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3年第四十八届韩国《现代文学》奖得主那熙德诗选

◎薛舟



那熙德诗选

薛舟  徐丽红译

那熙德,韩国女诗人。1966年生于忠清南道论山郡。1989年当选《中央日报》新春文艺,登上文坛。2003年以《像干鱼一样.外五首》荣获第四十八届《现代文学》奖。著有诗集《致根的话》、《那地方不远》等。

黑暗中的黑暗

    正要把钥匙插进前门,背后的黑暗中有谁在叫我。

—嗯……和我聊一会儿。
—你是谁?
—我是你呀。

    那一瞬间,我感觉周围一点点亮起来。为了彼此看清对方,我们朝路灯走过来。

—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了?
—我在你存在的每个地方。七岁的你在荡秋千,十岁的你乘坐在去往汉城的高速汽车里,十五岁的时候你在离家很远的终点站东张西望,二十岁时你和手心温暖的男子手挽手在典农洞与面牧洞之间步行几个小时,此外,如今三十一岁的你……
—那么我和你分离是在什么时候?
—从你开始忘记我的时候。
—我没有把你丢下。光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不。你仔细看。

    她带我来到路灯下,伸出双手让我看。那是粘满粉笔的影子的手,疼痛的记忆的粉末也粘到我的手上。

—三十一岁的你至今还在教室里。
—但是我好像一直在路上。不知道你离开,只是经常感觉冷。
—我从来没有离开你。要是你那么感觉,一定是因为我们靠得太近。我就像呼吸一样进进出出。
—可你是否还要重归黑暗中。
—无论何时,只要我一靠近火光,你就要把我叫出来。还记得从前在灯下吗,我变成了仙鹤,狐狸和狗。呀,现在我就要走进黑暗的屋檐下。

    在进入屋檐下的瞬间,她重又成为黑暗的一部分。我长久端详着黑暗,那黑暗仿佛红色又仿佛是草绿色。

石榴

放下几颗石榴,却不敢掰开

稍晚一些切开石榴
就像全然闭锁的门
布满咬紧的牙,
石榴
仿佛你的心
在血红色的哭泣破裂之前

剥去坚硬的外壳
朝向看不见的你,我喃喃自语

张开嘴吧
给你我口中的话语
鸟舌般看不见的话
张开嘴吧
你的哭泣血红又苦涩
滋润了我的舌头

晚一些,可是不要太迟了


有雪不知人已去

者,雪从下面上来
抹掉留在空中的脚印
就要得到宽恕的脚印几个几个地留下来
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
还有急切地倾听着雪丝飞舞声的耳朵

打开窗户,几片长久徘徊在虚空的雪花
落上温暖的手背,只一闪烁便消失
雪水短暂凝结随后流下,流下的是生命
今夜,还有冰冷彻骨的嘴唇啊
谁家的院子里,圆圆的盘子承接洁白的雪
那盘子如果满得冒尖
又一个婴儿降生,并放声大哭
迷茫的卵和迸裂开来的孢子飞上来的夜里
有一行脚印踏上缥缈的路

没,关,系……
没,关,系……
没,关,系……
没,关,系……

雪大概是从某个遥远的山谷开始
怅惘地飞啊飞上来,然后跌倒在地
者,下面的山谷幽深而又黑暗
雪不知道他已离去,夜鸟飞上来
雪不知道我要宽恕谁,夜鸟落下

*徐廷柱(号未堂)诗《下落的雪丝》中的一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