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现在是蓝色

◎宋尾



   《说给你听》
    
    我描叙这一切发生有多么迅捷
    比如,我们身后深绿色的背景
    你完全可以想象,当它们整个地
    俯冲下来,我们已满足地从零时
    转移:铁幕下暗红色的富康
    卸下我们,我们与风,与黝黑的武昌;
    
    事物在转变时不留给人任何
    预兆,比如我刚刚还那么清醒
    握着他或他的手,我甚至记得起
    自己伪善的谈话,但
    我又错了,因为
    
    我再次从睡眠里呕吐
    就象真的醉了
    我看着一只只鸭子从
    胸腔以及口腔或者腹腔
    游出来,如此自由
    假如能给它们翅膀
    它们一定挣扎得象爱情
    那样奔放。
    
    
    《给李以亮》
    
    
    做到毫无羞愧,那当然难
    事实上我也没考虑那么多
    就象今晚,噢应该是第二天凌晨
    我听着他们均匀的鼾声
    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引力
    将至,直至我下楼梯
    穿过无原则的厨房到院子里
    站的时候,雨点仍无规则
    向上抽着,这时候我
    突然想起恒星或许
    就在我的脚下
    尽管,我也不能保证
    但我还是想说:
    这样的时刻
    是什么神秘的力量
    驱使我走向你
    即使你并不知情
    即使,你天花板下的脸庞
    穿过行星就如月亮。
    
    
    《末梢》
    
    
    末梢意味着接近事物轨迹的尽头
    从表面上看,确实是这样
    真正循环的让人感到鼓舞的
    几近消失,当然,我这样的表达
    或许并不正确,但
    当我呕吐时鸭毛迅速
    离开,你知道一个
    倍觉恶心的人决意
    从床铺离开的愿望吗?
    
    他说对于忍受不必存在
    丝毫的痛苦
    他站在血液回流的地方
    看着自己从身体
    抽出细长的神经
    或者胆囊
    但不是红色的那种
    它们只是一群黑色的毛发
    贴在那里
    墙壁或者地面
    
    静止后许久才发现
    呕吐后并非全是苦味
    在它的末梢
    我舔到甘蔗一样的汁沫。
    


   〈雨加雪〉
    
    
    必定有什么越过这个夜晚
    来到武昌的卧室:我敢肯定
    他没嗅出任何味道;
    当我们散步,沿着樟树回来。
    
    交谈使空间朝窗口弹去;
    那是更广阔的空间;它与它们
    紧紧抱在一起就如动物;
    它投入,它们吃它。
    
    直到我们整个的睡下
    它们还在隔壁喊着幸福。
    2002,21,凌晨2,30。
    
    《沉默许久》
    
    整个十二月被猫头鹰啄空
    笨拙的虫子不明白危险的含义
    它爬,它吃末梢的静止。
    他们从中间穿过;
    
    他们的河流被斩断,河流
    涌上眼睑,那是风暴的痕迹。
    
    沉默许久后重新开口:
    爱情?是的,我能理解。
    2002,12,25,下午3点。
    
    
    《蝙蝠的眼睛》
    
    
    在那里它凝视我的眼睛就象严肃的教授
    它飞进来歇在我的鼻梁或者眼眶
    它熟练解剖我的肢体
    我是它今年最后的一具标本。
    
    它的到来让我有些轻微的害怕
    我说你慢点飞,慢点
    我说,等我们换个位置
    比如,交换我们的眼睛。
    
    其它呢,它说,
    你看上去象聪明的蝙蝠。
    2002,12,25,3,15。
    
    
    《换玻璃》
    
    
    事物就分成两个面
    往后撤退你看见
    你留下了手指
    温暖以及气味
    
    里面还有:
    空荡荡的房间。
    2002,12,25,4,10。
    
    
    《环境》
    
    
    环境指的是你已知晓的那些
    事实上也包含了许多未知的东西;
    并非那些可见的事物,
    我说的是你感受不到的
    但又固执存在的那些;
    
    将你如大头针抽走
    其它的就留下来,比如
    河流,房屋;比如
    将你带走后留下的这个缺口。
    2002,12,25,4,15。
    
    

    《12月25日晚餐》
    
    
    没有特殊值得记录的东西,
    我的生日也不在这天;
    没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其实也没有丢失某些事物。
    
    当我们吃完,我躲在他们中间
    预备一次不算重要的约会。
    2002,12,25。
    
    

    《标题》
    
    
    标题意味着一切即将开始还是
    意味把自身置于其中;与其说
    这是个圈满危险的框架倒不如
    说是个轻松的布局:
    
    我喜欢这样四处搜索,或者在
    背后打量——那双强盗的眼睛。
    
    实质上我叙述的事实由来以久;
    就象这个晚上,它经历了早晨
    与下午的光阴然后才来到黄昏。
    当然我相提并论的远不止此,
    我想说,就这么开始吧——
    
    
    《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
    
    
    在人堆里分辨自己的同类是多么困难
    这情景象一个孩子把黑夜掰开
    而黑夜的两半毫无区别。
    
    我试图找到些有意义的事物;所以
    我走得不紧不慢:我看到的两边
    呈现三个边六道棱。
    
    阳光使人堆里疏散一些新鲜的气息
    我没有太多的难过,我带回两件
    毫不足道的礼物:
    
    腌制的杨梅与刚出炉的蛋塔。
    写下它们的时候我正消化它们。
    
    

    《简易情感》
    
    
    我们还未开始就已经熟悉爱;
    我们还未了解就熟悉爱;
    我们热切地做爱。
    
    我们的谈话限于情感;
    我们只需在情感上加点
    有用或无用的糖;
    或者,我们干脆做爱
    一声不吭。
    
    我们假装一场爱情吧;
    我们交换一些微弱的感情
    比如信任,比如我的电话号码;
    我要爱,真的;
    我要爱。
    2002,12,31日晚。
    
    
    《咸味》
    
    
    这改变并非来自茶杯
    以及水;当我终于回家
    我喝下齿末里渗透出那些深红色的
    和着整整三日未曾释放的盐。
    
    我载着它们
    仿佛童年溜走;
    而我发誓摧毁着一切
    包括这次无动于衷的旅行;
    我偷偷让自己安静下来一如此刻
    决意不再离开。
    
    
    《今晚》
    
    比如想象动物的眼神却叫不出
    它的名字;比如,我进进出出
    把零下一直抽进肺叶:
    你看,它们流入身体
    鱼贯进入我的黑暗。
    
    在我的双膝之上端坐如神诋
    在暗中扭转着宝石;
    在等某位陌生人
    开口说话,与我。
    
    可我仿佛适应了沉默,
    事实上,我不再说话
    我说出的不算真理。
    
    

    《现在是蓝色》
    
    
    我把血液抽出来再换一种新的颜色
    其实我只想稍微跟以前
    有那么一点点不同。
    
    雪茄是蓝色,鼻子是蓝色;
    连心都是蓝的蓝色。
    
    现在是蓝色的片刻
    就如蓝色的小丸;
    事实上,我写下它们
    全是一个颜色;
    我使用了,现在。
    
    

    《整理》
    
    
    把小说安装与我呼吸吻合的脉搏
    让他活过来;那些无用的均
    可以废弃不必惋惜,还有
    那些看上去安详的散文;
    
    取下他们的躯干揉挤
    摘下他们的五官;
    只剩下很少的水
    四处滚动。
    
    这样很好,至少
    离开他们我没感到
    太多的难过,就象
    面对的正是敌人的尸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