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宏 ⊙ 旅程二十年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爱之秋

◎曾宏



《序诗》

你蹲在我的想象中
半闭眼睛
在这条狭长地带
你灵活无比

又有一只老鼠
想躲过你的利爪
理智在那边接应

你常常听到血液流动的声音
那经过阳光洗涤的声音
可你嗅到那腥味了吗
那被感情熔化后
散发出来的气味
你必须追踪、扑击

一大片清澈的湖水和
微微喘息的雾气
我心中泛起
越来越大的涟漪
那老鼠仿佛
一块石子
已潜入难以到达的水域


《倾心》

哪年,哪月,哪一天
我遇见所爱的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
如果有谁问起

某年,某月,某一天
有谁和我相遇

那是个可怕的日子
如今不敢回忆

那年,那月,那一天
我遇见所爱的

她一下子掏空我的心
从此别无秘密


《偶遇》

不可避免地,你我要相互一望
路窄,没有他人往来
树上的日影把附近的风召集
一切显得,自然又轻巧

四下无人,只有你我
目光递出去的瞬间
你偏了阳伞
我的草帽也滑落一边

我们原不想交错而过
可风太大,日头过盛
你的阳伞只好前倾
我的草帽,也被压得低低


《孤独》

在远处灯光的映照下
你披着秀发的脸
如同雪地上的一间茅屋
笑容是门,已被风霜侵蚀
虚掩着,而孤独
就躲在门的背后

你的孤独,应该也叫痛苦
她拒绝一切来客
我路过此地,用求援的目光叩问
在寒夜中,能否与我举杯对酌
而她为了回避自己
竟然说:这儿没人。你走吧你走


《障碍》

有这样的障碍
(你的和我的)
如同一面透明的玻璃墙
我们相互看得见
却无法伸手

我把所有的愿望
从心底里喊出
你会看见,我的嘴
张开又闭合,多么像
一个哑巴在说话

你会常常看见我,你又会
假装没看到。你将所有的泪水
省略掉,对周围一笑
那奇异的表情,多么像
一个盲人在张望

今夜窗外有雨
今夜玻璃上有泪花
我知道,最难逾越的
是我们自己,而信心有如梯子
在架起时,又滑倒


《距离》

作为一种想念,你受够了
这危险的身份
你不能脱身
你不知道,不能确切知道
爱在何方;你寻找、等待
靠幻觉养壮身子
让持续的紧张消耗
你受够了;这样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像蚕一样
把你织在一个
自足的时空中。你厌倦
但却需要,这样一个
蜕变过程的
孤独阶段

作为一种想念,你本身就是
距离,以虚幻的形式
逃离现在,这其间
又有多种可能    
一片叶子狂吻另一片叶子时
树枝会不会抛弃它
当清晨去拥抱一个傍晚时
中午会不会插进来说:
嘿,不能超越规范
嘿,不该超越规范


