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子 ⊙ 传说的继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泉子2002年诗选

◎泉子



2002年诗选

消逝

竹子们拖着长长的影子从我面前走过
它们被搬运到一处不为我所知的地方
而并没有更多的人群,更多的脚步声
隔开我们之间的眺望
就像它们并不试图探究
我在被它们经过之后
终将消失于哪一条街道
哪一条小巷
终将消失于哪一张,甚至更多张的脸庞


时光

一段时光是任上帝手中的橡皮也擦拭不去的
即使时光倒流,一段时光
一再重现
即使情节被一再篡改
并由另一些人完成我们的行走与坐姿
一段时光,仍将在更长的时间之河中
散发着自己的光芒
并不被其他的光芒所吸引,呈现出
哪怕最微小的弧度


忧虑

他希望一双眼睛
像两弘湖水般,在更低处相连
以便知晓对方看见的
正是自己所见的
以便证实,那一再被说出的真诚
而一双眼睛只是像湖水般
却不在更低处相连
却无法知晓对方看见的
正是自己所见的
却无法证实,那一再被说出的真诚
他们为那无法完成的见证
而忧虑


向晚

很快,一个仍沾满血痕的向晚即将来临
乌鸦在不停地坠落,填塞着
更远处的深渊
更远处的山坡
更远处的城池,与村庄
而更多的乌鸦仍在坠落
而一个夜晚,带来了多少更远处
更高处的消息


他们

他们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在一条长石凳上
一个少女,与她同样年少的男友
并不亲昵,只是坐着
并不亲昵
他们中间的一个,像是十年前的我
而另一半
仍坐在十年前的那条长石凳上



忍受

我似乎并不试图从一些事物中醒来
甚至愉悦于事物那广阔的阴影
“忍受吧。”是谁的声音
“享受吧。”
又是谁的声音
就像享受,甚至忍受
造物给予你的性别
直到夜晚来临
直到更广阔的存在来临
并将另一些事物唤醒



以便夜晚来临

向晚的风席卷起多少的尘埃
席卷起多少行走在归去之路上的人们
一行坚定的足音
不再被别的言辞所吸引
不再被别的歌声所蛊惑
即使歌声经由海伦那美妙的双唇唱出
向晚的风,席卷起的
是那么多的尘埃
以及那么多由尘埃吸附的光芒
以便夜晚来临


而我已然疲倦

这是喷薄的一天
夕阳已落下山崖,以隐藏起它的疲倦
并在它的隐藏中
隐藏起了我的疲倦的脸庞
而夜已然降临
而我也已然疲倦




少年

一个少年是近乎恐惧地发现那两腿间初生的毛发
在多年前
一个遥远得缺失了边角的下午
一个近乎绝望的少年
面对着,并不得不承担起更多充满未知的下午
而在更多的毛发坚定的,安静的生长中
更多的下午逐渐变得坚定,并安静了下来


杯子

夜晚在一杯水中洇染开来
一个焦渴得只剩下嘴唇的夜晚
它将我含在口中,吸食着我的血液
而梦在多么缓慢地醒来
在我们共同拥有的同一个杯子中
我的血液将一个夜晚稀释





多么孤独啊

多么孤独啊
一个人从人世间走过
他留下的
是被别的眼睛忽视的
是被别的耳朵拒绝的
是被别的嘴唇
没有说出的


真实是微不足道的

真实是微不足道的
一个个可疑的瞬间,滑向记忆中晦暗的序列
滑向
那一个个确定的,由薄暮的幻影连缀成的山脉
庞大的,缓慢移动着的怪兽,驮着他的影子
风吹落了多少双眺望的眼睛


我说的

我说的,是一只追逐着翅膀的鸟儿
我说的,是一只追逐着尾巴的猴子
我说的,是一个追逐着自己影子的人

那在飞翔中挣脱了翅膀的鸟儿
那在时间的侵蚀中丢失了尾巴的猴子
那在道路的出口处,与自己的影子分离的人





已是冬天

向下生长的树
倒立着的,匆匆的人
一尾游鱼在鸟儿的阴影中迷路
已是冬天
湖水俯视着心底,那蓝色的孤独


多年后

多年后,这里是一片密密的小树林
一些树会提前死去
更多的,坚持了下来
多年后,我会躺到那片小树林中
去倾听,去轻吻
那些潮湿的根
而新添的墓碑,已经破败了
已经在岁月之外陈旧
贮存着
我曾经的年轮


在野山兔躺过的地方

在野山兔躺过的地方
它的呼吸扎伤了我的脸庞
我仍然记得那棕黄的毛发,柔软的
卷曲的
被睡眠堆砌着
一座没有墓碑的坟,在夜色中移动
并在打着呵欠的草地上
抖落下
一身的露珠





