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从没有提到过

◎宋尾



    <从没有提到过>
    
    是的,这很奇怪。我把一个疯子关在
    里面。他的无助就是我的无助,他的
    悲哀是我的悲哀,那么他的愤懑也是
    我的愤懑。除了这些,还有什么?
    
    他的眼珠是我的眼珠,他的毛发是我的毛发;
    他的生命是我的生命,我们如此短暂,他还在感伤
    我已经开始坚硬。
    
    事实上顽固的是胆固醇,事实上坚硬的是稀粥;
    除了这些我还有更多的疾患,除了他你们全不知情。
    
    事实上我提到了你们:当整个大千世界降临,幸好
    还有你们。这是他说的,还是我说的?
    事实上整个值得叙述的事实都不值得叙述。
    (一首奇怪的音乐响起来,它的步子欢快极了)
    
    没有提到的还有个井。一位女诗人(请原谅我忘记了她的名字)埋怨某些人的
    不满足藏在下面。没有提到的威廉?斯塔姆斯,他的草原和
    星空埋葬了一段闪闪的颂词,就象松子,它会变成琥珀。
    
    早晨,火鸡出现在山丘。狐狸游弋在森林。它们的命运
    全因为我,我掌握着世界的绝大部分。我观察着眼底的
    世界,我的担忧不无道理。
    
    为什么?我提到的这些反复播映。象一部失去颜色的机器
    缓缓转动。那些"喀喀"的声音,分布在季节的四处。
    在动物的尽头,我收获了一些仇恨的骸骨。
    
    我说的太多了,包括难以启齿的事物。我提起的那些正在
    消逝。你看十米以外的那场雨,你看那些睡眠中微笑的我的
    农村。我多么幸运,你们在我下面安详的黑暗里象凸现的孤岛。
    噢诅咒,不!我可从来没提起过!
    
    
    <十米之外>
    
    
    更多人注意到更远,或者更近。除了我,我习惯
    精确的记数。笨拙的方式更能让人感觉安全。
    是这样,行走是坐立的一次冒险;我更习惯躺着
    当我对坐着厌倦。
    
    为什么不是八米或者十二米?我了解那些窃窃私语。
    当我说起自身,我开始嫉妒自身。自身在多数时
    是所有人的化身。
    
    其实我更喜欢向下。然后我喜欢接着用"挖掘"或者"深入"。
    暂时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词代替
    两位不耐烦的演员:你们棒极了!黑暗中
    竖起情不自禁的大拇指,周围响起奚落的掌声。
    
    那些周围已经发生或者正在发生的永远不被人注意。
    那些麻木象一堵墙,麻风病人在里面散步,下棋。
    外面的都有谁?你!他?
    
    我把自己从人群里费力的挤出。我带出自己的骨渣,脂肪
    和面具。天黑后我要把这些统统赶上天,它们的孤独
    加在一起,就是重量。
    
    而现在什么都没有。我虚构了一场相遇,一个男人与
    看不清面孔的女人。不是为了爱情,只是贪图热量。
    或者连热量都不需要,纯粹的空虚把两个人带往
    果实内部。既无欢乐,也不哭泣。
    
    这些语言送给你,你其实在很远的楼上。而我在拐角的
    地下室。我们是怎么相遇的呢?我必须返回到
    潜意识里摸寻?还是,继续虚构?
    
    十米之外。多么稳固的标尺。那么多找不到家的人,那么多
    事物堆积在背后。可我只能讲述这么多,可怜的话语
    飘升着。它会到它想去的地方,你只需静静等待:
    一切尚未发生,正在发生;我注意到了,就象这雨
    不断返回。
    
    
    <还有什么>
    
    
    你知道,我换了支曲子。坐在音乐里皮肤干爽得
    燃烧。一个小时,我聆听着来自各个国家的天籁。
    他们的,他们的嘴唇柔软:滚烫的金子。
    
    这种比喻可能是并不贴切的。还有什么更好的
    外套来遮掩赤裸?你会告诫我的还有什么?
    
    我不相信这些。我宁肯轻信自己的错误,在原则的
    边缘原谅这个现实:边缘还会有原则吗?
    当然,提问是多么地愚蠢!你们全都看到了。
    
    其实我想表达的应与音乐无关。至于我,我对自己的罗嗦
    与反复感到深切的抱歉。我们应该从对神邸的仰视
    投向静默的人。对于十月的人们,我收拢了敬畏的枝桠。
    
    仍会有轻巧的神秘的某神路过秋天的苹果园。
    我企图说出的也不是他,或她。
    对于,我们了解得肤浅的事物,我们丧失了窥视的勇气。
    看吧,教堂肃穆,万物萧条。
    
    陪朋友走在小径上,朋友似乎想掀开地面的灰白让它们
    露出青石;我则渴望鹗鱼跃出地面。从菜场回家,我装回
    满满一脑子蔬菜:那种碧绿让人发狂。
    
    还有什么是我想对你倾诉的我的朋友们?看你们看完
    诗篇我已经安静的睡去。我的诗歌留在世界上让吝啬的世界
    羞愧,不值得怀疑。还有什么呢?
    
    当我费力叙述,当我结束。它却始终不肯出现!
    好听的舞曲一首一首滑过,黑夜栽满了苏木。静耳听吧: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2002,10,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