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永远不触碰

◎宋尾



   〈永远不触碰〉
    
    
    永远不去触碰那些伟大的事物
    那些人;永远不触碰那看似伟大的诗。
    我眼底的世界孤独更富有人情,
    他们尖叫的声音,他们柔软白皙的
    肚子上的堇色绒毛,他们
    这细小的黑,把整个凌晨融化成水面。
    
    不进入事物的内部寻找所谓的真实
    不接受虚妄的反光;老鹰引领着街道
    奔跑,山毛榉把自己独个的隐藏:
    你看到过的;你想到过的。
    
    刷新而使自己不至于泯灭;
    回顾使自己不至于难过;
    空间承载着可能性而时间
    充满未知性--
    不要轻易触碰比如爱情。
    
    
    
    〈诗〉
    
    
    那使你从混沌中
    苏醒的幼菊的脸庞
    
    那毫无征兆的微笑
    一直瞄准着你
    
    那使你不顾一切向我奔来的
    奇迹之诗:
    
    我们朗诵它
    掏光它的绝望。
    
    
    
   〈致陈旧〉
    
    
    或许你知道我的叙述总是存在
    某些偏差的问题,特别是在
    加速的时刻我就会急功近利
    当然,我想表达的其实不仅仅
    是对过去的忏悔:那毫无用处
    我试着扭转,你知道
    那将不是给任何人
    刻意呈现的东西。
    
    依赖性就象你自行车的链条
    喀喀吃掉我们剩余的部分;
    还有多少是自己的,因此
    我宁可固执使它坚硬:
    当我们走下南菩陀
    整个厦门重新回到
    我们的皮肤以及耳朵。
    
    你看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尽管,我不知道什么才是
    正确的变化,使自己满意的
    只是我总算勉强遵循了自己的良心
    如同我现在写着这首平静的诗
    要让你看见其中皎洁的部位。
    
    独个的安静把回忆铺在
    楼下的草坪上;那么多
    值得思考甚于悲哀,你知道
    痛苦意味着智慧而我
    仿佛又回到那里:
    污浊的海,笨拙的立交桥
    我们躺下来
    回到一起。
    
    

    《明亮》
    
    

    多数时候错过了
    我们的肢体被
    重启的一刻:
    
    讨论本身微不足道
    何况仅只围绕早晨。
    
    触摸不到明亮
    并非你的错误。
    
    我早说过。
    
    

    〈入夜〉
    
    
    有不熟悉的一些将
    我们围拢,夜的围巾
    反复擦洗镇子使它们
    感到忧悒。
    
    你会听到左胸与大地
    紧紧弹奏着同一支
    恐惧的灰白的曲子:
    闪电插在脸庞
    眉睫滴答。
    
    静听吧--
    高高的白杨下
    动物聚集哭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