那钱里面有汗
但血的成分更多
那我们呢?诗人呢?
你说与妓女相比    
你宁愿认为
我们挣的钱里
只有汗没有血

22

街巷笔直    大路通天
迎面而来的行人黑压压的
谁引你举手加额
内心充满敬意
——一个孕妇
像行于冰面的企鹅
那么美丽    
那么骄傲和幸福

23

美丽的女人微闭双眼
那种无比陶醉的样子
甭管是以怎样的因素呈现
都会让你——
一个厌世者觉得
万恶的世界
也有其美好的一面

24

崇尚进攻的人
如你者天生好动
在一场惨痛的失败之后
你以为是败给了
一位太极高手
不!大错特错了
比太极更高的高手
压根儿不出手

25

你已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
惟独留下了西藏
留下一座古老的高原
和无数的雪山  
你是这么想呵
一个容易厌倦一切
解决自己的诗人
千万千万要给自己 留有余地

26

电视里的南京大屠杀
正演至一个日本兵
用刺刀将中国的婴儿
挑向天空的镜头时
你伸出手去
将儿子四岁的视线挡住了
就这么挡着
你打算到他十岁的时候
再把手松开
那时的他则必须看

27

在行进的公共汽车上
有人拍拍你的肩
那是你不认识的某人
热情地把你问候
你一面回答
却又想不起来他是谁
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可以证明你认识他
那人在中途下车
下车前他又拍了拍你
问你是不是病了

28

儿时的你
挥向父亲的一拳
朝人生的另一面打过去
你的小拳头
在空中划了一道
优美的弧线
那一天我看见
你家的屋檐上
飞起了几片瓦

29

你赤身裸体地坐在床上
在浴后
像个落汤的猴子似的
在自己身上找
当你低下头去
在自个儿黑乎乎的某处
发现一根刺目的银丝时
你的心呵有撕扯感
那真是一种致命的老

30

初秋的一个晚上
你在你的第一堂课上点名
那是一名职业教师的例行公事
前九个名字依次点过
但却无人起立应答
第十个……
第十个名字
牵起了十个人
异口同声
真是叫你绝望

31

辞职的那天
你在自己的辞职书上
写下了一则寓言
在奴隶制被废除的当天
一个奴隶
在脚上的镣铐被除去后
浑身发抖    抖若筛糠
蹲在地上哇哇大哭
而另一个奴隶
一眨眼的工夫
已经消失在丛林那边

32

你和一个摇滚歌手
坐在酒吧聊天
在一个阳光迷乱的下午
你被他约来
心里也明白他的企图
可恶的
他是想和你谈思想
今天晚上
他在酒吧里的节目
是老一套的当众手淫
你的使命是
在夜幕降临前的这个下午
将其就地整疯

33

算你倒霉
某人在疯狂的边缘
自我搏斗时
捎带着弄疯了
想帮帮他的你

34

把情人节当成愚人节
的景象是怎样的?请想象
把愚人节当成情人节的景象
又是怎样的?请继续想象
然后请你们把这两种景象
联在一块想——想想后果
真是够呛!
一年中你就搞错了两次
够了!一辈子也就这么两次

35

一个侏儒
背着另一个侏儒
正横穿马路
紧急刹车的是你的诗
悲悯发生了
你惯常的诗路无法通行
人说你因之
有了点儿大师的意思
你说不许放屁
不 许污染已经够呛的空气
不就是当所有的车辆
都一齐刹车时
你的诗也跟着
刹了车么

36

只是在经历了
第三次阳痿事件的发生后
你才觉悟到
你曾引以为豪的肉棒
不是可以完全信赖的枪
你这么跟你的小兄弟说时
他们不信
他们不信因为他们年轻
以为任何东西都是用不坏的

37

有关死亡的话题
是午睡起来的下午
摆放在你客厅茶几上的甜点

38

他在雨天奔跑
摔了个嘴啃泥
他在某人的一首诗中
奔跑    摔倒
啃了满嘴词

39

停电是突然发生的
疯狂也一样
他被迫在电梯里
跟自己呆了12小时
出来之后
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40

谢顶的男人伏案
他把刚刚掉落的
一根根头发
搁在放大镜下看
岁月(他如此感叹)
如硕鼠从房梁上走过时
留下的一截截粪便
谢顶的男人起身
走到老婆的梳妆镜前
在生发灵和头油之间
陷入一场空前的犹豫
他索性抓起梳子
没命地梳啊——
那头顶上没有的

41

夏天的正午
他和老婆正在睡觉
没干其它事    单纯睡觉
睡中国人常睡之午觉
老婆有睡前翻书之习惯
而他没有    躺下便着
闭了眼他也清楚
她翻的哪本书
如果你在这时闯入
会看到她手捧一本
台湾人写的书    名曰《杀夫》
她读得十分专注
而大腹便便的他
正睡得像头死猪

42

在从陕北返回西安的路上
坐在身旁的姑娘对他讲
此次旅行叫人失望
陕北并未如她想象的荒凉
事实上他正在图谋
这来自江南水乡的姑娘
罪恶的手在她裙下彷徨
但此刻
他宁肯放弃他的欲望
与这种货色媾和
他无法取得自己的原谅

43

他在山坡上的
一片野花中感叹
他的语言以其角度的真实
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说:“这花真像女人!”

