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论山水/广西的水土

◎紫衣侠




                          论山水

    凡土地, 必要高出一截, 或洼去一块, 才有看头. 高则秀木葱茏, 居高临下; 洼则烟波浩渺, 一望无涯.若是平淡的土地, 无特色的树种, 无层次之田块, 今者如斯, 明者如斯, 岁岁月月皆如斯, 则难免司空见惯, 心生厌倦矣.
    江南听起来好听, 但多是这样平平淡谈的土地, 看多了亦等于不看, 不能引起我眼睛的愉悦, 内心的促动, 全身心的欢喜.所以身陷江南小城的我, 总是幻想能出去走走, 奔赴雄山大川----可能困居在雄山大川的人, 又向往江南吧, 人类永远互生着羡慕.毕竟江南被历代的文人描写得太美.  
    我不喜欢江南的雨.也许它只应该出现在文学作品中, 那才是美的.每逢遭遇大大小小的雨, 我就心情忧郁, 行踪受阻.眼观外面道路泥泞, 骑车需戴雨披, 行人全得撑伞, 眉头总是拧得紧紧的.上班不到十分钟, 到单位后裤管总要湿透, 而无计晾干; 家里什么东西都潮湿湿的, 特别是初夏的梅雨季节, 因潮还生出隐约的霉味, 天气又特闷热, 即使到"六月六, 晒红绿", 也未必就能将那霉味彻底晒除.每当这时, 我就幻想能在梅雨前紧闭门窗, 到南方去玩一圈, 等梅雨结束再回来.
    所以我喜欢丘陵, 喜欢离我老家不远之处的茅山. 那儿一带的山坡呈现女人一样的曲线, 土地呈奶油黄色, 细腻而肥沃.坡不高, 随时可以爬上去玩玩再下来.山上山下多杂草, 多野果, 水只偶尔有一弯, 但竟是特别清, 能见到底下的水草, 河泥, 不象县城里我们看惯了的黄色的静静的漕河.
    小时候我最喜欢去的是我大姑妈家.她家就在茅山脚下, 那里另有个名字叫花山.我们在她家屋后和东面的山坡上打毛粟, 采灯笼果, 拾地皮菜, 逗猪喂羊, 过着神仙般的童年.
    有人说, 仁者乐山, 智者乐水.我觉得乐山乐水, 各有其奇妙之处.山是一座目标, 永远诱惑你朝上登攀; 水是一份柔情, 令你魂系乡野, 心如明镜.
    
       2003, 3, 4


         广西的水土

    我从没有到过广西, 我只听到过漓江, 南宁, 梧州, 柳州的名字, 看到过桂林山水的图画以及读过贺敬之那首著名的诗, 还有小时候吃过梧州或柳州产的糖, 糖纸透明而漂亮, 我把它们集藏好, 夹在课本里.
    我蛰居在江南的一个小城, 小时候心驰天下, 但没有钱出去; 大了钱不成问题, 却又没有时间----没有属于自己的整块儿的时间.
    但尽管如此, 却并不能解除我对广西的向往.我坚信, 总有一天我会来到它的身旁.
    我的这个情结, 还缘于我在习诗以后, 看到许许多多经典的诗集, 文著, 皆是由广西漓江出版社出版.我注意这个现象已经好久了.我发现, 凡是标明有这个出版社的书, 必是高雅的, 精致的, 可读的, 令人手不释卷, 而且诗方面的特别多.它们都是可以信赖的.
    于是无论我抵达哪一个城市, 只要书脊上写有"漓江出版社"的字样我几乎不用多想就把它买下来, 并引以为豪, 不象我看到别的书那样挑三拣四.
    现在有的书我只需看看书名,就大致可猜出是哪些出版社出的, 比如那些煽情的, 恐怖的, 肉欲的, 迷信的, 甚至是恬不知耻的, 有伤风化的.人为了钱真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出版社也一样.
    三周前我到扬子江边的镇江去,拜访了赛珍珠的故居.这个女人----美国女人因几部写中国的小说而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想去考察她一番, 看看她是否名副其实. 因为在国内, 她的声誉好象不太好.就在那幢欧式故居的一楼, 我看到她那部足有一寸半厚的<大地>.隔着玻璃看那简洁的浅兰色封面, 象中国农村一样沉静的气质, 我有一种预感, 隐约有些兴奋.等服务员将书拿出来, 我一看: 漓江出版社! 又是她! 她总是能奉献给我们这些纯粹而清贫的文人最需要的东西.因此尽管景点将价钱涨了好几倍, 我还是掏钱将它买了下来.
    事实上这本书没有叫我失望.读完后我认为赛珍珠那个奖该得.将它划定为"通俗小说"是非常可笑的.中国现代白话长篇小说很少有能与之匹敌者.
    此外, 当代各种体裁的年度最佳作品精选, 现代大家巨匠的力作, 古典文学精品, 诺贝尔文学奖作家系列, 她几乎无所不涉, 品味高雅, 风格如出一辙.
    可以猜想, 漓江出版社可能是国内最不赚钱的出版社之一, 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读者心目中最高尚的出版社之一.她奉献给了读者至高无上的精神性的东西, 他们对此满怀感激.我不知道它的体制的是怎样的, 有着哪些人住在里边, 员工奖金多不多, 社长有没有小车.我所关心的是: 他们从八十年代到现在, 还会不会一直这样下去.
    除了出版社, 我还知道广西有一个专门奖励文化和文学的"铜鼓奖".我不知道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 听上去有些滑稽, 但内容却很严肃.有一次诗友刘春告诉我, 东西, 鬼子和一批什么什么人和他都获奖了,我很羡慕.已步入小康的我一般不会在乎那几个钱, 但我羡慕那一份荣誉.
    还有一件小事给我印象极深: 我在一次网络征稿中通过电子邮件给<广西文学>投了一份稿, 稿件在杂志见报后不久, 我一下子收到了三份样刊! 样刊的封面用特种布纹纸制作, 没有加膜, 显得优美又朴实, 就象广西山水的风格.我从没有收到过三本样刊, 就算我自己编副刊, 对外地的重点作者也顶多寄过两份样报, 以示对他们的尊重和感激.但我一样子收到了三本漂亮样刊, 真是惊奇无比. 这虽是极小的事, 但会令我终身都忘不了.
    这就是广西的水土.我向往那里.我一定要去一次那里, 即使那里至今仍十分贫穷.如果喜欢我就多去几次, 在我的有生之年.
    我喜欢那样的水土; 喜欢那里将瘦弱的文学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气氛.
                  
      2003, 3, 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