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积木

◎宋尾



1.积木
    
    停止对它的关注.马上,随巨大的建筑
    坍塌,我,你,和他们.
    最后离开.马路对面的银行,缩小.
    
    二月的虫子爬出来.在斑马线的中央隐藏.
    你的脸!扭曲,柔软的马赛克.
    
    神!你的脸庞!
    你在幼小的垃圾中间.
    隐约,轻蔑,苍白的手淫者.
    
    我会收好这一切.世界,家庭.
    那只好看的盒子,你只能带走它,包括
    向深处下滑的肢体.
    
    
    2.情欲4号
    
    
    夜曲会记录这些
    激烈的争论,纸屑象耗子拖着被单
    在睡眠.
    一些女人走出来,
    从衣橱出来,我在镜子里
    看见清晰的她们
    金色的绒毛
    明晃晃的乳房
    以及摇摆芬芳的性.
    
    
    3.忧郁
    
    
    看见那只麻雀了,它现在投胎
    做了刺猬.似乎一个月来,这株白杨
    都没有笑过.也不哭.
    
    而我,看见了传说中的金黄色.
    在乡下,在晚上.
    
    我看见它上升,上升!
    轻飘飘的,在我还没来得及想象的
    时候,悄悄伸手触摸了。
    
    
    4.今晚
    
    
    值得描叙的东西太少.
    突然就想起了几个荡漾性的句子
    几个在深夜写诗的朋友.
    
    河面,没有突如其来的鳄鱼,没有
    喝醉的男人,呕吐而忧郁的女鬼.
    
    我戴着青草的帽子,慢吞吞的的黑暗的时间
    告诉我.大海,大海!
    
    今晚,我睡在柔软的鹅毛绒上
    凭空想象波澜壮阔的大海,舒服万分的大海
    大海!
    
    
    5.记忆的呕吐
    
    打开箱子,一段歌词从楼梯滚下来
    一排昆虫大声唱着悼词
    一个老和尚黑着脸
    天黑黑,没人看见
    那仓皇的老妇人
    俯下来
    偷拍我的肩头
    世界,霎时
    绞痛不安
    象个求救的患者
    呈现,悲痛的表情
    大约十几分钟后
    重归于静
    
    
    
    6.春天
    
    
    我习惯了它的迟到。当人们说起时:春天!
    这是个名词,孩子们赞同后的名词,但我站在
    阴影背后,美人般的姿态,它动了。
    
    姑且让它变成一个乡村,我跟亚军说:想起来了,
    是个形容词。他不说话,夜色漫过头顶之后
    我蹩见他的肩膀依旧左倾得厉害,就象初中那会
    对了!他突然激动起来:记得吗?咱俩偷鸡也是,在这几天!。
    
    回到书桌旁。跟电视机做个无聊的鬼脸,然后告别。
    在黑暗的二楼口,告别陈旧的一楼,在窗子前
    靠着寂静的剩余的冬天,看,往回走的乡亲
    饶过吠叫不已的狗,零零落落。
    
    
    7.一条路会有多远
    
    
    走到家必须经过
    七里路,
    潮湿的草垛,
    麻雀,
    农民,
    房屋,
    一间小学,
    三个小卖部,
    还有:
    她,
    挥之不去的,
    她,
    永远的,
    她。
    
    
    8.噩梦
    
    
    这跟梦并没有直接的关系
    只不过是桥突然断裂
    只不过是我醒来,抽烟,回味
    刚才从高处直往下坠的感觉
    躺下,仍在坠。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