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天古路十三号

◎宋尾



挤压

1>
写完这些我准备回家,把天蓝色
刷满舌头,但是我没预备
让愚蠢的天使走开

大个子习惯流汗
有关猜测阻挡不及

搬运一具又一具
肉体,把夜晚挂在眉睫
十二月叮当叮当

不再笨重的鸟雀
耽视的眼神让皮肤
浮现女人的色彩

女人不是若有若无的动物
城市是虚设的大佛
穿过的时候

后面根本没人尾随
只剩下假的假
的湿润

必须烘干它
象干一件认真的事
童年你摸过螃蟹

耗子牵着乡村
它们剧烈而又真实
至少不象

现在,眼睛绑着石膏
音乐吞噬黎明
我有话要说

却忘了争论


2>
又是黎明,陪你居住的肃穆
盖着昏沉的木板
什么是不会变化?

告诉我你其实充满想象
你是发生在我身上
某个灵敏的人

他装着家庭
家庭里放满黄色的
家具,家具里
一条河流在九月分叉

足以隐瞒可耻的时间
但别象我
使劲地掏杂乱的棉絮

这样噪音就会顺着
屋顶滑下墙壁
它们也不轻松

这比孩子们的攀登简单
简单得失去了
声音,那些无边无际的声音

就是一幕黑白哑剧
你跟随观众礼貌地鼓掌
缓缓退场

你的心内有愧
你的赞美
长成哑巴的蔷薇


3>
小便的时刻到了
到处是憋急的卫生间
奔走在街道

学会倾诉,哪怕
你看上去又老又丑
一个人会听

另一个会爱
注意那些注意你的
事物,拥抱它们

故意制造些声响
比如那些提着厨房
回家的妇女

她们在流动中形成
裸露的石头

坚硬的更多来自内心
自然在心壁
随意来回

不能否认我的自私
在温热中
膨胀,它们包围了
我,也有可能是全部城市

对照无法企及
我取出酸痛的眼睛
挤出水份

远处传来饱满的喝彩
我塞进火把
拖出烧焦的躯体

世界半明半暗


4>
剩余大概还有不少时间
不会影响
慢腾腾的姿势

把自己的影子
切开,是什么奔流
把影子打在手指上

象一首意外的好诗
动物与情感
一样多

男人与女人一样多
静静地,跟熟睡的
蛇待在一起

这使他们看上去
象个庞然大物
消失在晨光中

惧怕被种植在安全地带
所有人
把面具置于门背

熟悉的永远在前面
前面是奔涌的时间
五颜六色

因此必须学着倒退
钻入攥紧的拳头
哪怕,垂入尖锐里的泪水


<献给母亲的诗之一>


越来越老了,你使我开始惧怕
关于陨落的种种。一直以来我想透露
一些话语,对你,可我总找不到
这个契机,那些死亡的想象
深深地触痛,从手指到微微颤动的
表情,老鼠吱吱钻出来,你看
我们的猫,它多么勇敢,就象你讲述
我的童年,那么平静,那么快乐。
你还有多少机会
教我使用自己的力量
狠狠地朝世界砸去?
回到屋子里,到处是木材的气息,
衰老的气息。以前我总爱厌恶这些
你知道我喜欢干净的事物,
你也喜欢,但你永远做不完整。
现在我把这些粉末一样的记忆
撒在黑暗里,就仿佛同黑夜融为一体。
猜测?你可从未有这个空闲,从
厨房出来,你的身体湿漉漉的
显得十分矮小。我们家有那么多
仿佛永远都走不出去的房间,你的
影子总在那里,却不能象燕子那样轻灵。
从前我总爱站在镜子前
象个迷惘的小熊。我有那么多疑问
放在阁楼的抽屉,现在,连它们都
似乎开始衰老,这远比它们的沉默更为
可怕。我害怕这种寂静,在井口
扔下去一块小石子,一直坐到
天亮,仍听不到回声。
这多象你,多象那些不易察觉的变化
悄悄发生在你身上。
三十年,一个令人感伤的数字
滚落。幸好你不象我那么习惯悲哀,
虽然你总是安然地面对
缺乏灵感的生活,但我又怎能
责怪,就象你从不一样。
所以我们的话题总是偏离,这很正常,
我几乎知道你所有的担心。
针对我的那些批评变成了一种
对自己的折磨,我想我还不能走开,
我得为你的担心找些借口。
这很容易,什么都容易除了
生活本身。我从无任何表达的方式
在短暂中学会放弃,你知道,这本不是
我的个性。当遇见所爱的人应该决不
妥协,这是真的。把我的
固执重筑在你的信心之上,
我想我没问题。我需要这些好的理由
更希望你懂内心的要求。
就象那些水泡,永远都浮在最上面
永远那么骄傲。当你洗干净那些白菜心
回来,不至于砰然破裂
那些水泡,我也是。



<天古路十三号>


讲述是徒劳的建筑,不排除
违章的危险,两个宋尾
打乱了这些。我所认识的
两个他们
刚刚离开此地。

夏天就快变得无意义,
悲伤有什么用途?
学习普通话
频繁给没见面的女友
打电话。

憎恨,那些毫无理由的
蝙蝠,把夜晚
穿插得更加抽象
憎恨,这些高深的生灵。

三个男人并排睡着
其实全无睡意。他们的目光
集中在假装蜷曲的
妓女。

向下,摸索发热的
开关。

一个事件就要消失,一个早晨
即将重新开始
迎接这些无耻的家伙。

没人愿意把内心的
棉絮交给一个熟悉的
人,他们只忠于自己的
表情,或者,他们失去的更多。

热爱雨,
热爱某些女人
然后,给自己分手的借口。

天空中飞翔着那么多
细小的灵魂。它们
下降,成为你自卑的
好伙伴。

当不安的时候
必须有一首伤感的曲子
用来枕头,江面上
多么平静,一切仿佛从未发生
从未开始。

更冷些的时候,
帮孩子多穿衣服,
她越来越重,直到
你轻无可轻。

不敢谈爱,我更愿意用
需要以及接触等词汇。
当然,我要表达的本不是
我本意,诗的第一行
只是预备请你们猜谜。

催眠使你突然记起很多事情,
圈套迫不及待,
妥协身不由己。

一座蓝色的血库,
你在里面感觉
一点一点变冷,一点一点
走向寂静。

没有灌木丛
没有机灵的小动物。
到处是灌注的
肉体,苍白的沉重的
肉体。

两个宋尾在交谈。
他递一支烟
他递一个火。

这使他们在眼里
就象是真的。

就象是真的,
他们交换着眼神
准备给还未起床的人们
一个意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