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2年韩国第三届现代诗作品奖得主金永承专辑

◎薛舟



2002年韩国第三届
现代诗作品奖发布

□获奖诗人:金永承
□获奖作品:《暴风雨》外四首
□审查委员
        预审:吴炯叶;张恩洙
        复审:吴世荣;元九植;郑课理
□主办:《现代诗》月刊社
□赞助:仁普文化事业会


金永承作品选

薛舟  徐丽红  译

金永承,1959年生于仁川。1983年毕业于成均馆大学哲学系。1986年在季刊《世界文学》秋季号发表《反省  序》外三首,登上诗坛。著有诗集《反省》、《装车运走的车》、《醉客之梦》、《美丽废人》、《一个人的爱情》、《倦怠》及随笔集《积攒一天的死亡》。2002年7月以诗集《比一无所有更灿烂的贫困》当选第三届现代诗作品奖。

暴风雨

男子汉
可不可以这样生活……
我喜欢女人
但并不是喜欢做爱
只是对它
有一点点兴趣
而且
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和我
做爱
愿意与我做爱的女人
一个也没有
那是因为我
像《胖姐姐》的作者
童话作家权正生先生一样
毁掉了

毁是毁掉了
但毁掉的却不是全部
就像《胖姐姐》的作者
童话作家权正生先生那样
毁掉也是带着美丽的心灵
毁掉

最近
我正陷入女人们的包围
在仁川的
朱安图书馆文艺班
和富平文化园诗歌创作班上
大多数都是些家庭主妇
我和她们结成
一个名为“金永承与昏睡状态”
的摇滚乐队
垂死哀号般的公演正在
考虑之中

这个11月
我在准备诗画展
作品集也在准备中
两边的收入,每个月
大约有45万块
虽然可以用来糊口
但要只为这跑去讲课
还是让我感到多少有些悲哀
情感产生了。
并且就在她们身上
这真叫我担忧。

昨天在暴风中下起了雨
其中一人说请客,于是一起
去“迎月包饭”,买了一包号称从故乡进永
摘来的柿子
就着猪肉包饭
和掺满肉、蘑菇、乌贼等的海鲜煎饼
还有同样掺了肉和蘑菇的绿豆煎饼
吃从木盆般的碗里捞出的
填满了海贝和虾的海鲜刀削面
这样的吃法让我这个住在仁川海边墓地的人
感觉自己变成彻底的海货,放上荏子油
和辣椒酱,一起搅拌,吃大麦饭、南瓜粥和虾酱
辣椒、大蒜等等要蘸着大豆酱吃
这么多东西真让人眼花缭乱
如此不胜枚举的食物
摆在面前
我却只喝了几杯烧酒

一如从前
在这个暴风雨的清晨
肚子饿了,就准备吃饭
我爱吃
用自家菜地里间出的白菜苗煮成的
白菜汤
那不是普通的好吃
而是非常非常好吃
这又从何说起呢
把凉拌苦菜芽和海带丝
夹起来
与香油和辣椒酱一起搅拌
吃个大饱
即使被流放又能怎样

要是无聊起来,君恩也不过如此
就像古朝鲜时调里的主人公们
喝起烹煮苦芽的水比吃肉更有滋味
至于说到野菜云云
却绝非赞美
那样的吃法
真让人口舌生津
昨天白天
围坐在一起观赏
“迎月包饭”里的食品
对我来说
好食品
只不过是一种意象和
观念罢了
主妇们
就像梳着马尾辫、猪尾辫的
少女
我不知道
对沉睡的妻子
该是性交还是说教,
我们共同选择的
年幼的儿子,
今天
又带回了“多少”
他带着疑问的表情仿佛和我对话,却安静地
躺着
我把早上收到的
装有20万元《鹤山文学》编辑费的
信封
放在他的床头
轻轻地带上
房门
走出来。
荏子油、香油
还有
荏子、芝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徒劳地,
那,
仅有的“暴风雨”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若有若无,闪闪烁烁
像金刚石,最终也只是金刚石的金刚石平原,
金刚石江边的金刚石人
向着猛击新翻田地的雷霆
闪电,霹雳般的
漆黑猛冲而去
我想唱歌
我想成为
漆黑的
浮雕
我想成为
化石
可是我什么

成为不了
漆黑
顽强地
拒绝着
我的插入
我的强奸
荏子,芝麻
像修女一样,不,是像修女院一样的


我的“阳具”






反省  72

我不是拉大便
顶多就是排出点什么。
就像满垒时的界外球
也就那么排出去了。
讨厌死亡,死乞白赖吃饭
想吃就吃
一点点饭,大便就能出来。
但是不吃,就出不来。
升学也好毕业也好结婚也好生孩子也好
嘻嘻,就那么排出来。
吃了再排泄掉。
爱了再分手
再去死。



反省  99

走出家门,隔壁的新娘又在打扫楼梯。
接下来就必定是我再扫一遍。
没关系,呆在家里的人必须要扫。
难道我是不呆在家里的人吗?
我是一天到晚被钉死在家里的失业者
突然间,我就像连家都没有的人。
快些让我消失吧。




