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 ⊙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个方向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月,或者不是

◎随风



音箱里有好听的音乐, 我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继而突然有想哭的感觉。
天生弱质的性格却被另一副天生坚强的外表层层包裹着,使得某些眼泪不得不依靠自己的手去偷偷擦试。
——有你的梦总是在早上被闹钟惊醒。

梦里有一片树林,密密匝匝地,深不可测。
唯有醒来时依然清晰可辨的颜色提醒我那悬在树上一簇一簇的,真是梅花。
但为什么你在林间从不开口说话?
有多少次想回头遁逃已数不清了。我曾发誓不去叩每一座梦见的城门,却不知何时已困于一片树林中。

同学洋近日常来电话。她总是仿若漫不经心地说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听多了时,我才知道她无非是想有个人见证一下她的诸多违心时候。
就这样被动地明白了,三月里,也有不便结果的花。
我们的年龄,已懂事得无法自制。

从小读过的那些神话和寓言,如今被日益喧哗的声音肢解着。曾经纯真明亮的信仰恍惚地游离在篝火余烬的深处,在路人半信半疑的观望中,渴望着邂逅某一个传说。

偶然的机会,偶然得如同几句不伦不类的诗在某个黄昏的街口等待着修改一样等待着你。你是否依然在那片梅林的深处留连忘返?是不是,明天的太阳我会在今天里想象出它的模样?
——怀着这种企盼的心情看头顶飞过的信鸽,看它们如何地自信或迷茫,看它们如何赢得我那已不轻易付出的牵挂或欣赏。

做一个安静的有情人吧,可以微微笑,并不高声诉求。
三月的夜晚,有很多的欲望会在心底无来由地滋生。何必违心地捂住耳朵用来自欺或欺人呢?又或者,我凭什么在肩负浪迹天涯的使命之后还执着于一个可以收藏暖炉或灯火的传说?难道只凭某年的三月情怀或一个梦里那句无可捉摸的暗语?

于是我可以如一叶帆,任由风向。
直到梅林深处那莫名的偶然,修来哪怕只有一朝一夕的必然。
让无数可能的结果,在这三月季节,因生命中的彼此认真,显得凝重而鲜活。

或者不是三月?那又有什么关系?
且行,且任由传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