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2003年1-3月)

◎伊沙



《江南才子》


江南水乡
多丽人  据说
也多才子

我有一百种
从他们面前
通过的方法

可本性使然
令我选择了他们
最不接受的一种

我骑白马
破空而来
踏水而过




《残雪》


久违的操场上
有残雪
我发现
它们比残雪一词
黑一些
硬一些
生一些
冷一些
糙一些
滑一些
响一些
脏一些
残一些
雪一些





《冷空气》


课间走进教研室
听到一群人在议论
一名女生的自杀
昨天晚上
她从五楼的
窗口跳下去了
沙发上那个
故作惋惜状的
中年女教师说
“你说傻不傻
听说还是
因为失恋”

听他们说出
她的班级和姓名
我想不起来
可曾带过她
只是现在
我很想和她认识




《选择沉默》


一个民工自焚了
为了拿到他的工钱
我刚想关注此事
就听到有人聒噪
沉默者可耻
于是我就毅然
决然地选择了
沉默  甚至
也不再打听




《与徐江一夕谈》


聊起了一些旧事
聊完之后的感觉
就像没发生过似的

聊起了一些故人
聊完之后的感觉
就像不存在了似的

惟有话语中的幽默
和彼此作品的大名是常新的
譬如《唐》譬如《花火》

这样就好
这样才值得一见
在长安旧历新年来临之前




《在座的,得罪了》


徐江说李伟手头
有我五十首诗的手稿
我心里明了
那是手写年代
他办《窗外》之时
我寄给他的投稿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在昨晚的盛宴上
徐江当着众人
讲起它来
我便毫不犹豫地说
“让他留着吧
留给他儿子”
徐江解释
“他没有儿子
只有一个女儿”
我就又跟了一句
“那就留给他女儿”




《网络管制》


网络管制开始了
我在常去的网站上
发不了言说不了话
像是被人封住了嘴
原以为这是
十分憋屈的事
未料竟从中
感受到幸福
久违的幸福
仿佛回到三年以前
重获网络时代
到来之前的安全感
自己的生活
不会被他人或自己
拿去贩卖
写作也多少带有
私密的味道
幸福——假定
在地洞中的写作




《心虚》


有人在称颂
谦谦君子
我偶然听到一句
就过敏地以为
这是在骂我
我想说——
在这件事上
不一定有人错了
但如果有
那肯定不是我
我可以肯定地说




《与道相合》


失败自不必说
即使在我
做成的事情上
也收获过许多
难言的辛酸
窝囊的体会
从小到大
都是如此
这让我有点自卑
长久艳羡那些
人精似的家伙
而又不得其法
现在不了
蓦然回首
恰恰是我
与道相合




《羊面之马》


马年最后的几日
每项工作
都适时完结
我命令自己起身
缓缓走入
游手好闲的步态
心平气和
若有所思
无所思
若有所期
无所期
这便是平常日子
马年最后的几日
既不像马
又不似羊
是几匹羊面之马
缓缓走着
没有方向




《忘年的情人》


儿子抱着
母亲的墓碑

活到21岁的儿子
抱着18岁死去的母亲的墓碑

抱着因生他而死的母亲
感觉像抱着自己的情人

我这么做时已经36岁
抱着60岁死去的母亲的墓碑

如此忘年的情人
男人们都会拥有




《弃友》


我每每纳闷于
某些人士的不明智
难道他们就无所体察吗
难道他们就不懂
亲兄弟明算账吗
除去小利
有我之尔等人生
曾一直往上走

掰扯那莫须有的小节干吗
给我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我就死心踏地做你的弃友






《过年回家的路上》


在我红色中国
四代书香之家
也可以坐落在
贫民窟的深处

使我的少年时代
比劳改犯的儿子
还要野蛮
野蛮又不蒙昧

大年初一的早上
当我信步走过那老巷
发现它们还保持着
过去的模样

当时我站在那里
不免怔怔地想
我儿时的伙伴来不及成长
他们大都被镇压到了天上




《春风》


立春是在三天以后
新年的第一缕春风
已经提前到来——
我是说老哥伦比亚号
航天飞机坠毁的消息
随电波传来时
在我没有悲伤
恰似春风拂面
在中国的春节里
世俗生活深不见底
一个畏惧麻将的人
需要知道
在这世上
从来从来
都有人想飞
并且和他一样
渴望不惧牺牲的飞翔




《祈祷》


倒霉的总统先生
又可以逮着机会
当着全世界的面
作秀般地祈祷
“上帝保佑美国”
那时我正挤在中国西安
地球的另一边
八仙宫的善男信女中
置身伟大春节
为我自己
和具体为亲人的
人民祈福
为了与之对应
我在心里
暗添一条
“道在中国”