河流

从遥远的天边流淌过来的,一条河流
追随着另一条河流,到另一个天边
然而它们多么的相似,缓慢地
闲适地,被另一条河流缓慢地追随
接近于平行的两条线,被
一条直立的河流相连
时间的瀑布,从高处的深渊里
倾泻下的一个个瞬间
飞沫的呈现是多么的短暂
携带着那些属于偶然的秘密,并贮存于
另一种相似的流淌


一个真实的下午三点

被水与渴同时逼厄的一个角落
一个真实的下午,三点
如果我说出的是两点,或者三点十分
那么我在说出虚构
坚硬的角落
如屋檐下的阴影,用移动见证着真实
西西弗斯,那个遥远的人
寄居在我的血液里
血液漫过了他的脖子,他的下巴
并注定在下一秒漫过他的下嘴唇
血液又退了下去


故事

我重复讲述的一个故事,成为了他们描述我的说辞
“他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将自己握在手心
然后抛向那波澜不惊的海面”
共同的夜幕从不同的嘴唇上垂挂下来
白昼在幕布的后面展开
直到身体中打捞上来的水
再也濡湿不了自己的嘴唇
它们等待着海水下一次不再属于它们的涨升

一个孩子的身影是鲜亮,而微不足道的
在一个下午
他一次次地俯身,将奄奄一息的贝壳
一颗颗抛向大海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自己握在手心
抛向那波澜不惊的海面”
但“至少我手心的那一枚
还活着”
一个下午,将一个孩子
引向一双,一双双隐藏在夜幕后面的眼睛
我期待中的光
以另一束光的形式在消逝




树叶

泉子、阿朱,还有那身边性别暗淡的另一个人
是一棵树上的叶子
紧挨着他们的猴子,是另一片叶子
还有蚯蚓们,癞蛤蟆们
还有那沿着蚂蚁的方向奔走的常春藤们
他们的呈现是多么的偶然
最终一同汇入了必然的消逝
他们是光合作用的记忆
他们坚守着相似的时间,不同的位置



记忆

二十年前,我十岁,祖母死于那年夏天一次普通的睡眠
祖母说,她累了
她先去睡了
一次普通的睡眠囚禁了一次绵长的有始无终的睡眠
并从众多的睡眠中抬高
长满青苔的墓碑,仿佛从岁月的深处
来到了村后的山腰上
那时,死亡是微不足道的
低于宴席上一碗泛着油花的汤面
死亡是更长久的睡眠
就像此刻
而在它们之间,曾隔着多少恐惧与焦虑的夜晚
对人生最初阶段的追忆是多么的遥远啊
十年,而我又迅速地度过了两个十年
仿佛谁又眨了两次眼睛
逝去的时间的真实性在哪里呢
千年又何曾不是瞬间
两个十年中,消逝的人群中有三个我的亲人
我的外祖父、我的外祖母,还有的我的哥哥
在记忆中日渐清晰的脸庞
仿佛是一条岁月的河流
带走了一张张脸庞上的尘土与污垢
当一张脸庞只剩下脸庞
记忆是一次没有呼吸的相见
又有多少个十年啊,在那更高处的村庄里
多少个十年终将熔化于那未知的瞬间





生命中总有些足够轻的事物
等待那些有足够力量承接它的人
另一些人说
多么轻啊
那些承接它的人说
它已经耗尽了我所有的力量




让少女继续成为一个少女吧


让少女继续成为一个少女吧
让小猫成为我梦想中永远的一只小猫
盛满时间的花园
树枝在微风中晃动
一袭黑色的长裙在一只高处的手中被折叠
又展开
时间似乎流连不去
直到我的影子哭出了声
直到一只老猫在黑暗中
追忆起那沾满露珠的足音
直到一个妇女在哭泣中
诉说一个少女的离去



抗拒

在这片土地上
没有任何事物是得到赦免的
那静默的乌鸦
那啁啾不停的雀鸟
那开得烂漫的野菊花
那在默默中疯长的绿草
以及在草丛中藏起足音的一个人
他们都曾以各自的方式抗拒过死亡
而他们,终将被这同一片土地吞噬
并遗忘






鹭鸟

一群鹭鸟,翻动着一对对白色的翅膀
它们将阴影垂挂在一座塔寺破败的屋檐下
钟声从一具具小小的身体中被敲响
那是一群受到祝福的生灵
它们有时消散在不远处的树丛
有时,它们消散在那近在咫尺的夜色中


路旁的一棵千年古树

路旁的一棵千年古树
它炫耀着身体中的缓慢
并将时间稀释
曾经有多少人从它面前经过
在千年中
在众多的树木中间,它
曾经是多么不起眼
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驻足
并将它发现
而那普照大地的阳光
正在它的躯干上积聚着力量
并终将将它穿透
并由别的树收回
它落在地上的影子


