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阅读

◎宋尾



·另一条僵硬的腿


其实与你无关,从东湖公园到鸿建大道只需要
两条腿。热切的老者带着三个顽皮的孙女,这
其实也只是一种猜测。

真实的情况其实是这样——
他习惯在晚上的街道散步,
数着星星。但他只揣着一双弥耳顿的眼睛
出了家门。

在倍感陌生的夜里他摸出委屈的诗句。
从法国梧桐的香气里,他慢慢朝后退。
一切恍若隔世,想起奔跑时的汗珠,他曾经
有多么地年轻!


·朋友


完整地,从他口腔取出红色的土蛇
他说话时,撒满一地的钻石

他象个酋长,关注发生的任何
一件新闻,他老了,满是慈祥的眼神

不能容忍的暂时性,拍响开关
谢天谢地,他还在电视里待着
带着惘然的礼物,向我走来


·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我离开她不是因为我不爱她
不是因为第三者也不是她的嗓音比较沙哑
回家后,我还是那最孤独的动物
躺在无休止的夏天,飞翔。

还是飞翔时的同类
比较了解我,他们的
剑在我手上,现在
盾也在,现在
我要用这些刻满声音的武器
阻止分叉的六月
满载湿润的爱情
向她接近。


¥阅读


那红色的毛发,我怎能容忍?
那只手,轻轻盖上天空。
那个情人我判她是有罪。
那些时间的罐子,装着你
我啜饮。直到我把你完整地卷入
我的心脏
最平整的角落。

现在,我可以放心赴死了。
你在前面,而我就是你的影子。


¥湖北


一张粗糙的柳树桌
当圣筵结束后
用黑夜清洗时
桌子下面突然拖出了
现在被称为长江的抹布
和睡眼惺忪的
古琴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