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多么动听

◎宋尾



<七月二十五凌晨>
    
    
    把未透露的另一半嚼碎,把北四环卷起来
    塞入行李。腰因紧而松垮,胃因内分泌发达
    而强作镇定,一切就在眼前,假如松开眼睑夏天
    却消失,那有关年轻时我猜测的种种
    可能不在今晚。所以遥远只是想象,谣言只是刻意地
    呈现方式。当K79仿佛海神暴怒般吞下
    怜悯的石家庄,我想起平顶山的朋友,
    我把他的脸庞画在手指,静静朝湖北流去。
    
    开始懊恼:我不应该象那些意料中的小人
    端出可耻的嘴和脸。天呵,我干的一切都让我羞愧。
    死去的天才坐在一闪而过的山顶
    冷冷地望着难以忍受的悲哀。我收集金黄的烟丝,
    孤独的城市斑点狗。我感觉风筝骑着他们的面具
    滚滚引我直向高潮。也许不,哦不。我是
    残忍的偷生者,我有个最好听的名字:收尸者!
    
    向两位朋友告别,礼貌的分手。
    南辕北撤的北京西站。
    南辕北撤的人民,离开你们我就自由。
    
    

《在渔薪》
    
    1》不得不提的:
    他们的注意力被玻璃外
    另一个世界吸引
    整个秋天,只有你在支撑
    
    在手掌不能触及之处
    他们缩回自己的影子
    
    那一群白色
    象云藏匿在眼睑里
    
    谁尖叫起来
    不为人知的背后
    另一个世界弓起了背脊
    
    
    2》朗诵
    如此近的聆听
    一群疯子逐渐靠拢
    
    一首诗
    接着一首诗
    
    一滴酒
    追逐另一滴酒
    
    方言的力量
    留在二楼阳台
    
    这声音,埋葬了
    你我——
    
    
    3》我想说完整的寂静
    我想说完整的寂静是不存在,但我
    同时又惧怕宁静:它没有任何名字
    空白的飞行物。歇在那目所能及之处。
    
    矫健的运动员带走羡慕的眼神
    当他终于消失,他能见着隐匿的神吗。
    
    我遇见的全是:人。
    当巨大的风涌向郊区,身边到处
    是酝酿着温情的树木:幸好有你
    我才不是孤独的一个人。
    
    当倾盆的大千世界飞速
    降临,你在耳边喃喃轻语:
    我能证明你不是孤独的一个人。
    
    
    
    4》墓志铭
    那只是一个梦,秃鹰在撕扯我的胸脯
    我看着一条条脯肉离开身体
    
    没有绝望,没有疼痛,没有泪水
    我说过,那是梦:甚至没有梦
    


《洛丽塔》
    
    
    很遗憾我并不认识你
    也没见过你。当你从乡村旅馆
    溜出来,我正从武昌返回。
    你的唱片我没听过,
    应该比较疯狂,黄昏时
    你会让它们敲击耳膜。
    也许吧,至少我没能那么放纵。
    当秋天滑向深处,我感到
    焦渴的欲望,就象今天
    包括现在:我拼命喝水
    并不仅仅因为酒后的焦虑;
    我想喝水,我喝光今晚的情欲。
    凌晨的时候,你应该睡着了
    就象个静静成熟的女人。
    可我不行,回到桌子旁
    我发现自己的脸
    被挖成一口井:有些人永远不会满足;
    我知道,应该就是我;听吧,
    隐约的回音,在黝黑的十月。
    
    
    《加州旅馆》
    
    
    说什么呢,关于这样一首音乐。
    这样一个城市我同样没有去过。
    在地图上我量了许久,然后重新
    打开音乐:甲克虫一样的出租车
    载来沙哑的老鹰。
    我却感觉似乎有些什么正在奔涌;
    有人穿插在我的身体
    几乎没有疼痛。那些符号
    仿佛被一列火车运来。
    凌晨四点半:我观察着隐秘的河流
    而人声截断了这些;我取下耳机
    昆虫在腹部微弱地鸣叫。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仔细想想,的确就是这样。
    我在卫生间仔细读这样一本书。
    生命沉入马桶,无知的世界
    接受着这些。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坚硬的俄国人象蝙蝠一样
    朝着枪口飞去。
    而诅咒并没有结束,
    而生活才刚刚打开,
    例如,我。
    抗拒着来自外部的巨大压力
    他,悲愤地回应了
    细小的枝枝末末。
    
    
    《ANDY》
    
    
    跟一位朋友解释通俗的好处
    但不要争执。我喜欢这样的声音
    特别在深夜。我们已经显得
    足够高深,又何必故作深奥。
    当然,我的解释与爱情无关,
    与到过大海没有无关,
    甚至与这首伤感的歌曲无关。
    我想说的是:你看它们
    与诗歌中的某种契合;
    你仔细找找它们之间
    存在的节奏。假如这些都
    还不足以使你满意
    那么,我决定忠实于自己。
    
    

《休息》
    

    通俗地讲,把自己放下去听
    响声,半小时后,拉上来一口模糊的九月
    
    含混的摇晃比前夜的节奏
    更富于韵律,一个人老了
    取下自己的眼珠,抚摩
    
    象秋天的恋人,在喝醉的天空
    眩晕,一群寂寞的野鸭
    呕吐出你的寂静
    
    或者是一个端正的夜行者
    摹仿自己的脑袋
    在黑暗的光亮
    
    一切太长,必须扔下
    复方片剂,头发,情人
    当然,幽灵象个轻柔的鬼
    
    趴在背上,感觉不出任何
    重量,她说,快了——
    
    
    《大》
    
    
    沿着西瓜
    绕三圈
    
    你变了吗?
    
    沿着芝麻
    绕三圈
    
    统统不见了!
    
    
    《让自己安静》
    
    
    整个街道
    我没有多余的词
    随它散步
    
    它那么沉默
    它要引我到哪
    
    顶着明亮的天使
    玉米垛
    
    象个笑咪咪的胖子
    掉过头去
    
    走完后才发现
    全错了
    
    
    《祈祷词》
    
    
    我必须彻底
    打破
    
    从泥像内部
    开始
    
    彻底地打破
    我必须
    
    
    〈多么动听〉
    
    
    跟你想象相差无几
    路程不太远
    
    尖叫的裁缝们
    穿过城市约会高挑的模特
    
    手腕上不戴表
    脖子上没有项链
    
    你必须善于控制
    内心的焦虑
    
    你必须强装镇定地
    躲在出租司机身后
    
    幸好收音机播放着音乐
    多么的动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