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笑忠 ⊙ 醉生梦死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醉生梦死

◎余笑忠




序曲,或跋



这是母亲,在整理一堆旧毛线
这是少女,在风筝下集体郊游
这是春天,具体到今日,有人败在胡琴之下

这是一个人的中年,开始与茶杯为伴
这是隐秘的爱情,孤独的月亮引来潮汐
这是亲爱的老马,失足、跌倒的同时赢得大赦

这是忙碌的劁猪人,嚎叫令他激动
这是艳情的桃花,从山下一直开到山上
这是火里逃生的老人,说起一生最后的伤疤

这是不解之梦,绕不过去的山水
这是纷乱之雪,扑向丧家之犬
这是盐,走上绝路的水,在水中溶化

这是小儿激动的回答,最大的家是国家
这是焦急的口吃患者,说:这是这,那是那

2003/2/16






在英山温泉山庄,兼怀宇龙



一头牛的叫声唤醒了我,也许不止一头
我感到我的胸膛远不及它们宽阔
它叫了一声,又一声
也许是在重轭之下,没有性别地被驱使
也许是在青青的草地上,缓缓抬起头来
它粗重的呼吸我没有听到
它满身泥污我没有看到

曾经雄辩的声音
在更雄辩的、过于明亮的光中彻底消失
曾经在天空中寻找过机场
曾经在更换灯泡时质问过变压器
曾经信誓旦旦,要说出时间的重量
曾经的婚姻,爱
曾经的不明不白的父亲

我惧怕过深山,因为有蛇
如今惧怕的是荒山秃岭
每一次暴雨就把泥沙推给河流
在昨夜的温泉中
这些赤裸的兄弟突然沉默,因为
某地大片的鱼群,不堪从40℃的高温
急剧跌落到20℃而相继死亡

也许还因为,飞机正经过上空
多么雄辩的声音,多么含混的声音


2002/7/31





养病的人
    ——为瞿秋白作



他在心中对自己说了一千遍
但都是废话
明天他就说五百句

春天和紫云英
一切都在生长
细菌不雄辩,但胜过逻辑

在错误的深山
有羞怯的果实
有让人赴死的花

但此时此刻
对着孩子咳嗽大逆不道
他生逢乱世,惟愿子嗣强悍

来不及扶一支倒下去的蜡烛了
铁蹄下,蚕豆花喊着野蜂的名字
多病的他说着多余的话

     2002/7/12
2003/3/8     





正月初六,春光明媚,独坐偶成



宽衣、躺下、在河边、在早春的阳光下
啊,光阴、阅历、旧雨新枝
此时此刻,无山可登
无乳房可以裸露
无用而颓废

借光、借风、借祖国之一隅
借农历之一日
醉生梦死

2003/2/6




南京



商女们一直陷在半夜
她们醒来,腰身浮肿

她们抱过一个小孩亲了又亲
亲他洁净的额头,柔软的耳垂

他无名无姓
他的名字就叫小南京

这小孩说他一百年不吃鱼
这小孩闷不做声,用两根筷子
练习砍砍杀杀

后半夜,她们
亲了他洁净的额头,柔软的耳垂
又亲了他闭上的眼睛

而他的手伸过来
紧紧抱住棉花一样的身体
他的话语含混不清


2003/2/8






奇  迹


多谢命运的宠爱和诅咒
我已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知道我是天使还是魔鬼
是强大还是弱小
是英雄还是无赖
如果你以人类的名义把我毁灭
我只会无奈地叩谢命运的眷顾

——伊拉克古巴比伦空中花园遗迹围墙上的诗篇


我折断了一根根细枝条
直到一棵小树苗
永别了这个春天
我把折断的再折

我的十根手指
被武士们削了又削
所有的沙向我吹来

如果有奇迹
当是另一阵风吹来
我的十根手指又如一个婴孩

2003/4/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