《一天》


当年将我
领进诗门的
那个同学
要来看我了

我等待着
等待着
隆重地等待着

可是这一天
我们只谈了
民生疾苦
国家大事
世界形势




《醉语》


我说交友无道
恰似人生无行
待人律己
都不该有一套
狗日的哲学

我亲爱的酒肉朋友
跟你们相处
怎么那么轻松
我扎在文人堆里
怎么那么费劲

今晚我醉了吗
最不能喝的主
怎么瞧见
我们的酒王
坐在地上
哇哇大哭




《不屑斗法》


十个人站在我面前
或许有二十个
一百个
我和他们一一对视

当面前的十颗脑袋
或许有二十颗
一百颗
同时飞出了一个念头——

“靠在一起,团结起来”

火眼金睛洞悉之后的我
用他们的鸟话说
特别安逸
并且舒服




《拜年电话》


那个拜年的电话
接得有点突然
当时我正走在碑林
墙外的一棵老树底下
走向一位老同学的家

老前辈王小龙
和柯平这个江南大才子
在同一个电话中给我拜年
没有任何事
只是来拜年
我想象他们是在酒桌之上
因为谈诗因为
青梅煮酒论英雄而谈及我
顺便拜个年

那个拜年的电话
接得有点及时
当近点的朋友变得
像越共一样委琐
我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

为什么总有些家伙
要把我搞成受审的疑犯
又总是给脸不要脸
现在就让我像这棵老树
一样站上一小会儿吧
朋友从来都是不需要交的
做人也是无需做的
从今往后
我还这么着




《老情人》


如果约会不是幽会
在酒吧喝过之后的
惟一选择是手牵手
一起回家
老情人
难道我们就不是了吗

在这春意浓浓的
情人节晚上
让我们一起走过
街巷和广场
走过年轻的情侣
灿烂的脸庞
他们手中
鲜艳的玫瑰花
很好看啊
就让我在这
午夜的大街上
为你唱支歌吧
今晚最好的情人
也唱不出的《老情人》——

“再唱首情歌
为我的老情人吧
走过多少不属于我的土地
晒过多少别人的太阳
走过就忘了吧……”




《射雕英雄传》


先前曾有
一百个人说过
我像剧中的某人
那就看看吧
演了一半他才出场
后一半我得看看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所以竟然看完了
一周之内42集
得出的结论是
这个鸟人
和我一点不像
本人岂似
这帮草莽

昏天黑地
一周过去
推开窗子
春天来了




《给我一个理由》


我在本城的亲戚
都来自母亲那条线
当母亲在六年前
的春天离去
他们便渐渐
与我疏远
终于不再往来
人走茶凉
他们不该
给我一个理由
让我更狠地
拒绝了他们
永远地拒绝

正月十五宣告着
漫漫春假的结束
他们打来电话
问我过得好吗
老婆孩子好吗
我一时想不起
该怎么称呼
这些长辈
只是说:“本来
我想去看你们的”

分明是句假话
像是一个坏人
就是一个坏人
我总是装作无辜
貌似被动地
等待着这世界
和所有的人
给我一个理由
让我更狠地
拒绝了他们
永远地拒绝




《四个鸡蛋》


一则广告拍到了一个煮鸡蛋
剥了皮  白白的  嫩嫩的
下一镜头切换成一张女人的脸
看罢之后我想吃煮鸡蛋了
于是在夜半三更爬起来
从冰箱里找出四个生鸡蛋
放进一个铁锅
在水龙头下接了半锅自来水
将锅放到煤气炉上
打燃煤气开始煮
我对自己说:用凉水煮的好处
在于煮熟后的鸡蛋不沾皮  好剥
果然——我竟然掌握这样的知识
生而知之是放屁
谁教我的?在哪一年?
当时我没想起来
只是一口气连吞三蛋差点噎着
剩下的一个我吞不下去了




《伞》


很久没有用过这玩意了
家中还有没有这玩意啊
下雨的时候怎么办呢
下雨的时候
我好象什么都不用
风里来雨里去的
下雨的时候
通常只意味着
有美丽的风景
下雨的时候
只是这时候
已经不多




《人心——只有一个立场》


请把中国的一名教师
置换成伊拉克的一名教授
请把中国的一名诗人
置换成伊拉克的一名作家
请把我的领袖毛泽东
置换成萨达姆总统
请把我的信仰共产主义
置换成伊斯兰教
请把我的三间住房
置换成两套
请把我的一个老婆
置换成三妻四妾
请把我的独生儿子
置换成儿女成群
亲戚可以缩减
朋友则需翻倍
他们都住在不大的祖国各地
美丽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
我只是祈盼
他们活着而不被烧成焦碳
美利坚是我从未去过的国家
今生也不大可能到达
从前它的一个诗人
说过要用它造的原子弹
操它屁眼的话
我只是希望
它的导弹
不落下来
它的飞机
风筝一样远去
在此春天
万物有灵
沐于春风
既然上帝在保佑美国
真主就该庇护伊拉克




《秘密写作》


整个春天
我深陷于
秘密写作
难以自拔
或许它会延续
到整个夏天
秋天乃至冬天
直至巨著完成
现在我
拉上窗帘
让旷世之才
尽现给自己
并为此献上
血肉和真情
些许的泪水
在诗中说出
这个秘密
我十分后悔
生怕泄露了
一丝元气





《中国穷人》


自东郊的兵工厂
下岗之后他就闲着了
老婆孩子还要靠他养活

怎么过的我不甚清楚
但怎么说他都该算
中国的穷人无疑

不忘上网每周一回
去离家最近的网吧
属于他仅有的精神生活

新闻网上点来点去
关心国家大事
关心世界大局

近日海湾战云密布
他花一块钱买了发言权
“布什总统,俺支持美国!”






