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布考斯基诗选》之一(与老G合译)

◎伊沙



艺术



即是
精神
消亡

形式
表现








美人盛产于法兰西大地



在令人恐惧吉它缺席的
混乱弹奏中
我并未感到过于高亢

在长颈鹿因厌弃而
逃离之处
我并未感到过于孤独

在多如细胞的招待
用浪笑提供服务的酒吧
我并未感到过于沉醉

在自杀者投身激流的
山涧
我的微笑比蒙娜·丽莎还要迷人

高亢、孤独、沉醉、痛苦得龇牙咧嘴
因为我爱你








刽子手准备就绪



他是一个好人
十八九岁的样子
一名海军陆战队士兵
每次
当某个娘们儿经过这列火车的过道时
他似乎都要站起来
我无法看到

以及这娘们儿给他的微笑

但我从不对他


他一直从火车车窗的玻璃
欣赏自己
然后起立,脱掉他的
大衣,然后再度起立
把它挂在身后的
上方

他擦亮他的皮带扣子,充满
朝气与活力
他的脖子是红的
他的脸膛是红的,他的眼睛
是漂亮的蓝色

但我就是不喜欢


我每回去洗手间
他都占领着其中的一间
或站在镜前
梳他的头发
刮脸

他总是在过道上
走来走去
或者喝水
我看见他的喉结
在动

他始终站在我的
视线上

但我们没有交谈
我想起所有的火车
所有的公共汽车
所有的战车

他在帕萨德那下车
比任何一个娘们儿还要空虚的样子
他在帕沙第纳下车
骄傲而又麻木

旅途剩下的部分——
有8或10英里——
是完美的






蓝月亮,噢,风吹月……亮,我是多么崇拜你!



我惦着你,亲爱的,我爱你
我操L惟一的理由是因为你操了
Z,然后我操R,你操N
由于你操了N,我不得不操
Y,可我总是不停地想你,我感觉你
像个胎儿似的在我腹中,我称之为爱情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称之为爱情,于是
你操了C,接着,在我行动之前
你又操了W,所以我不得不操D,可是
我要你知道我爱你,我不停地
想你,我爱你胜过爱任何人

唯喏唯喏喏
唯喏唯喏喏






街边广告牌上政党候选人的嘴脸



他就在这儿:
极少喝醉
极少同女人斗嘴
极少高速驾车
从未想过自杀

牙痛不超过三颗
从未耽误进食
从未进过监狱
从未身陷爱情

七双鞋子
大学里有个儿子

一辆刚满周岁的车子

保险单

绿草坪

规规矩矩的垃圾桶

他准当选







怪事一桩



我在黑暗中
坐在椅子上
这时传来痛苦而又
令人恐惧的尖叫声
来自窗外的
灌木丛
从声音判断
显然不是一只公猫
和一只母猫
而是一只公猫和另一只公猫
听起来一只要大许多
那是欲置对方于死地的
袭击
然后嘎然而止

接着再度开始
这回更加凶猛
声音如此可怕
令我一动也不
敢动

又忽然停止

我从椅中站起
朝床走去
上床睡觉

我做了个梦,在梦中
一只灰白相间的小猫朝我走来
它显得非常
悲哀,对我倾诉
它说:
“瞧那只猫对我都干了什么”
它憩息在我腰腿之间
我看见了那片灌木丛
和裸露在外的伤口,后来
它便跳开了

一切都结束了

我在早晨8点45分起床
穿好衣服走到户外
望向四周

那儿
什么也没有

我走回室内
把两只鸡蛋
打进锅里
开大煤气
火焰升起









40000只苍蝇



被一阵风所驱散
我们又回到了一起

吱吱作响的墙和天花板,裂缝在生长
那永恒的蛛网

让人怀疑此处是否曾有过一个
主妇

此刻
40000只苍蝇正跑过我灵魂的
臂膀
歌唱

“我遇到一个百万富翁的花花公子
在一只只有5分或10分钱的
储藏罐里”

我灵魂的臂膀?
苍蝇?
歌唱?

这是怎样的一堆
狗屎?

做诗人是容易的
做个男人
如此之难






夏天的女人



夏天的女人将像玫瑰和谎言
一样枯萎

夏天的女人爱得不会
长久,如果价钱给得
不够

夏天的女人
可以爱任何人
她们甚至可以爱你
像夏天的延伸那样
漫长

可冬天也将降临到她们
头上

白雪
寒霜
丑陋的脸庞
甚至死亡
也会消失——
退场——
在带走她们
之前









酷夏



带着三个娘们儿来到
七月,或许更多的
她们想吸干我的


我可有足够的
干净毛巾?

我告诉她们说我情绪
极坏
(我不希望这些
当妈的
挺着她们鼓胀的奶头
前来)

您瞧
我热衷于
带着醉意写信
醉语连篇地给人打电话
梦想爱情
也许并不期待
拥有

我将出门去买更多的
毛巾
床单
咖啡和矿泉水
浴巾
拖把
棍棒

和刀
炸弹
百日草花以及
狄塞德的







野餐



那次野餐的记忆提醒我
我与简曾同居七年
她是一个酒鬼
我爱她

我的父母讨厌她
我讨厌我的父母
这是十分微妙的
格局

有一天我们一起
去山上
野餐
我们玩纸牌、喝啤酒
吃着番茄色拉和小红肠

最后他们跟她说话就好像她已是
自家人了

每个人都在笑
我没笑

后来在我住处
喝着威士忌
我对她说:
“我不喜欢他们
可他们对你好
这挺好”

“你这傻瓜!”她说
“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看出什么?”

“他们一直盯着我的啤酒肚
他们以为
我怀孕了”

“噢!”我说,“敬我们漂亮的崽子
一杯”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