马可

马可,他们说
“你一手交出你的影子
另一只手中攥着一袋子的金币”
马可,只有我知道另一种的真实
影子交出了你
而你另一只手上的金币成为了证词
你并不急于扔掉那些闪光的
叮当作响的词语
就像你并不急于丢开你自己的皮囊
对你而言
它们是何等的相似,并且同样的没有意义



茶馆

我坐在茶馆的下午里
在刚刚修缮一新的塔寺的注视中
茶馆老板娘在柜台后数着她手中的一沓崭新的人民币
一些回环的声音
“一、二、三
一十、二十、三十
一百、二百、三百
一千、两千、三千”
我不知道她多少次经历了那些相似的数字
经历那些相似的愉悦
阳光正毫无阻滞地从窗玻璃上
投射到我的身上
投射在我手中一册薄薄的被敞开的书本上
以及一个叫“卡瓦菲斯”的同性恋者,那永远的忧郁
那永远的,灰蓝色的眼睛中
依然闪动着蓝色的光芒
风在不停地变幻着一个下午的形状
它们遗落在地面上的影子
哦,有多少个昨日
是那永远无法抵达的近在咫尺


一个由寂静散发出的光芒充盈于体内的人是多么有福啊

孤独是多么的沁人心脾
一种声音,熄灭着众多的声音
寂静如火焰般纯正
一个由寂静散发出的光芒充盈于体内的人是多么有福啊
一个人的肉体与音容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他在静止水面上看到了自己的灰烬
以及被火焰包裹着的光芒
那些业已消逝的光芒



乌鸦

最初的一刻是沉默的,直到
乌鸦从低低的云层上撕下了翅膀
并独自去丈量那未知的,露水般新鲜的一年
风将最初苏醒的草尖推向同一个方向
没有一丝的力从天空中传递下来
甚至没有一瓣的影子
那曾经孕育过乌鸦翅膀的云层
也在俯视中将它遗弃了

一只乌鸦,一只被黑色的火焰点燃的乌鸦
一只用黑色的光芒照亮一个个白昼
的乌鸦
一只岩石般坚定,并从时间中
脱落下来的乌鸦
它的三百六十五天在同一天抵达
它的二十四小时在同一秒抵达
它所有的游历
都是它最初离开的地方



仿佛

仿佛被夜晚喊醒的梦
一个梦在另一个梦中醒来

仿佛是一颗在叶面上消逝着的
晶莹的露珠
而另一个清晨,从同一片叶面上滚落的
是哪一颗

仿佛是一次远游
而我永远不再回来
在另一个向晚,那以我的名义归来的人
是谁



最后的一扇门

最后一扇门在不安中合上
一条专供鸽子行走的路,最终
成为通往无数扇黑色窗户的走廊
一只只鸽子收拢着翅膀,是无数只鸽子
在一条笔直的走廊上迷路
由萤火虫的眼睛堆砌成的无边无际的墙
它们没有被自己尾翼上垂挂的灯笼照亮
只有一只
从墙体的束缚中挣脱出来,用翅膀
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并在尾翼中找到了自己


那最初的无追赶着最终的无

最初是无
最初是无中生有的坠落

最初是积聚
最初是我,我碰撞着无数的我

最初是我落入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承接着我的轻
与坠落

那相似的坠落

当我穿越了我整个身体
当一种坠落与另一种坠落分离
当一种速度
与另一种速度呈现出越来越宽广的距离
多么缓慢啊,而又

多么的短暂

当最初的无
抵达着那最终的无


我把精液射向我的少女时光

我把精液射向我的少女时光
那内敛的,幽微中尚未敞开的岁月
从我身体中分离出来
跟随一道光,掠过忘川的水面
在那被蝙蝠的翅膀填塞的河流上
所有的抵达,除了光
除了光的子孙
只增添了一片比呼吸更薄的碎浪


先人们在我的体内

先人们在我的体内
低低的鼾声拂过了他们身下裸露的草根
他们曾有着与我相似的卑微
那一张张从逝去的岁月中转过身的脸庞
他们,最终在我的俯视中醒来
“光──”。他们的声音
穿过了我的眼睛
而我终将找到我的后人,并将我的呼吸
植入他的身体中
那向阳的草坡
或者爬满青苔的岩石
我终将在他的体内复活我曾经的梦想
甚至光荣
我终将通过他的嘴唇
说出我坚持一生的沉默


一生

一个百无聊赖的清晨
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童年
一段百无聊赖的青春时光
一个人长长的,百无聊赖的一生

