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3/03的几首

◎康邪



《感觉》

现在我想哭
……

想哭的感觉
说与不说
都很苦

春天,一夜之间
发黄了
成片成片地枯萎

《痛苦》

不久之前
我是很爱自己的
既能写诗
又能写小说

不久之后
我的舌头,慢慢地
变得僵硬

现在,很多很多杂音
堵在耳朵里
跑不出来

《昏睡》

一座城市
一只硕大而丰满的乳房

一个人
整整一个冬天
在一对乳房之间
昏睡

几片雪花
趔趔趄趄地
飘了三个月

《夜里梦见卡夫卡》

那个寂寞的家伙
像个整夜念经的和尚
我知道
他正极力拉我入伙
去孤独之地
然后惯坏自己
左脑思考
右脑瘫痪

《期待》

期待哇哇落地就是个
顶天立天的男人
期待一双鹰的翅膀
期待千里马的腿
……

我终于
把自己期待成了
一种从未期待过的结果
类似一把卷刃的匕首
内心空空荡荡地放肆着

2003/03/26-28

《自己的故事》

我在镜子中看到了那个人
双眉紧锁,眼镜斜挂在鼻梁上
胡茬正玩命地外露
一台老式单放机,在身后
哑无声息地转动

一个身穿宽大灯芯绒布衣的孩子
脚趾露出布鞋外
快乐地雀跃,周身的布丁
上下抖动

一个老者,面容清烁
他长须稀疏但不失飘逸
在右边
顾自沉思

渐渐升腾的水汽
模糊了镜面
我在镜外,长久地
想镜内的三张表情
烟盒已空
窗外的雨仍在下个不停

2003/03/16

《这个下午静悄悄》

这个下午静悄悄
断线的雨自屋檐上滑落
狗在走廊上闲卧
八哥在笼子里伊呀学语
花盆里的赤楠茂盛地绿着
一个男人和三个或更多女人
在网上闲聊
春天的故事静静地
在下午停顿之后
突然死亡。下午的风
吹过残废的天空
叶子动了一下后又静止

2003/03/05

《我开始想一些事情》

我开始想一些事情
比如爱情,事业,生命的长度
比如阳春三月应该是草长莺飞
比如八哥在笼子里不停地呀呀个啥
一阵风,突然砰的一声
吹开了门
窗外的雨又大了些

2003/03/05

《春天里的一个孩子》

春天里的一个孩子
站得很高
他表情严肃而满怀希望
我担心
那股寒流裹着的风
会吹跑
更多的阳光
然后是
叭的一声

2003/03/05

《睡前杂思》

在这样多雨的一个夜晚
春天一声不吭地发育
而我
正衰老
老得并不生硬

我的一生时光
都在拾取祖父、爷爷、父亲
他们留置于土地上的咳声
那些咳的形状
就挂在一排排农作物上
透明色。我长跪,为一种
什么都说不出

窗外。雨劈劈叭叭的急躁声
显得有些多余
我斜倚在床头慢慢入睡
暗中送来平静的鼾声
和几声产房里
传出的婴儿啼哭

2003/03/0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