44

撒鸭子跑呵!这是越野赛
那天下午他跟着一名
小女生的屁股后面跑能跑快吗
跑下去    跑下去
他希望这越野赛永不结束
那该有多幸福
后来    那是后来
他很不情愿地离开了队伍
一路狂奔    路边的公厕
成了终点    是肚子出了故障
都怪他娘    在赛前
为了给他增加营养
她给他炖了一锅羊杂碎汤

45

蝉声一场暴雨般
笼罩着那个夏天
童年的夏天
他从午睡的床板上
一跃而起
朝着门外走去
母亲问:你这是上哪去
他迷迷糊糊地回答
找队伍去

46

大风起兮云飞扬
不知是多大的风
那一天    是早晨
他伏在火车硬座车厢的
茶几上一觉醒来
自窗缝里来的一夜风吹
吹歪了他的嘴
大风起兮云飞扬
他只能歪着嘴歌唱

47

阴沟里冒出的白烟
给身处的环境
增添了一道景观
经过的人要绕道前行
他们狗一样灵敏的鼻子
似乎嗅着了不堪的气息
没有异味
他在这白烟中穿过
有意停留片刻
白烟升起
是这冬天的大地
冒出的热气
到了夜里
无家可归者将在此聚集

48

他在扯淡
这老几在用文字装蒜
大谈写作
以及如何写的问题
正像一个寡妇
在谈守寡
以及如何守的问题
就是这些问题
越谈越多越谈越乱

49

地理老师正在讲解冰雹
一种有趣的自然现象
迟到的同学喊:“报告!”
他满头的包
“老师,外面在下冰雹
鸡蛋般大小”
老师说:“坐下吧
我还没有提问
可你回答得挺好”

50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那年夏天
马拉多纳栽于一泡尿
由此
他领悟了英雄的命运
他们是活人
会被尿憋死
小脸通红    
嘴唇发紫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51

童年在上海    黄昏
太阳落到楼那边
在枫林桥拐弯的路段
他目睹了一辆无轨电车
拖着巨大的辫子    歪歪斜斜
辫梢在电线上放出丛丛火花
辉煌夺目    那微观的壮丽
是他心中的焰火之夜
与二十年后他所遭遇的
一次致命电击相关
从此他身负电流

52

曾几何时
他在夜半更深时
听到的那声鸡叫
雄鸡在漫慢长夜
提前歌唱
像一把手术刀
切开了他的眼球
曾几何时
那个双目喋血
朝东打坐的盲者
双手摸到黎明的曙光
稀薄而冰凉

53

那一年无法忘记
最重大的事件是在电视里
一个守门员冲出了禁区
他想带球盘过前锋没过去

54

1888年的一天
阳光挺好     梵高
就是那个疯子
曾被他踹过一脚

55

演讲者的嘴大张着
确实也像个什么
麦克风看见了
耐不住寂寞的麦克风
一 跃而起
一把抓住了
演讲者的脖子
他想喊点儿什么

56

众神的黄昏    众神
坐在公园的旋转木马上
快乐得像一群儿童
不似某些人的梦
当暮色降临
最后一名工人下班离去
用按纽切断电源
众神跌落马下
东倒西外
再也爬不起来
恰似某些人的病

57

夜晚在酒吧
饮这般淡的酒
舞池里这般年轻的小妞
不知道这老头
只有你们祖母屁股上的签名
还记得自个儿
是出自这老头之手
只有一辆喝足了酒精的汽车
在夜晚的街头认准了这老乐手

58

夜色中的城市大街
风平浪静
似乎什么也不会发生
警察们无所事事    呵欠连天
这时人丛中有一名男子
行色匆匆    步履慌乱
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此人极其可疑
可怜的人儿    他憋尿了
诺大的城市
公共厕所呵你在哪里
他就要尿裤了

59

一个人死了
那是在平安夜的一个大party上
他死了    但无人发现
因为他是坐在沙发上咽气的
大家以为他只是醉了    累了    睡了

60

雕塑家把其新作品
塑在自家门口
是一尊与之酷肖的男人
端直地站着    举着手
在敲他的门

61

执著的孩子
他的奶奶死了
他坚持认定
他的奶奶
是被大灰狼咬死的

62

桌子用木头的声音说“桌子!”
杯子用玻璃的声音说“杯子!”
这些声音就在耳边    他听不见
他只听见:人用皮肉的声音说“人!”
耳朵也未听见耳朵
用更加皮糙肉厚的声音说“耳朵!”

63

对于这间寓所的主人来说
这个夜晚十分安全
谋杀    在电视里    故事里的谋杀
电    在电线中    绝缘的电
对于这间寓所的主人来说
危险来自自身    硕大的脑袋
一个念头    不可遏制
当目光扫过电门
激情就将颠覆这个夜晚
没有理由    疯狂地扑上去
躯壳    在电火花中战栗
一生何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