反省  94

挂钟大约响过四次。就像奉德寺①的钟一样
在哭着喊妈。余音响彻郁闷的胸膛。
要是哪里造钟我希望把我也放进去。
把酩酊的我
熔铸进去的钟在哪里哭泣。
狗屁不通乱七八糟的余音仿佛悲鸣
仿佛呻吟,响起来。
把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全都投放进去
做出世界般大的钟,响起来。
喋喋不休,喃喃自语,嘀嘀咕咕,对不起,这家伙,
各位,我爱你,得意吧?死去吧,到旅馆去
请原谅,那怎么办,怎么办……
永不停歇的余音。
最初不过是咚——可为什么这么漫长。
睡觉吧。

注①:奉德寺钟,新罗35代景德王为纪念先考
于景德王元年(742年)用黄铜十万斤铸大钟,
终未完成郁郁而终。其后继之君惠恭王承上之志,
于771年完工,置于奉德寺。该钟具有独特的
艺术价值,是新罗全盛时期文物中最大的杰作,
全称是“圣德大王神钟”,主要工程师为一典。
奉德寺钟在施工过程中曾失败多次,后经一位高僧
指点,将一名童女投入冶浆之中,这才成功。
传说奉德寺钟鸣响时的声音就像一个女孩在喊“妈妈”。






背部考察

考察背,背上
长出小疖子
两年来不知不觉
变得围棋子般大,变大后
就不再长了,再一年也没什么变化
常常感觉痒,有一天用手去挠,嚓
的一声破开,流出豆腐渣一样的灰白色黏稠物
又过了几个月,叫妻子帮着挤这个扁小的
疖子,它已经变得像软柿子一样柔嫩,妈呀!
吱吱,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杂烩,就像
射到背上的精液,把那里贴上膏药
我姑且先叫它这样
外科医生朋友s,朋友l,以及
同为外科医生的综合医院院长l博士
都说这点小事我能帮你解决,但我
还是一切照旧,只好先叫它这样,为什么
因为那是我的事情,是我身体里制造出来的
我自己的东西,很明显
我不希望朝任何人掉转背部也不希望
让他们看到我的背,我的背后
什么也没有,我干巴巴的背后
悬挂着扁小的疖子
没有背对而立的神枪手,也没有约好
走出一步就开始拔枪的
决斗者。要是我的手够得着
我早就用我自己的手去剜
长在背上的疖子,把刀子在火里烧热消毒
嘴里叼住木块,我
可以很简单地把疖子剜掉
再在那里敷上墨鱼骨粉
用我的手,啊啊,我的手
却处理不了我的背,除了脖子
还扭伤了肩膀和手腕的关节,用我的手
和我的眼。即使我的背疼,脓肿沿着淋巴管扩散到全身
即使得了败血症死去,我用我的手,妻子满怀恐惧同他们
握手,我的朋友们仍然在我面前。

这个冰天雪地的冬夜,背对着月光
行走的我的背部
火辣辣一片。要不
在某块长满苔藓的岩石上
对准脊背狠狠地揉搓
背上有我的
临时政府,背上
有敌人们的巢穴
和大本营
牛蝇呀牛虻呀,把我的背
用力吮咂,性变态
的女人噬咬我背上的疖子
咯吱咯吱地啃,撕扯,狂嚼
在豆腐渣一样的
黏稠物,在腐败的血里,在明亮的血里
对准阴部,对准阴蒂
狠狠地揉搓,使劲搅和
虽然数不清的人们跑来
在我的背上弄出数不清的文身
但是我的脊背毫无疑问
能折断刀刃
我的脊背是我的盾牌
我的疖子是我的光荣

平生第一次,我茶饭不思
就像丢了崽子的苦闷的猴子一样苦闷
长出的疖子是我肉体的地震
是火山,岩浆和喷火口
是火口湖和休眠的火山,是我缝补
断肠的恩宠的痕迹
是伤口,芳香和恶臭
我就是这么活着
它还是烙印,告白
是伟大的隔礼啊

标志呀,勋章呀
啊,超越一切生活因果的
宇宙事件呀
奇迹呀
特别人的
特别的爱呀

远远地闪烁着的
最最切近的
星辰啊!

就像灯火戏中的散弹一样倾泻而下的

我的

眼泪啊!