我愿意是那个人,那个百无聊赖的
另一个人
如果百无聊赖的一生
最终通往了一首不朽的诗
通往那一个个在黑暗中披光而行的句子


他们是一群历尽沧桑的人

那一对步履蹒跚、白发苍苍的老人
那指挥若定、口若悬河的男子
那声嘶力竭的另一个男人
那时而喋喋不休,时而沉默不语的女人
那疲惫、安详的,面带微笑的女子,以及
她身边的昨天刚出生的孩子
那满面皱折的女婴
他们是一群历尽沧桑的人
历尽了被选择
与选择
历尽了自然的法则
他们是那森森白骨间的生
他们是千年古墓的裂缝中伸出的
一朵朵血一样鲜红的花朵





交谈

交谈着的人
雨水打着芭蕉的人
他们身后的夜色交错在一起,渗入了
窃窃私语的领地
夜色中伸出一只失去体温的手
一张张失去呼吸的、用微笑
致意的脸庞
河流在更高处流淌、相遇
浪花溅落在交谈者的脸上




若干年后

若干年后
一棵树仍伫立在原地
一块石头
仍嵌在长满青苔的高墙里
而我已成为一棵树的记忆
一堵墙中一块石头的记忆
若干年后
一棵树已被他曾经伫立的那方泥土忘记
一块石头
连同那堵墙
已陷入地层密不透风的黑暗里
一块石头是另一块石头的父亲
一张脸
隐身于另一张脸庞
只有我说出了那段记忆
在若干年后
那些在黑暗中继续黑暗的词语


高原的夜晚

高原的夜晚是多么的宁静而安详
大地的颤栗滋养着草的生长
羊群在突然间奔逃
一个与羊群有着相同起居的孩子
当他醒来,并惊讶于月光被草原的稀释
而除了一个村庄的消失
除了一条河流的改道
除了月光被一再的稀释,以致
阳光来临
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这样的一个夜晚
高原的黎明在寂静中一寸寸地苏醒
并一寸寸地失去







学会丢失

学会丢失
学会在遗忘中触及事物的真实
学会像尘埃一样丢失风
学会像落叶一样丢失整个秋天
学会像孤独一样丢失人群
学会像雨滴一样丢失天空
学会像阴影一样丢失树丛
学会在一个瞬间
丢失我的一生




我再也回不去了

突然间,天空收起了云梯
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颗雨滴怎样才能回到它出发的起点呢
那么缓慢的蒸腾
那么缓慢的丢失
直到最后一缕上升丢失了所有的下坠
直到大地,那无边无际的大地
丢失了整颗雨滴










如果再也没有一片黄昏让我去爱了
如果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让我去爱了

至少
我可以去爱我的祖国

我可以爱她给予我的痛苦
我可以爱她给予我的孤独




一切都是遭到禁止的

一切都是遭到禁止的
那个炎热的初秋
我生下了我的母亲
一头被时间捕获的
滴着血的母兽
她哭喊着
但并不乞求我的怜悯
我擦拭着她的嘴角与胸口的血痕
她的乳房被时间包裹着
等待着她的奔跑与坚持
而她,终究被光所穿透
所有的光,就像尘封于岁月中一支支黑暗中的箭
那与时间合二为一
并挣脱了时间的光芒
光芒,转瞬即逝
一双双看不见的眼睛,时间凝固成一个个波纹
是啊,我所有的给予
是那无处不在的禁忌



主说出的七天

主说,人是万物之灵
主说比人更大的是村庄
主说比村庄更大的是大地
主说比大地更大的是我们寄居的星球
主说比地球更大的是太阳
主说比太阳更大的是我们仰望的天空
主说比天空更大的
是我们的心灵
主终究没有说出
那并不存在的另一天
主用他的缄默说出的
是一个永远的谜





一只静默的鸟儿

一只静默的鸟儿
它痴迷于那些不为我们所知的声音
它丝毫没有领略到我们的倾听
我们的影子
携带着各自的响动
而风,穿过了它的翅膀
并将它的影子稀释

三年了

三年了,光是静止的
沉默是对声音的拒绝
以便往昔在任意的时刻重临
所有的羽毛被雨声洗濯
并收拢于黑色的尾翼
一个黑色的圆点
一个色彩入侵的问号
一个同样孤独的灵魂
乌鸦,一只,有时是两只
停泊于城市的上空
追忆一个不可复制的昨天
昨天
同样是不可更改的
一个光的敏感症患者
他拒绝的并不是太阳
当若干年后,太阳
止熄于自己的燃烧
止熄于自己散发的光芒
温暖的黑洞在多么缓慢地呈现
我们试图逃避的并不是事物本身
而是事物带给我们的一种宿命
甚至惩罚
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一种无法推卸的承担
一种无法忘却的记得
一种孤单
三年了,光在自身的体内流淌着
并将不再被别的言辞所动,所吸引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