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张金飞

◎宋尾



   〈张金〉
    
    --或寄理科及建军
    
    与上次不同的是,并非直接进入他的黑暗;
    而是一点点,缓慢地吃下我
    在光明与陡逝之间徘徊:
    电厂被滑轮移走;
    整个税务大楼
    鱼贯消失。
    
    他知道我是完整的形式主义分子;
    他把我整个的翻过来,
    二楼上全是一个味道:
    隐晦的液体
    烘干后的味道
    倒出来。
    
    这些壁画的缺点
    在于它们的不真实;
    我这样想,但它们的庞大
    还是让我吃惊。
    
    这仿佛特兰斯特罗默的
    空房间,世界在地板上拖弋而过;
    家具准备猝然爆发;在这个黄昏,
    他要牢牢地将我摁住
    放进其他更大的口袋。
    
    那将是更广阔的
    比张金要大得多的
    我不知其在何处的地方。
    03,2,15晚。
    
    
    《嫉妒》
    
    
    他哭的时候橡皮人在身边
    微笑,他们同样年轻
    说相同的话,四周
    此起彼伏,那些
    无法丈量的距离;
    
    那些难堪;一个女人
    走过来,取走她愿意
    携带的一切:
    
    面庞,背景,阴影部分;
    爱情,性欲,躯干。
    
    惟独留下他。
    03,2,15晚。
    
    

   〈诗〉
    
    

    在使用一人称“我”写作的
    时候,常常会遇见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不能泛滥,那会显示自己
    缺乏自信或者因此而遮蔽更多
    欲表达的事物;反之则又显得
    刻意而固执。我们在选择“是”与“否”的
    时候,同样变得焦虑不安。
    写作的多变使词语开始危险
    并具有重复的惯性。比如“也”,
    或者“然后”,你不能让他们
    就象站牌那样一动不动,也不能
    任意摆弄,不象心情能随着天气变化。
    我不理解他们到底服务于身体还是
    某瞬间的灵魂,总之,难以把握
    就如情人。假如你并不理会这些
    而孜孜不倦去写,去画,
    或许不至于象我(?)想象的这么糟。
    但是我想说,除掉这些枝枝末末
    后我还是没弄明白:
    我写什么?
    为何写?
    03,2,15晚。
    
    
    
    〈抛物线〉
    
    

    其实一切都是抛物的过程:
    集团的,个体的,微小得看不见的。
    你能说2不是1的抛物而1是2的点?
    假如真要找出其中某些纰漏
    我就得学会闭嘴;并且说,
    你和我其实就是一个部分;
    暂时分开的,看不见距离的的部分:
    属于他的,她的,他们的。
    
    我猜狐狸的脸是一张好看的弧线;
    (尽管是扁平而不光滑)
    树林不能代表什么,在此时
    它只是整体里安放的载体:
    但是,那从森林的岩石后面
    走出的那个人,他意味着什么呢。
    
    于是我说,年是月的抛物;月是日的抛物。
    磁场那么神秘,此刻我甚至能感觉
    从它心脏传来的声响。这声音那么巨大,
    那么宽广,它是谁的抛物。
    是1?还是12?或者,仅仅
    只是那位表演拙劣的0?
    03,2,15晚。
    
    

    〈整个下午〉
    
    

    拖拉机一直开往身体里而他
    在眼睛里又是静止的;等你费力将
    他拔出来他仍是静止的。
    你出去找镜子,但你
    其实就是在房子里
    也许你感觉自己已经
    游离,你经常这样
    事实上,很多人都
    干着不自觉的象你一样的事。
    
    这样的天气比较不错
    你可以在房间里任意走动
    不会惊醒那在酣睡的
    昨天的那个人;也不足以
    使自己走出房间:
    你尽量将自己放得更远
    直到看不清。
    
    把力所能及的含在嘴里
    比如周围;比如周围
    浮现的另外一些
    你还不能预定的事物;
    整个下午,你听
    二月的嘟哝从腹腔
    响起,随之而来的
    樟树林,栽往一块
    不大的草地。
    
    

    〈给你〉
    


    1:
    我知道它要呈现的脆弱是
    让我们一起为之呼喊;
    为它客厅的木偶
    涂描上死亡的颜色。
    那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被翠鸟叼来
    放于我们的心内。
    
    你希望它清澈得象
    鸟的叫声可我
    并不能肯定这就是
    爱情,至少不完整的
    我不能称它为我的生命;
    但它如此重要,
    你不可能猜到。
    
    2:
    我在写一堆露水中的石头
    那些在旁观者看来
    疯狂的白色;
    
    事物象棉花
    易于变化,
    只有你知晓
    我喝下最后
    一瓶蓝色;
    沿水泥管溜走。
    
    3:
    为了证明泛滥是如此容易
    我向你讲述发生的
    一部分真实,或许
    真实恰恰不能取信
    但我的意思
    只是想让你
    明白:
    
    所有的过程
    不过是为
    我们现在
    做的铺垫;
    你能想象
    这就是一首
    伟大的诗。
    
    4:
    你把理由串起来
    晃给我看,那些
    小刀子一样的声音;
    那肉与金属摩擦
    后在天亮的尖叫声。
    
    我把自己卖给
    你说的以后:
    过去的你保存一些
    我抛掉一些。
    
    5:
    残酷者中断其行程;
    悲伤者沿轨道一直到井底;
    
    所有的灯全亮着;
    除了你的眼睛--
    
    你得学会沉默
    当你承受沉默。
    
    6:
    反复跟随一首旋转的歌曲
    反复祷念你的名字
    反复忧伤着
    反复向无人之处
    哭泣,哭这无人之处;
    
    噢你厌恶的香菜;
    我将在它的生命里
    居住。
    
    我居住,不是没有光;
    而是我见不到光。
    
    7:
    蹩脚的爱情大师
    走在2003年的黎明,
    他没有海
    也消磨了欲望。
    
    他削光自己的爪子,
    他告诉邻居的孩子们,
    他说:从那以后
    我就死去--
    
    孩子们眨着额头的星星
    他们离爱情
    尚有几千里。
    
    
    8:
    我怀着巨大的安静
    来到这里,这欢乐地;
    这孔;这让人晕眩的笛子。
    
    某天我从此地
    发现自己的丑陋:
    
    我疯了,但我告诉你
    其实那里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怀着幻象的人
    和白昼那么巨大的石头。
    
    9:
    我告诉你所有的努力
    只是为了向毁灭
    更深的坠落;
    我还想说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可事实上
    真的,这就是
    一个被轻轻
    捅破的结果;
    它破了
    跟我们
    终于雷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