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舟专栏·血缘的流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和我

◎薛舟



诗歌和我

    为什么写诗—他们问我。
为了给死去的以复活,给活着的以自我,记载下我的思索,珍藏住我的足迹,雕凿出命运的地图;另外我还要提到心,它每时每刻地驱使我,教唆我,使我背叛他们习以为常的一切;但是我感到累了,好像在日益衰退的森林中我是一个不死的鸟,越发成为天空的中心,危险已经把我团团包围。
    为什么写诗—我问自己。
我感到神秘的声音在撞击我的喉舌,我不是创造者,只是一个使徒,一个虔心领受神迹的孩子,我写我所见所闻的;我想还母亲塞满噪音的耳朵以清静,注一泓清泉给她快要干涸的心;要给灵魂打上迟到的胎记,失踪时好叫爱我的人找得到。
    写什么诗—他们问我。
不写赞美的诗,母亲勤劳忘我不需要我的诗,父亲深沉不语不需要我的诗,爱人美丽安宁不需要我的诗,祖国前途远大不需要我的诗;不写批判的诗,黑暗需要血光照亮不需要我的诗,丑恶需要钢铁解决不需要我的诗,悲伤委屈需要博爱安慰不需要我的诗;不写幸福的诗,打开左眼我看见贫穷和苦难我不写幸福的诗,打开右眼我看见流亡和悲怆我不写幸福的诗,这世界幸福太少早已被歌手唱尽了我不写幸福的诗。
    写什么诗—我问自己。
写生活之诗,无生命的需要我赋予生命,无呼吸的需要我灌注呼吸,无名的需要我为他们命名;写时间的诗,昨天堕落了我用诗将它挽救,明天在等候我用诗将它召唤,今天还在消失我用诗将它陪伴。
    为什么写诗—世界问我。
因为这世上没有诗。
    为什么写诗—我问自己。
因为我就是诗。
    诗是什么—他们问我。
诗什么都不是。
    诗是什么—我问自己。
诗只是一切。
    诗是什么—世界问我。
诗是一个父亲沿着国道向北,向北走。
    诗是什么—我问自己。
诗是一个孩子朝着故乡向南,向南去。
    写什么诗—世界问我。
写草木之诗,写沙石之诗,写海天之诗,写下星辰和云、风雪、哭泣和呐喊、爆炸和毁灭、降生和死亡,写下道路和渡口,我就是一个永不归来的过客。
    写什么诗—我问自己。
写水井之诗,写原野之诗,写院落之诗,写下坟墓和家神、老槐树和老铁匠、燕子和屋檐,写下呜咽的大地,写下祝福和友爱,写我甘愿为之献身的一切。

2003年3月17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