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穷人笔记

◎宋尾



16/6

完整地使我们相信其余的
黑暗地让我们想起永恒
遗忘在城镇笼罩
穿过老鼠的躯体
我们迎向未知的光驱
奔跑,战栗
无所适从。

顺着下水道
抚摩这具庞大的
尸体,一群大象
轰隆隆地从
眼眶运出
凌晨的土壤。


15/6


这两位拳手已经很疲累了,这是我第一眼
然后我去热剩饭,竖起耳朵,时针闷得发慌
我听到了,不言不语。

你的照片就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假如
你能回来,立刻就能看到。其他形象堆积在
床边,当你看见蚊烟那意味我已经入睡

可我很难睡着,一直到现在我始终这样。
始终有封开解的信,那是给你的,我完不成。
我知道,你已经沉睡,不会有这么多的思考,比如,我。
我现在,假装的安静;可那时我多么疯狂。

爬山,散步;送你那只害羞的表,告别。
无人知晓的秘密,可你仍固执地沉淀。
我知道,你来过几次电话,我迎接那灼热的
线。沉默,象个孩子,象个老人。

说完这些我就要休息了,你的蓝裙子
覆盖我的眼睑。你的斑点在天花板飞翔
它是我的蝙蝠你别带走它。

从家到你有多长的距离,从你到你有多牢固?
黑暗粘满你的肤肉,明亮卷走你的羽毛。
噙着你的血我轻轻叫着——
说完这些我就要休息了,亲爱的我多想你。



¥纯粹的人


他应该是红色。包括头发,眼珠。
他本来的面目不会太丑恶,安静的时刻
玩蛇信的绘画。读书的时刻到了
他找到另一个空旷的房间,慈祥的神仙
透露生活之外的秘密:

“你努力想成为高于头顶的花园
这并无可能吗。想起你那对众人的轻蔑吧,
想想你在深夜发光的话语,那是核。
那是痛苦,饮尽,那会更深。”

他永远是个孤独的思考者。包括想象
那部分。也许他扬起眉睫便是渴求安慰,但
没用。摒弃音乐进入厨房,留下女人
退出操场。这一定是草率开始
向某种战争深处逼近的烟雾。

无人喝彩,在程序是规律的一部分,
在精彩上是蹩脚的一部分,在短暂上是
永恒的尾曲。离开它,离开街市迎面扑来的熟人。
回到静悄悄的楼层,感觉自己慢慢地
上升,带着天使的脚步,在纯净中。


$魔毯


心甘情愿地享用飞临的酸楚,从
波斯运来苹果酿和大眼美女,
集装箱里阿拉伯士兵交换着眼神。
波士顿的树木与加拿大的并无不同。
一直到湖北,湖北的干旱
象巨大的眼眶,盛满数以万计的猴子。

尖叫着,撕咬着,它们瓜分着桃子的蜜月。
尖叫着,撕咬着,它们把世界贴在脸上。
尖叫着,撕咬着。

这是穷人的黑暗,这是岩洞后的敌意。
蝙蝠在嘴唇窃窃私语,天呵,它究竟发现了什么。
小小的庭院上空,年轻人心甘情愿地享用飞临的酸楚,
快感,抽搐时的空白。

从离地三尺处跳下。从灼热的大脑滑入
大肠,一切毫无变化。除了微弱的心脏
美酒佳人夜光杯
含着意大利或者
韩国的海港鱼贯消失。


穷人笔记选三


你是星星的眼睛——

《1》


这些人我爱过,比方说玫瑰,夜晚在旋涡挣扎的她们。
           从凯旋门回来,我的马爱上了一个杂种。
           一个女人,复杂,迟疑,她经过漫长的阴
影。而我,另一个夏天,另一些朋友带着诡异的笑意。

孩子,哦孩子的眼睛是星星。划开,我进入温暖,黑暗的
演唱缓缓上升。小镇哭了,我戴着尖顶的纸帽跪下。

迷失在时间里是可耻的,在昏黄的灯泡下使劲地手淫是罪恶的。
爱是奢侈的,而:“死是不可能的”。
向事件的某个薄弱部位突围,在死者肩头成为
黄鹂鸣叫。清晨开始,象诗歌的美好。

美好的不止它们,这我清楚,我需要美好尽管
这很难。它的舌头,柔软的沙滩,我只需要一次足够。
“好象又听到父亲在痛苦地尖叫,我得去看看他的
睡眠,不难想象,这是个不美好的梦“。


屈原屈原你快来——


《2》


经常想到某个黑人,或者只是想起他的自杀笔记而不是他本人。
经常回忆起某个情节,突然跳过然后吓自己一跳。
经常飘过一些白色,这是个痛苦的清晨。

那个叫米勒的木匠死了,他的春天就留下来了。
高大的荷马死了,他的天空就留下来了。
波得莱耳死了,巴黎就留下来了。
博尔赫斯死了,黄金和豹留下来了。

当屈原死了。
他抛弃了我们所以我们就留下了。
我们穿上道貌岸然的棕叶,
可耻地穿过日见繁华的夫子大道
远远就开始向某个熟人打着哈哈。


《3》


词汇就缩紧了它们的眼瞳,这并非阴谋的时间
除非从世界里彻底的隐藏,不然你会永远待在人群
象无辜的羚羊,喜爱善良的方式或者经常性微笑
其实你虚构了太多,甚至有你的面庞,在圆滑的黑暗
浸润里,悸动的心,就象那遥远的天,也是黑的。
整夜蹲在音乐里数着指头,看呐
婴儿的眼睛,不过,没人猜出他(她)的性别
在包裹里,母亲放入金黄的酥饼
拉开门,弟弟满腹心事地放进工厂。

融入他们,在选择中安静就如同安静的动物
在动物中安静就如安静的选择
放上盐,消失糖,就这样循环反复
多美妙,直到耗子的尖嘴咀嚼无穷的黎明
困了,困了,一种黑暗象光压碎身躯
顽强地伸出毛茸茸的手臂和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