希望  939

有一个和父亲单独居住的孩子
把父亲的尸体放在身边
吃着方便面度过了好几天。
因为不愿被送到孤儿院
他不把父亲的死告诉任何人。
哦,比死亡更可怕的孤独。
孩子过早地领悟了
孤独比死亡更可怕的真相。
觉得父亲的身体腐烂的气味
反而可亲
躺在他的身边反而幸福
孩子的寂静的夜深了。

孤独,
比死亡更可怕的

雨中,我将朴尚川先生的诗《比死亡更可怕的》(《现代诗学》,1998.4)全文
引用在此,把疏狂图一醉。

孩子的父亲就是孩子唯一的爱
孩子的父亲到最后也还是孩子的爱
孩子的父亲死了那尸体仍旧是孩子的爱
为什么造出这样的我,不踢不闹却哭着
那个孩子在父亲的身边煮方便面

我成了那个孩子又成了孩子的父亲





第三届现代诗作品奖预审评语

吴炯叶    张恩洙

2001年的韩国诗坛总的看来似乎很平静,换言之,也可以说是有些停滞不前,这种现象并非出现在文学之外的层面之上,而是出现在文学内部的层面上。通读去年一年发表的诗作,感觉有些低潮,韩国的确诗坛亟需补充新的活力素。
当然,处于这样感觉和想法之中的评论家,面对潜藏于每年大量生产的诗歌潜流中的诗的进化运动,却不能够积极应战,不能不在内心深处埋下一种愧疚感。尽管众多文艺刊物林立,但是为诗进行批评活动的领地却越向前越紧缩,因此,很多好诗和值得关注的诗歌行为至今不能被烛照,只好埋在黑暗的矿脉中。今年已经是第三届的“现代诗作品奖”就是要往这黑暗的矿脉中插入铲刀,摇晃诗歌的肩膀,为鼓舞诗歌的想象力而努力拉起风箱。
由我们两个资历浅薄而又愚钝的人共同进行预审迎接21世纪,虽然谨小慎微,却还是禁不住要以抱卵之心倍加珍重已经得到广泛承认的韩国诗中正在进行的转换和生成。当前,前进中的重镇诗人们的推动力和脱胎换骨,以及年轻诗人们新鲜的声音正在平静的语言之湖中翻动起波浪,我们有理由期待他们能带来更大的诗的回响。
以2001年一年间发表在主要文艺刊物上的作品为对象而进行的预审,就是等待两位复审的慧眼去挑选的十二位诗人的作品。这当中,不论对谁都很容易达成一致,同样地,对谁都有相当大的分歧。在这个过程中,还有尽管发表了无愧于复审的优秀作品,却因为我们这两个浅薄之人的眼睛和耳朵失察而落选的诗人,像《高高矗立的山,仿佛刺向天空》和《悠悠流动的江水声》等,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

入选复审诗人名单:
金胜姬  金永承  南辰右  朴廷台  徐林  宋哉鹤  李援  李文载  李在武  李亭鹿  郑一勤  许惠正(按姓氏音序排列)



第三届现代诗作品奖复审评语

吴世荣

经过预审提交上来的12位诗人中最后选定了金永承、李在武、郑一勤 、许惠正等四位诗人,后又经过全体审查委员的一致同意,最终确定金永承先生获得第三届现代诗作品奖。
在我个人看来,这其中无论谁得奖都具有充分的资格。但如果一定要说出玉之微疵的话,那么我担心金永承诗人以其反诗倾向会不会对后学产生坏的影响,而李在武诗人最近以来虽然显示出成熟的诗歌世界,但是他的个性会否因此而钝化,郑一勤诗人的诗与以前相比其意义的集中力多少有所下降,许惠正诗人的诗至今还保留变革的因素。在如何从四人当中排除去其中的三位的课题前,审查委员们考虑到许惠正诗人出身于《现代诗》,郑一勤诗人最近已有获奖经历,李在武诗人今后仍有机会,金永承诗人对于文学热情持久,而最终作出决定。
金永承诗人的诗非常有个性,他以时代的虚伪为背景破坏着充塞的意义和堕落的价值,并取得异于他人的美学成就。但是今后等待他去探究的世界却是在这虚无与废墟的地平线上创造健康的意义,他的哲学专业背景也让人对这一点充满期待。

元九植

预审委员转达的十二位诗人如下:金胜姬,金永承,南辰右,朴廷台,徐林,宋哉鹤,李援,李文载,李在武,李亭鹿,郑一勤,许惠正等。
下面就这十二位诗人作一简单的讨论。审查委员们认为,在以上这些代表着韩国诗坛高峰水平的诗人中无论选择谁都有充分的理由。我们投了一次票,每人写下三名,我问如果写六名的话那会怎么样。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每人写下四个诗人,其结果就是金永承、李在武、郑一勤 、许惠正等四位诗人分别获得两票,而金胜姬,南辰右,徐林,李援等诗人分别获得一票。我想,如果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各自写下六个诗人的名字,那真不知道审查结果会是什么。
于是,审查委员们就金永承、李在武、郑一勤 、许惠正等四位诗人展开讨论。我想如果可能的话,最好不采用投票的方式,以满场一致来决定最后的获奖者,经过30余分钟的讨论,确定金永承诗人最后胜出。为什么?在我看来,诗人们都厌倦、疲惫了。李在武、郑一勤两位诗人都没有了从前的炽烈,许惠正诗人不顾绚烂的修辞而稍嫌罗嗦,获奖的金永承诗人的作品也大不如前。绝望产生技巧,我在金永承诗人的作品中嗅到了金洙暎的气息。如果说绝望产生技巧,那么技巧会产生什么。这篇拙劣的复审评语让我羞愧。祝贺获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