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两个或者更多:我

◎宋尾



   《未成熟的水》
    
    似乎谁也不会触碰
    而当我抑止呕吐后四个小时
    都浮在它上面;
    我不得不说这是个令人犹豫的时刻
    由于习惯性的战栗
    我呛出眼泪,感觉
    它们随着鼻腔
    急速旋转;
    直至我仰起身,我说
    我渴望的太多,事实上
    我言着悲剧的峭壁
    越登越高;
    我饮下它,未成熟的水
    我饮下它就如姑娘们的眼珠
    黑色的,平静的波浪。
    03,1,11,凌晨。
    
    
    《九真之夜》
    
    
    这城镇的弹簧将我送入夜晚
    欢乐或者沮丧的人们都变得安静;
    此刻,此刻,你或许知道安静的含义。
    
    他们将我的心脏从血液中掏现;
    让我的脸从平滑的床单之上凸现;
    我费力从同伴的尸体间爬出
    听得见她喊:我的爱人!
    
    我向下摸索自己的身体
    在冬天的厅堂走来走去
    四周的灯光多么明亮
    下面是第二天的筵席:
    你将看到,更多的
    复杂的人们出现在此处。
    
    这是个难忍的夜晚
    当我从窗口那巨大的白
    返回到床上,身体四周
    澎湃就如大海。
    03,1,31凌晨。
    
    
    《情欲消失的时候》
    
    
    星星消失了,带着它们的牛群
    脸埋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地毯上尘土的气息;
    
    一只乌龟驮着光;
    另一只开始啜泣。
    03,2,12下午。
    
    
    《两个或者更多:我》
    
    
    两个或者更多极为相似(你甚至不能肯定这是真的)的
    人出现在此地,此地并非过去,也不能代表未来。
    你看他们丰富的表情的后面的脸,你看他们被剥光后
    露出婴儿般的灵魂。
    
    他们,是他们。他们是同一个
    还是同一类。
    
    他们撞在一起,你听得见类似橡皮摩擦后
    来自内部的沉闷吗。这声音,这镜子,这混蛋的东西。
    
    姑且信任其中一个,给他生命比如爱情;
    给他痛苦比如忍受;给他一切,让他死去。
    03,2,12下午。
    
    
    《要你好好的活着》
    
    
    我执意要让你活着,如实从痛苦中学习
    逃亡的技艺;我要你重新活着,从某地开始。
    我不能忍受的,你必须忍受,因为,因为是
    毫无道理的。你必须哭泣,你必须享受
    由悲伤带来的宁静,那是谁也无法给予。
    
    我要你活着看这世界,他不给你的你自己索取;
    我要你好好听这些,要你用身体打开整个的世界;
    美妙的时刻就藏在里面;
    你会品尝到,咀嚼胜利的快乐。
    03,2,12下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