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子 ⊙ 传说的继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掷骰子的母亲

◎泉子



《掷骰子的母亲》
               泉子



《春天树枝上的九颗果实》



春天树枝上的九颗果实
落在秋天一处寂静的院子里
九个孩子分食着它们
九个孩子
是另一棵树上,另一些果实
他们中,有三人消失于另一个冬季
有一人消失于另一个春天
有两人消失于另一个夏季
剩下的三人消失于另一个秋天
他们并没有落入那同一个院子里
但同一片土地收留了他们
同一个被称为遗忘的人
在不同的季节分食了他们




《小屋》


我渐渐地将一个夜晚遗忘了
有时,遗忘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艰难
记忆的明亮的小屋
用所有的光芒接纳它的新的主人
而更多的事物被移到了窗外
并接受黑暗更为广阔的祝福




《恶作剧的孩子和他忧郁的父亲》


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抱住了身边的另一个孩子
“我有非典型性肺炎。”
而他并不知道非典型性肺炎意味着什么
他的父亲正站在屋檐投落下的阴影里
眼睛中饱含着忧郁
哦,是多少的时光在悄然地流逝
而另一个恶作剧的孩子,在不知不觉中
获得了他父亲眼睛中那永远的忧郁


《她把那旷世的美隐藏了起来》



她把那旷世的美隐藏了起来
仅有的两扇窗户,汇拢起的
是无穷无尽的孤独,与忧郁
而那个以她的名义卸下了面纱的人是谁
那无穷无尽的美
并非,也从来不曾为我们而存在


《用月钩收割着人群的那个人》



用月钩收割着人群的那个人
他喝下了从冰冷的光芒之上滴落的蓝色的血液
寂静在初霜的前额的触碰中醒来
那最后的人,哦,那最后的神
把镰刀放置在了收割后的麦田之上


《那个从地狱中返回的人》



那个从地狱中返回的人
向我描述他在那里的所见所闻
永恒的火在水面上无边无际地燃烧
他们的肩膀隐藏在水面之下
那群用火焰洗濯脸庞的人
在那里,人们把沉默理解成微笑


《从另一首诗歌中走失的野山兔》



从另一首诗歌中走失的野山兔
最终在一处山坡上将自己遗忘
白色的墓碑,从绿色的草丛中
缓慢地显现
藤蔓从它业已腐烂的腹部出发
追随着一行流淌的汉字
在那里,标注的是一个古老的姓氏、一个并不古老的性别
以及一段不长也不短的时光
乌云正把一场雨,从远处
搬运到山坡上
两朵黄色的花在微雨中乍放
并掩住了,那双空空的眼眶
那些并不存在的眺望


《炮弹像雨一样落下来》
          ——致我的诗歌兄弟策兰


炮弹像雨一样落下来
火焰的灰烬
从记忆中吸食着血液,并重新获得了
鲜亮的色泽
被夜晚收养的孩子
吃黑面包与喝黑牛奶的孩子
一位诗人,正渐渐地被尘埃所遗忘
而在他与他的名字之间
隔着的,是一间黑暗而密闭的房子
以及, 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走廊


《主是值得信赖的》



当母亲再一次从教堂回来
她说,主是值得信赖的
哦,那一刻
她的眼神中饱含着神的孤单与绝望
而光正从那无限的远方赶来
并准确无误地回到了一枚针眼里


《掷骰子的母亲》



一颗骰子从母亲的右手出发
落在桌面上
并落入了一处草丛

一只老鼠迅速衔起它,

在多日之后,在一个阴霾的下午
在花园的第三个拐角处
在一堆小猫花花遗落的粪便中
我又发现了它




《一次蓄意的相见》



时间是静止的
在时间漫长的河床上
多少事物如浪花般呈现
阳光在搬弄影子
在一条街道的第三个拐角处
我与我的童年再一次的相遇
“那是一次蓄意的相见”
他说,他飞奔过三个街口
只是为了告诉那个耄耋之年的我的消息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睡思昏沉
在叶芝的一节诗行间打盹
他说出的并非是一种宿命,而是祝福

在街的另一侧,一个拥有着另一性别的人
行走在另一些人群中
只是在一个刹那间,我们从车流的缝隙间
看清了自己的脸庞
在街的两侧
只是相视,却没有作声
我们选择了在沉默中告别,而不是相认
就像我们从来不曾的相遇
在街的两侧
而那同一个夜晚终究来临
被灯盏呈现的夜晚
环形的剧场上,那同一个人
曾多少次地出场
又多少次地退去
这里没有死亡
时钟的盘面凝然不动
只有指针在诉说着一种刻度般精确的消失



《一个人,将他的影子悬挂起来》




一个人,将他的影子悬挂起来
他苦于找不到这样的一根绳子
透明,以及无穷无尽的柔韧性
他时而将影子踩在脚下
时而将它横亘在头顶
就像一条河流,一条
从他的头顶上流淌而过的河流
水声落入了他的发丛
但没有一滴水从中漾出
他的影子在下一刻化作了一根绳索
他并没有说,这是他的一生的意义所在
他将他的身体悬挂起来
风和阳光分食了他身体中的水份



《无处不在的告别》



即使是一位智者
在他张口说话的刹那
智慧已经张开了无处不在的翅膀
那不是归来,而是无处不在的离开
无处不在的告别
即使他说出那并非言不由衷的赞美
即使他有着神的孤单
并渴求着词语的相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