《呼唤》

来吧,紧紧抠住
感情的裂隙,无视那风
那雨,像鹰爪一般强悍
如树根一样,深入进去

要时刻想像,充满信心
想像那出奇的花朵和
取之不尽的幸福,想像
嫉妒的一伙,惊诧我们的执着

来吧,平衡住身心
向上挪动,我们终能够
在绝壁上,在极度的危险中
将情爱的欢快,一把抓住


《表达》

这是落在地上
裂开的梨子
要么吃掉
要么,随它腐烂

我们没有时间
猜测再三。或者
像以往,在举步时
猝然绊倒

──矜持,害怕
传统而短暂的相视
都如散架的篱笆
只要踹上一脚

那青色的壳子,光洁
明亮,在黑土上
就像心跳
在心房,成熟芬香

把手伸过来
跨过障碍,在树下
没有人会打扰
我们甜美的分享


《愿望》

我苦心等待你,降临在
一朵花上,每一次
都试图绕至你背后
以两个指头,轻轻摁住你
看你活泼的美姿,怎样
注入我的心灵

如今,我还要求
你的纹理,风格别具
不是标本,而作为愿望
永远飞翔在我的视域
在命运不济时,让我的感觉
充满新奇


《约会》

命中注定的这次约会
已经应验。不过
有一些时间在前面
我知道,即使原地不动
它也会走来的,但是
还有一段距离,需要我
迎面去走
在某个地点
我会和时间
迎头碰见

现在,我必须做的
是让极度的兴奋
稍稍平静。并且
小心翼翼地
让一只非常美丽的小鸟
在手心里唱歌
万分珍惜着,不让它飞走
但不能握得过紧
过度的热情
会将它窒息


《漫游》

现在去回想
已经太晚。要是当时
能写下风,树叶
绵延的山峦和河流

你的黑发披散下来
我深深地陷进
草窝

当我起身时
天已暗了
天黑得伸不出五指
但满月的眼睛
依然照耀着颤动的双手

你的温馨你白皙的额头
你峻秀的山峰和
削瘦的脸
颤动的双手
在漫游
你的肩头你幽深的峡谷
浑圆的沙丘和流水的明眸

同一天同一地点
同一事物
自然已将它的真相
全部说出


《想念》

躺在沙发上,两眼茫茫
不能确切地看见什么
凉茶半杯,桃木的烟缸
以及散开了的
一包劣等烟,各自守着

只有打火机
时时升起跳跃的火苗
又很快熄灭,如同此刻
我的心

我站起来。而灯突然灭了
屋里的一切
再一次陷入荒凉的
思念之中。一根蜡烛
缓慢地流下泪水
把所有的心事,一起凝固

我还能对你说什么
独守的爱情
因感情起伏
沙沙响着
仿佛有耗子
一只只的,从房梁上穿过


《吟唱》

你就是家乡的水从我身边流过
流过并不复返,但却是每天发生的事
你永远静止而流淌,在我心里
是一条翻滚不息的激情的河流
每一朵浪花都发出清晰可闻的声音
每一道波纹都展示纵横交错的联想
这一切已和我的生活以及更广大的风景
构成一体,为我目所能及

多少次我在你岸边徘徊,在想象中
击浪划水,漾出许多孤单的泡沫
多少次我在思恋的中心凫游
逆流而上,切肤地感受你柔软的冲击力
你存在而又神秘,在我心里
始终是一条捉摸不定的幽深的河流
你所呈现的亮光和阴影,已使我的命运
混浊一片,永久不得安宁


《誓言》

爱你
就是一朵花
从嘴里
探出
对另一朵花说
接受吧

在心灵之间
肉体对
肉体说
爱你
这就是
誓言全部


《爱欲》

被子只盖至胸脯
因为天太闷了,你要
浮出水面,吸一口
房间里的
男人的气味
你醉了,一定的
那裸露的臂膀
莹光闪烁

整个夜晚,我都在看你
借着恍惚的灯光
透过尼龙帐。书本
早已放下,像歇了的桨
水声在幽静中
越发清晰、明亮
当我的双脚
浸入水中,你一翻身
悠悠游来,在皮肤上啜吮着
不知怎么办
我竟脱口而出:多美呵


