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辽阔

◎宋尾



   《辽阔》
    
    我倾心于这样的词。在寂静的城市奔走,黑暗映满了你的眼睛。
    在无人处停下来,端详这看似熟悉的世界。用嘴唇启开一扇门,
    数不清的影子闪烁着,我知道,那就是没有回音的辽阔之声。
    
    那是精灵之家。不可把握的快乐混合了面粉,篝火鸟歇在手指。
    明亮的白色载来时光之美——那些细腻的粪便。
    
    一个人能永远
    走在自己的
    身体里吗?
    
    说完这些我就回去了:我是在深夜的搬运厕所的那个人。今晚的
    月亮隐藏忧郁,那么我的恋人呢?
    
    她的好奇心就象
    泡泡糖
    
    你永远在等待
    让你砰然一惊的
    破裂声
    
    所以女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辽阔的。那双华丽翅膀的阴霾下,
    你发现了什么?温情?恶毒?都不是。
    
    一个光滑的咒语,打开,一个复杂的世界。里面,一个男人,
    一个女人,豪无羞愧的坐着。
    
    那么,我要表达的是否出错?我的工地上密密麻麻的蚂蚁拖着
    树木。这些执着的小可怜儿。
    
    拥抱周围的事物
    顺从地挣脱
    
    盲目的热爱
    让你尴尬
    
    就到这里吧!矛盾是无处不在的朋友。好好地睡一觉,醒来
    时不管天亮与否。对自己悄悄说声:辽阔。
    
    就象真的那样:它会带你离开。
    
    
    《太黑》
    
    瞬间滑入一个切面。我习惯享受类似的晕旋,天空在下面,
    城市在下面,塔尖在下面,身体在下面。由于快速的惯性,
    内脏漂浮,它们终于从黑暗中爬出来:某类动物。
    
    血液在这个时候应该安静,可它流得太快。它听不到正如我
    无法传达。我们是陌路人,朝相反的方向奔跑。
    
    朋友们嚼着方言
    来抵制
    得意洋洋的普通话
    
    不应当给黑暗插上标签。它总是无辜却浑然不知,它是愚蠢者
    的灰尘--掩盖事实的帮凶。同时,它又是聪明人的飞行桨:浮
    出水面。
    
    与黑暗相同。不该给类似的事物一个模糊的帽子,帽子不仅覆盖
    额头,更遮蔽了远山。
    
    只是一个瞬间。光和暗本来是一对孪生兄弟。光是粗暴的,所以
    暗就是沉稳的。
    
    不要在意那些
    不可捉摸的细节
    
    虽然这很难
    因为它们总是
    固执地出现
    
    是的。一个瞬间就是漫长的过程,一个过程就是一种转折。听,那
    些嘟哝的音乐,打着信号返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