《儿童医院》


我们都曾在
美丽的护士面前
瑟瑟发抖
哭得跟个孩子似的
那时我们
就是孩子





《儿童医院的弃婴》


一听说要抽血
儿子就蹦出到
十米开外
他的母亲
追不上他了
儿子已长大

母子赛跑时
我站在走廊上
发愣——面对
眼前的一排长椅
那是七年前
头一回抱着儿子
来这家医院
这排长椅上
躺着一个弃婴
围观者看看
就走了
包括我
和我妻子

现在我想
无论当时的
结果怎样
有没有人
把那孩子
抱走领养
他(她)都长大了
像我儿子这般大





《雪孩儿》


我以为不会再有的一场雪
从天而降
在倒春寒的时令
下了春天的一场大雪

我那爱雪如命的儿子
站在雪晨的窗前
望着白莽莽的一片
紧握双拳  一声嚎叫
仿佛多年以后
必然会有的一次发情

他还没有写过诗
这是他自己的事
我只是暗自得意
我偶然中操出的他
特像写诗前的我
有其父必有其子

我的孩儿
诗意的孩子
白雪也能让你
发情般的嚎叫





《真实的状态》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过
咬牙切齿的时刻
不论写诗
还是做事
不论待人
还是对事
哪怕因为仇恨
而强烈地憎恨
恨得真想咬牙的时刻
也没有真的咬过牙
为此——
我对自己很满意




《把坏人当到底》


一个坏人
在深夜算帐
将算盘珠子
拨拉得
劈啪山响
他发现
不论男女
他谁都不欠
别人欠他的
他也从不
催逼偿还
这个结果
让他踏实
于是
坏人
决定
把坏人
当到底




《某城之痒》


乖乖的城
干吗要恨我这个人
我又没当过日本鬼子
强奸你的妇女





《难得轻松》


吃饭时间到
可我并不饿
不饿就不吃呗
可我又不安
没有吃饭
这个意念
像只空碗
摆在面前
一直折磨我
比饿了还难受
令我难得轻松





《长安纪事》


天空之上有大团乌云
形似非洲大陆的版图
降下无色的雨
白色的雪花使我愉悦





《信不信由你》


有福之人
相互给予
无福之人
彼此剥夺
这事儿是存在的
从前我去过一座山
那山上有一千尊佛
同去的一伙男女
虔诚跪拜的
和不屑一顾的
命运被一劈两段
从此有了
截然不同的结果
我亲眼所见的




《春日的战书》


2003年的春日
当某大国陈兵海湾之时
我在做自己的事
将我足够多的
经历、故事、血肉和才华的战机
调往我小说的航母
为了却年少时的情结
和与之说不清的恩怨
为讨还这片缺氧贫血的海域
亏欠我的那些
准备打一场致命一击的战争
这不是非打不可的一仗
过去只在我瞬间的假想中
可始料未及的是
三十七岁我已是大诗人了
(别人不知我还不自知么)
而路漫漫其修远兮
我不想叫自己感觉太好




《深处》


从春天到春天
一年之中
我不断和一些
旧的人事诀别
过瘾而又亢奋
没有因为
没有所以
只是过瘾
只是亢奋



《托翁骂我》


像去年欣赏世界杯似的
我在国家电视台一频道
收看伊拉克战争的现场直播
惟恐战况不够激烈

六频道中有电影
我在战争的间歇
插播广告时注意到
托翁《安娜》的好莱坞版
一个观赛马的老贵妇嚷嚷
“我要是住在西班牙
就天天去看斗牛”

这晚大大不爽
无法为战争而爽
棺材里的托翁骂了我
还将我恶心成屎



《记忆没有失去》


童年的窗子上贴着
防震的十字条
防空洞的洞口
就在家门外
不远的某处
木头枪和弹弓
一起睡在枕下

假如毛爷爷
告诉过我的
美帝发动的战争
真的来临
我一定做他的红小兵

他是我的独裁者
我不是你的小汉奸





《感官或观感》


我在电视上见到的
伊拉克人民
每一张面孔
都长得比我朴实
我就更感到
他们不该杀




《我要的幸福如此简单》


春天
有生以来
最幸福的春天
其实并不需要
穿越过多的风景
花儿在公园
郊外和山野
独自开着
并不需要
我的关怀
深居简出的我
心象丛生
灵感爆炸
灵魂出窍
我幸福宛如
一头满身金钱的
豹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