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口语"与"粗口"

◎紫衣侠



"口语"与"粗口"          

                      

    作为在网络写诗的人, 我对眼下诗坛上的"口语"现象并不像有些人那样天生反感。正相反, 我喜欢口语诗的干净、机智、简短、幽默。我的诗友赵丽华女士曾经说过: "我不喜欢需要诠释的艺术", 我深表赞同, 引为知己。我最恨"诗人"煞有其事地"做"诗了, 离生活远得比地够不着天还要远; 看上去每一句都像诗, 又从头到尾不知所云。
    进入网络时代以后,诗歌风格一统天下的格局已被打破。一些即时的、非常生动活泼的、诙谐幽默的口语诗,有着越来越多的阅读者和实践者。 韩东, 伊沙, 赵丽华等一大批诗人, 都作出了有益的尝试。相信若干年以后, 我们会发现许多被岁月之河淘洗出来的口语精品。
    然而, 并不是所有带"口"的诗我都喜欢。比如"粗口"我就极不喜欢。
    新世纪诗坛最大的怪现象是什么? ----把美当作丑, 把香当作臭。关于这一点, 可能网络起了一定的作用。我常看到眼下有许多初上诗网的年轻人(也有中毒较深的老家伙), 言必称"他妈的", 诗必要"操X", 对诗的审美, 节奏, 意韵, 教化作用全不考虑, 只求骂人骂得爽快, 意淫淫个彻底。似乎越"粗口"越时毛, 越"下流"越先锋。更有我老乡沈某人, 创立了一个什么有关身体的门派, 大实其践, 可谓登峰造极, 影响了一大批人。每每读到这些乌七八糟的文字, 我总是像被强盗拿着皮鞭逼我吞下一只苍蝇那么难受。
    在前不久<星星>举行的都江堰诗会上, 诗人邱正伦曾在发言中说: "你的思想是自由的, 但你的行为是要受到规范的; 你的文字污染了我的眼睛, 我是要生气的。" 他在即兴发言中只用了"生气"两字, 比较含蓄。其实我想这话的背后还应有话, 那就是"文明","公德","素质", "社会责任"等等。
    诚然, 作为偶尔的情绪渲泻, 为表达诗歌主题的需要, 个别句子有些出格, 也许尚能理解; 但若以此为业, 满口粗话; 以此为美, 以此为诗, 本末倒置, 那就令人感到肉麻, 恶心, 并且深深厌恶了。

                                  2003, 元, 29, 三

原载《扬子江》诗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