《宁静》

夜晚如气球
在大地的劲风中,终于
挣脱了被扯住的线头

我们从桥面上经过,刚好听到
人们的由衷赞美,我知道
这是他们孤苦深处的
水花一簇

放眼望去,江上雾气茫茫
某种捉摸不定的东西
由远而近,让人侧耳倾听

我们一下子站住,凝视,惊奇
渐渐感到,你我
就像同一颗月亮,掉在水里
所见的中心光华耀目,周围沉寂


《寻梦》

她睡得那么安稳
如同一只箱子
锁着,在离地面两尺的地方
被载入梦乡。似乎
她入睡前曾对我说

有什么东西在额头两侧的深谷里跑动
沿着红色小径
那东西,像勘探队员
用小钢锤敲击岩石
迸出火星

我用一双男人的手安抚她入梦
仿佛将一笔巨款放进箱子
生怕别人发觉
而轻声落锁
这会儿,她一定离我很远了

在万壑之间,她一定
既紧张又兴奋
脚步踩得很轻,目光环视
说不准她就要碰到什么
说不准她就要追上什么

明天,她可能会
告诉我。那时的情形就像
打开旧箱子
好几件曾一度不见的衣裳
突然又重现


《生气》

她一天生气三、五回
有时,像一团尘土
直接扬到我脸上,在另外的时辰
雾一般,缭绕四周
不知从哪里冒起
也看不清更深的事物

对此,我总是很习惯地
微笑说:
您来了


《担忧》

天气还好,在远处
有一片白云。我远远望见
你的表情,像天空的风筝
单薄而又飘逸

我的手,一阵阵牵扯
一根细线
在空中,弯曲
好像它原先就是这样的

那么高不可测
你周围的风,随时可能
拽断我手中的线
将你升起又降落


《预感》

该知道,你不在时
灯光比你的乌发,更为飘忽
这种幻觉,常把我带到很远的地方
那里,我伸出的手再也够不着你

尽管你就在我身边
我还是感到你的脚步渐渐远去
这等凄迷的处境
仿佛命中注定

而我只能唱爱情的歌
以低哑的嗓音,用无力的赤诚
来拥抱一个受苦的少女,就这样
我又感到,踏入冰天雪地


《苦闷》

那晚,我的确有点醉醺醺
我说没醉,这是升华
能够直达上天

你打着雨伞
说要庇护我的灵魂
而灵魂是只酒杯
它映照的感情,浑浊一片

你一扭身走了
我喊出的声音,在空中
和你的脚步声相碰

这样,我只好在想象中
再一次举起瓶子
缓缓地注入
几两冷风


《猜测》

原想这一次机缘
能让我脱胎换骨
像一场大火
让朽败的森林一片焦土
在黑郁郁裸露的残根上
你我迅速占领天空
从此一劳永逸,永葆葱茏

我想象我们多么亲密无间
两棵树,纠缠在一起
我们各自的伤口
如两对嘴唇贴在共同拥有的
爱情上面;在一个心思里
让两个灵魂居住
我原先的想象多么完美

可如今,你先我一步了
这让我怎么猜测,你是离开了
森林,还是毁于大火


《争吵》

我们的争吵
使日常生活有了起色
就像一阵乱风
把树上的残枝败叶
全都扫落

这一自然现象
周而复始
让万物保持健康的颜色
看哪,我们的爱怨
已经成功


《忍耐》

尽管你刚才
还在抱怨    
将一本书摔得噼啪响
像抽一根马鞭

那事物是马
你是马背上阴沉的骑手
天色已暗,而忍耐之外
已没有别的路

嗳行程很远,你怎能
独骑而走?面对选择
我们都缺少
足够的把握

现在,我们只能
和好如初,在冰凉的接触中
一起做梦,用手用腰身
在苍茫的感情里,燃起篝火


《啜泣》

你是一棵小草
我是荒沙一片
细小晶莹且无边无际
我听到你的根
在我松软的体内蔓延时
所发出的幸福的啜泣

风暴经常挟持着我
伤害你,要将你连根拔起
你可记得,是哪一只飞鸟
把你投在这久旱忧伤的
并且注定要死去的
躯体上面

唯一的绿。你弱小的身子
在摇曳,凭一种意志
或生命的本能,你成功抵抗了
任何打击。这会儿,我又听到
心中传来越来越清晰的
哭泣着的歌唱的声音


《抱怨》

她们在同一种声调中
摊开生活琐事
喝着茶,将一个个手指头
按倒在掌中,然后
捏紧,松开
漏下,沙子

她们说:日子就这样
如同怀孕。而男人们
在一旁默不作声
抽着雪茄,然后
如烟缕
      飘出窗户


《迷惘》

有那么多事等着我
眼下吃过午饭
上街还是睡觉
一时我决定不了

床板是诱人的海洋
躺下去,会变成鱼妖
街上阳光安详
我试想,有一只甲虫

爬在叶子上,风来来往往
像无数只手,搓洗着麻将
这些想法,整得我十分难堪
而爱欲,在这时又

悄然来到,在房间里
我坐坐站站,如一根弹簧
头上的重物
压得身子,吱吱嘎嘎


《逃避》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系住那匹马,它已过了
你的村落,在河那边
有时,你还能看见它
闪来闪去的踪影

你跺脚,腾起尘烟
想象自己也可以飞奔
门已关上,背后有一溜木桩
你站着了望
而出家门,不等于获得所愿

你感到发冷
想起更远的日子
那熟悉的伤痛
像朋友一样走来
你原想向她倾诉

现在,马已过河
这里没有近路可抄
一大片丛林流水,很美
也很难穿越,唯一的可能是
它自己回头


《结局》

对无望的倾心
已经习惯,像一种微笑
在脸上固定
形成确切的含义

同样,有如骑车绕圈子
我们对周围
一闪而过的事物
清醒又麻木

这是对失败的默许
类似于搏斗
在即将得手时,感到
心力交瘁

现在我们可以
清楚地看到
爱情
已溢出杯子

被日常生活所擦掉
抹布上
酒迹渐干
香飘依旧


《心得》

爱情,这道被刀砍的裂痕
或深或浅,你总要
紧紧捂住

流血,经常发生在早晨或夜晚
你不必掩饰表情
想哭就哭,该笑就笑

留下的伤疤,蛇一样
游入记忆,多年后
皮肤光润,了无痕迹

(84-8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